單車隊伍出發,隊伍有捷安特領騎與壓隊,三輛車子隨行:行李車、補給車(放小行李)、押隊保母車(暱稱大白,江湖賢達勸進胎胎要與大白多培養感情,不要逞強就上車)。牽車過鐵橋之後出發,阿雅說了這個季節是吹南風,從台東往花蓮,一路應該是順風,一開始的路徑也沒啥坡度,但我覺得自己好像使不上力,雖然剛剛認真地聽了變速也記起來,實戰時仍不太確定該怎麼辦,跟上男生們的速度有點辛苦。此時Peter經過我身邊,建議我撥重兩格,我再次確認是右手食指動兩下嗎?改變速後覺得能與單車相處了。今日騎乘里程不算太長,大致上能留在隊伍裡,但我心中一直暗自警惕,自己無法以這速度撐上一日的。隊伍經過八嗡嗡秘徑。八嗡嗡部落位於台東縣成功鎮,阿美族語為「Paong'ong」,對於地名的由來有兩種說法,一是部落為附近的卡納多龍溪和智那汪溪所挾的山,阿美族人叫做paongowan;另一個則是因為部落有許多Papaongay (八八嗡埃) 的植物,此植物的嫩芽有提神功能,而燃燒後可以驅蚊,據說小朋友吃了Papaongay 的嫩芽再去學校,會更有精神學習。久而久之,便把種植許多Papaongay 的這稱為Paong'ong。捷安特給我們的介紹應是第三種,據說阿美族耆老稱此地人善哭,其音似嗡嗡,因此稱為八嗡嗡。地名由來各有說法,實際上這是條海邊的單車道,景色遼闊非常優美無庸置疑。

從東河橋出發。

IMG_5050

經過八嗡嗡秘徑。

IMG_5053

男生組合照。

DSC_7756 (1)

八嗡嗡秘徑的景色真美。

IMG_5063

阿雅本來打算在讓大家看海喝紅茶吃包子,但擔心日落時間,因此包子改到飯店再發。離開八嗡嗡秘徑實有一道500公尺的陡坡,教練建議大家趁機練習變速騎上去,也為明天挑戰玉長公路翻山作準備。胎胎不敢掉以輕心,認真地加速踩踏變速,我真的很想騎上去,但是心肺不堪負荷,心臟已經狂跳到幾乎發酸,只好牽車上陡坡。我很擔心地問壓隊教練,明天玉長公路都這麼陡嗎?教練想想回答:應該沒有比剛剛這段陡吧!回到一般公路上,重新振作精神,單車行駛在路側,來往車輛不算多。才剛剛感覺鎮定與希望之際,前方出現摔車,而且是往左摔入道路上,當下大家驚呼,還好當時沒有車輛經過。等等,摔車的人身材好高,是我親生兒子摔車!兒子馬上爬起來,教練過來檢查身體狀況,手肘擦傷,教練請他動動四肢,筋骨應該還好,目擊的家長擔心他撞到頭,兒子說他記得小時候學柔道,教練教的摔倒法,摔車時他將頭抬起,以手肘與體側著地,頭沒撞到,但覺得腰側有點怪怪的。兒子繼續騎車,已經離飯店不遠了,進站後再處理傷口。身為母親自然會擔心,但小傷小病是祝福。晚餐實兒子的手肘傷口還在滲血,但是兒子擔心明天可以玩水嗎?我想若還能擔心玩水,應該是無大礙吧!教練拿來急救箱,並請兒子動一動身體與腳。我向老公說明今天的狀況,回家後若不舒服再找神醫吧!大家問起當下發生什麼事?兒子說前輪突然打滑無法控制,家長判斷可能公路車被路面砂石影響了。出發前我沒要求他戴袖套,根本預料不到兒子竟拔得頭籌的摔車,考慮接下來的行程,請問教練能幫忙張羅袖套嗎?後來Peter通知有袖套時,著實讓我鬆了口氣。也要感謝思怡出借袖套與擦傷藥膏,藥膏真的很神奇耶,隔天傷口感覺癒合不少。

離開八嗡嗡秘徑的爬坡後,就是平坦的道路,但是也在這種路況下,出現本隊第一摔。

DSC_7737

素來運動神經發達的兒子竟然摔車,肢體不協調的胎胎開始擔心自己會不會摔車了。

DSC_7747

抵達飯店時天色即將轉暗。

IMG_5065

第一日完成18公里,進入房間抵達飯店後卸下頭巾,驚覺自己的頭頂竄出好多白髮啊!已感覺前方命途多舛,今天才18公里已有疲倦之感。美麗建議我身上不要背任何物品,我打算就把單車背袋放補給車上了。面對明天的挑戰,絲毫不敢鐵齒。

 

Mei-wen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