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所有聚會的時間,我喜歡準時抵達。若約了新地點用餐,我會事先研究google地圖,開車有GPS,搭捷運輔助實體地圖。試算出交通時間後,會稍微提早出發,由於生性緊張又不太會隨機應變,寧可早到些比較舒心。

那日約了在板橋午餐,看著地址覺得陌生,朋友提到餐廳離捷運新埔站約1.5公里,建議我出站後可以搭計程車。步行1.5公里應該不是問題,只是下午另有接送行程,我想自己需要開車出席。特意先研究地圖,看起來開河堤路應可順利抵達。為了安全起見,車用GPS仍輸入地址,於是乎我轉向河堤時,GPS指引我一個莫名其妙的大轉彎,我擔心著會不會到河堤那裏GPS又當機,因此乖乖跟著走,接著GPS引領我繞過紅燈超多的板橋市區,早知道是往這方向開,我可以走快速道路啊!等著紅燈時我突然恍然大悟:我腦中的關鍵位置一直想著河堤,忽略距離捷運新埔站1.5公里,這狀況應該把關鍵位置設作板橋火車站才對!於是我花了比平常多兩倍的時間才經過板橋火車站。提早出門的情況下,當日遲到了15分鐘。雖說小心使得萬年船,小心難免鬼遮眼啊!

再幾日約在台北,這回確定在捷運站附近,出捷運站之後轉延吉街即可抵達。謹記著最近交通運途多舛,六點半之約,我六點鐘就步出捷運站。為了安全用手機叫出Google指引我步行方向。台北飄雨微冷,我好整以暇的邁開步伐,偶爾在騎樓會失去訊號,但是我記得延吉街便可轉入光復南路240巷,可Google令我越走怎麼越荒涼,我確定維持在延吉街上沒錯,當我整整走了快半小時後開始心慌:遲到太失禮了!緊急求助路邊經過的小哥,請問他到底光復南路兩百四十巷在哪裡?小哥也拿出地圖研究,他建議我直接走光復南路左轉過去,我的地址在光復南路240巷,可我已經抵達光復南路五百多號!先連絡說抱歉,看看四周狀況,光復南路上車輛很多,但是空的計程車很少,若要搭計程車,我得到對面攔車方向才對,於是我只好相信自己的腳程,因此這一路我整個是小跑步的狀況,總算看到光復南路280巷,等等,下方有一行小字:260巷240巷請由此進。轉入後我又一陣心慌,好像看不到任何的門牌標誌,此時抵達國父紀念館站二號出口附近,我看到240巷35號,但一下子門牌又跳成260巷280巷,我站定後有些慌張,我在熱鬧的東區經歷鬼打牆!想到應該重新找到剛剛瞥見的240巷35號,直接進入巷子後,總算找到地方了。抵達後啞然失笑,剛剛光復南路衝過來消耗的熱量,應該可以讓我大吃大喝吧!

過兩日是我與自己約泡湯,謹記近日交通運途多舛,提醒自己安全第一,錯過接駁車大不了搭計程車。出家門時有折回兩次取物,抵達火車站時仍有充裕的時間買普悠瑪火車票。進入車廂前,發現台鐵員工拿著斜坡板等著,協助一位殘障人士上車。需要協助的先生坐在第一個座位,電動輪椅在座位前方。隔著走道,兩位穿制服的台鐵美眉也坐著,應該是要前往台北站執勤。一會兒我聽到需要協助的先生大聲對兩位台鐵美眉大聲說:小姐妳不要坐在那裡,免得我拍照拍到妳說我侵犯隱私。我看到兩位美眉臉色一僵,起身離開座位,當下我覺得無禮之至;他在座位上拍了一下,隨即在走道上拍照,是直接坐到普悠瑪通道地上以雙手移動,邊移動邊拍,幾乎快到我座位旁,我已經隱隱聞到太嗆的古龍水味道,正考慮要換座位時,他回到座位上,要求坐他後面的先生幫他拍個人獨照,指定角度多拍幾張。我也不過從樹林搭到台北,怎麼有這麼多戲!

當日回程時,為了近日交通運途多舛,我在捷運上便先研究該由台北還是板橋轉火車?有一班莒光號,在台北上車會剛剛好。順利搭上莒光號,乘客約六分滿,我也有位置坐,但是火車過了預定開車時間還不動,機械聲響了又停,燈光滅了又明,我發現月台乘客緊急拍打車窗,於是馬上起身下車,還好門尚未關起,走下月台時但見前方車廂冒出濃煙!台鐵人員正式疏散車上全部乘客,現場大喊:顧性命卡重要。我馬上出站換捷運。搭捷運到板橋時,看看列車狀況,其他車次仍準時,我搭上一台簇新的電聯車,站在門側等候到站,車輛抵達樹林,鈴聲響起,怎麼我面前的門就是不開!我呆了幾秒鐘後意識到車門故障,一個箭步衝往另個車廂門下車,差點被上車的乘客擠回車廂啊,還好我面帶殺氣衝上月台。今日到家時,有種歷劫歸來之感。

以上的狀況,全數在一周內發生,人生不順是常態,總歸是繼續警醒度日吧!

 

 

Mei-wen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