我家的第一個熱壓吐司機在蘇州購入。當時蘇州外派的日本人不少,撕叮介紹有家日本二手商品店,匯集不少日本家庭離開蘇州時留下的物品。樸素的檯子上,有台白色的Philip熱壓土司機,一次可以壓兩份,底部臺座有缺損,但不影響功能,記得價錢相當優惠,使用上也還算順利,但是一次壓兩份,熱度沒辦法剛剛好,總是一邊焦黃一邊泛白。從蘇州搬回台灣,跨海的遷徙中,熱壓土司機留在蘇州了。

回台灣後,三明治等選項隨處可得,我也沒動念再買一台熱壓土司機。 那日下午走進台隆手創館,本想看看烤模,眼光瞥過展示台上好幾台熱壓土司機,最近視覺系當道,新出的熱壓土司機,熱壓圖案有米奇,愛心,或星星的選項。新機上市,舊的熱壓格紋機降價了,約一千多一點,價位逼近新機的一半!熱壓土司機外觀是紅色的,一次壓一份,我略略考慮了家中櫥櫃收納的狀況,當下購入這台熱壓土司機。

熱壓土司機是很好相處的機器,每回使用後放涼,用布擦過即可。購入吐司後內餡隨意,最基本的夾片起司熱壓就很好吃,但胎胎自覺已非昔日吳下阿蒙,下廚經歷十多年光景,不肯簡單端出熱壓吐司,因此熱壓吐司的首發之作,遇上Maple Maple Café的菠菜鮭魚鹹派靈感乍現,以加拿大鹹派的概念端上菠菜鮭魚熱壓吐司。熱壓土司以早餐的角色現身,由於一次壓一份,我的起床時間又提早了15分鐘,為了怕自己手腳不夠俐落,前天晚上還先燙好菠菜,烤好鮭魚撕好去刺。當我興高采烈的想邀功時,老公說熱壓土司還不錯,但是鮭魚加菠菜修誇怪怪,我隨即分辨這是加拿大鹹派的概念;然而當兒子與女兒也同聲表示鮭魚加菠菜修誇怪怪時,一瞬間我覺得自己端上的熱壓吐司好像在整人,於是放棄答辯。我思考可能作簡單些的熱壓土司,Ant Pizza的瑪格莉特披薩獲得大家的喜愛,可以此為概念,熱壓番茄片+起司+九層塔,我認真地作了規劃,晚餐食材用了番茄與九層塔之後,剩下部分正好當早上熱壓土司的食材,我再次期待大家對熱壓吐司的評語;

老公表示:番茄加起司還不錯,但是出現九層塔修誇怪怪。

女兒力挺:瑪格麗特的組合就是這樣啊!

兒子許願:我想吃單純的夾火腿起司就好。

當下我恍然大悟,只要熱壓吐司有綠色蔬菜出現,老公就會覺得修誇怪怪,火腿起司熱壓吐司果然獲得大家的喜愛,有天我想嚐試火腿起司加上白花椰菜熱壓,另外三位一致反對。其實這麼多俏眉眼白費心神,簡單夾個肉鬆熱壓反而皆大歡喜。女兒獻計也許來份草莓熱壓土司,但是草莓醬不是直接抹在土司上就好了嗎?

新入手的熱壓吐司機。

IMG_9966

我個人欣賞格紋。

IMG_9967

真的不用想太多,簡單的火腿起司熱壓就好。

IMG_9969

熱壓胚芽吐司。

IMG_9970

熱壓白吐司。

IMG_9682

對了,因為熱壓之後看起來長相都一樣,大家最近不排斥胚芽吐司了。

Mei-wen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