吃不太下的午餐後認真休息,聽到準備出發的號召後我起身,一位教練看到我問:妳是不是快中暑了?胎胎確定自己今天的關鍵字是快中暑,而我也繼續回答:我仍想試試看,真的不行再搭大白。教練安慰說:即將開始的這段路緩下坡會多些的。下午一點整出發,騎乘路線一開始是鄉間小路,偶有遮蔽,太陽很曬,的確緩下坡多些,心肺狀況感覺還好,但昨日頭將轉疼的警訊迅速產生,我盤算著待會兒要冰鎮脖子時,路旁有國中生停下,車子落鏈了,同學停下協助處理。緩下坡時我打算撥重變速,但感覺轉輪不順,甚至有一度幾乎要落鍊,我緊急又撥了一下,鍊子回歸正軌。記得抵達林榮三車站休息處時,下車時我一度沒有力氣停車,阿雅過來幫我扶助搖搖欲墜的單車,她叫我快去喝水休息,停車她來就好。在此我在脖子領巾放入冰塊,趕快坐下休息,並補充一包能量果凍。

大隊出發,感謝捷安特教練提供相片。

DSC_7981

接下來往市區的路程,便是公路了。我們奮力騎上大橋,再撐一段,以下坡稍作休息,公路雖無啥坡度,但也幾乎沒有遮蔽,雖然我的位置在國中生附近,但感覺相當吃力,等待紅綠燈時的曝曬尤其煎熬,突然我瞥見兩位緊靠著遊覽車躲太陽的國中生,馬上提起丹田呼喊那裏是死角,快回到陽光裡,於是又覺得自己的生命力消耗了不少。花蓮的下午陽光從單邊灼熱身體,阿雅每半個小時左右,會找空地讓大隊補水,但就是站著休息無法有涼蔭。下午三點半抵達7-11休息補水,我仍是最末抵達的幾位,剛下車我差點絆倒,兒子迎上,問我要喝保溫壺裡的柚子冰茶嗎?我接過冰茶,兒子接過我的單車停妥。兒子表示:沒見過母親灌茶灌得如此暢快。喝下冰茶後稍稍鎮定,我看見女孩兒坐在地上,教練正處理傷口,女孩兒方才摔車,車褲扯破一道長口子,膝蓋擦傷,教練正以生理食鹽水清洗傷口,我知道這是最痛的時候,過去握住女孩兒的手,告訴她會痛就抓緊我的手;女孩兒一定很痛,我看見她眼眶噙著淚水,仍努力端出淡定的態度,胎胎誇獎她:高中生打預防針都幾乎要捏斷我的手了,妳好堅強。大隊希望四點半以前抵達火車站,這樣才有時間讓大家換上乾衣服,阿雅決定直接開放大白搭車,胎胎率先響應,教練學長笑問:不是國中生優先嗎?胎胎理所當然:老身比國中生更優先吧!直接搭大白的有老身,方才摔車的國中女生,還有腿部抽筋的國中女生。今日各方高手一直覺得胎胎將中暑,以能量果凍撐過下午一點到三點半,雖然只剩15公里,手已發抖,差點絆倒,老身心願已了,為了不拖累大隊速度以免誤了火車,大白我來了。捐出最後一包能量果凍。因為一直吃能量果凍,胎胎開始擔心會不會感覺像毒品?舍妹說接接不用擔心,她們沒有覺得Max是毒品,大約是卜派吃菠菜的意思。

決定上大白後,有心情關心國中生的色差問題,這是穿短褲挑戰三日的國中生,有擦防曬,沒有曬傷但有色差。

IMG_5451

大白後來在路上又多接了兩位國中女生,因此胎胎主動換到前座了。

IMG_5455

坐在大白上,才有機會看到兒子。

IMG_5461

才有機會看到紅衣連綿騎乘。

IMG_5468

四點半抵達花蓮火車站,兒子的脖子已長出疹子,待他換上乾衣物後,拿出備好的藥膏給他塗抹,並讓他吃好抗過敏藥物。搭乘五點三十四分的莒光號北返。

花蓮火車站望出去的景色真好。

IMG_5481

服務人員發送訂好的便當。

IMG_5483

晚餐時我的胃口回來了。

IMG_5487

花蓮的雲朵真美。

IMG_5488

群鳥紛飛後不久,花蓮下起大雨。

IMG_5489

晚上到站,下車時看到要自己走上去的階梯,實在倒抽一口冷氣,而且還要扛上行李。問兒子想搭電梯嗎?兒子說我幫妳拿行李啊,謝謝兒子,我也有力氣走上去了。

IMG_20190701_210119

因為大白的庇蔭,胎胎本回沒有正式中暑,兩個晚上都有敷面膜,因此臉部肌膚狀況還好,但大拇指根部略有色差,倒是兒子挑戰完成後,耳朵因曝曬而脫皮了。 胎胎生涯便是:入得廚房,出得廳堂,上得山崗,進得車行,單車也要能騎航。

捷安特的車況真的頗優,支援後勤也充分。如今再看一回相片,真心覺得自己沒騎完全程可惜了。無論如何,能與國中生有共同的回憶,很開心自己鼓起勇氣參加這回的挑戰。感謝捷安特教練提供相片。

DSC_7953

    全站熱搜

    Mei-wen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