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臉部皮膚算好相處,偶爾要照顧斑點,自從那年的HSV-I處理後,臉上一有風吹草動,就立刻進皮膚科由醫生診斷。大約一年前,我發現額頭眉毛上方有處大粉刺,不痛但感覺腫起,平日髮型瀏海,影響不大,幾周前,大粉刺周邊冒出一堆小粉刺痘痘,我請醫生診療後乖乖擦藥,周邊都消除了,而大粉刺狀況未見好轉,近幾個月,感覺這區隆起越見明顯,我妹小可也問起這腫塊。近幾周,我與高中生女兒的共同嗜好是觀看Dr. Pimple Popper,

高中生笑說:媽媽等妳的額頭長出Unicorn,我們一起飛去美國找Dr. Pimple Popper.

我回答:然後再排個Disney或Universal Studio,乾脆再去Vegas混幾天吧!

額頭的腫塊一定不是粉刺或痘子,推估應將越來越大,我專程為此拜訪熟識的皮膚科醫生,她馬上斷定是粉瘤,建議我進大醫院動刀取出,掛整形外科,她會開轉診單。轉診單有一個月的效力,我自然馬上預約,瀏覽亞東醫院整形外科醫生資歷後,掛號就診阮醫師。使用亞東醫院的看診進度查詢,現場較不用久候。阮醫生也判斷是粉瘤,他解釋一般來說汗水角質等廢棄物,會從毛細孔排出,粉瘤是在表皮與真皮間長了個囊袋,裡面會一直堆積廢棄物,因此只有一直長大的可能。我的這處腫塊雖然看起來有個黑頭,但是不建議用手擠壓,倘若囊袋破裂,會造成周邊組織的感染,類似髒東西亂跑的概念。醫生看了門診手術時段,下周一可以排入動手術。當下我遲疑了幾秒鐘,下周一本約好要帶長輩們去福華江南春吃烤鴨,請問還有其他時間嗎?錯過至少再等一周以上。我迷信治療這件事情,一拖就會拖個無止盡,於是只好含淚與烤鴨說再見。當日帶回手術同意書,約好周一早上10:50分報到。雖然是小手術,仍請問老公有沒有機會周一早上請半天假陪我,老公確認應該可以。週六早上開完家長會,隨即進入浮華安排長輩聚餐事宜,一陣忙碌後,直到周日晚上才開始閱讀手術同意書,當日身上不能有金屬物品,需取下隱形眼鏡約莫在我的預期中,等等,指甲油需卸除(包括光療),糟糕我已經沒機會卸光療了。總歸是將同意書簽好,與身分證健保卡一起裝入資料夾交給老公。

周一早上我們預計十點整出發,一早我便取下所有首飾並穿上合適衣著,但接下來狀況連連,國中生緊急打電話回家,說科展同意書家長簽名,今天是最後期限!孩子總會給父母原則與例外的各式考驗,考慮國中生為了科展的努力,我們決定到醫院前先轉至學校,約好在警衛室為他簽名。抵達亞東醫院時,沒預期的遇到停車場全滿,我們是B4入場車輛的第四台車,老公問我要不要先去報到?我們向來有提早出門的習慣,就是為了因應這種狀況,我告訴老公時間綽綽有餘。實際上問題不是依序入場,有一輛紅B脫離隊伍到我們右側,可能是想朝B5前進,但是B5不接訪客車輛的啊!由於擋到要進入B5的工作人員車輛,紅B前進到我們右側,我們瞬間警覺:開什麼玩笑,豈能容你插隊!我們順利地依序進入停車場,得到電梯附近的好位置,只是等我們停妥車輛後,老公發現紅B已經進場了。停妥車輛後前往門診手術報到處,我們從新棟大樓上二樓,本以為二樓會相通但是沒有,難怪手術同意書和須殷殷叮囑從一樓藥局旁邊搭電梯。等我們抵達報到處時,大約早了5分鐘。接待櫃台檢查過我的同意書,仍有兩處要補齊,現場量血壓,核對資料後在我的左手套上病人手環,並在Unicorn上貼貼紙。志工發現我的手指頭建議卸除,我表示這是光療卸不掉。接著在診療區外稍候,我想額頭手術應該是頂多上身換上手術衣,在診療椅上進行。叫到我的名字,先換手術一,全身衣服除內褲都要脫掉換上手術衣戴上髮帽穿消毒拖鞋,建議眼鏡也不要帶去。於是我在視茫茫的狀況下跟隨護理師前進,即使我覺得是小手術局部麻醉,也要規規矩矩地躺上手術檯,手術室裡明亮,放著輕音樂。護理師在我小腿貼上止血貼片,臉上蓋住略有重量的手術布巾後,醫生宣布要開始打局部麻醉針。平日我自己對打針不是太害怕,但因為額頭皮膚較薄,第一針打下去的痛感是直接飆淚,第二針以後才漸漸減輕痛楚。我曾經歷兩回剖腹產,了解局部麻醉是消除痛覺,觸覺等都還健在,因此我可以感覺到醫生的碰觸,擠壓等動作,接著我聽見醫生要護理師準備特定型號的scissor,接著傳來輕細的喀疵喀疵修剪聲,再沒多久感覺是縫合傷口了。手術過程約莫20分鐘。完成後護理師請我稍坐,讓我看取出的腫塊,形狀像略大的玉米粒,呈現白色,註明是Tumor,醫生說應該是粉瘤沒錯,仍會送去化驗。護理師說明傷口已經塗了藥膏,藥膏本身具有防護功能,建議不要貼起,要讓傷口透氣。手術完成後我一直覺得頭悶嗜睡,可能是麻醉藥的效果。批價時等了一陣子,領藥時藥劑師囑咐抗生素要按時吃,至於止痛藥若不痛便可以自行停藥。我覺得茫茫想睡,老公送我回家後隨即趕往公司。即使是小手術,有遇上麻醉藥還是該請家人陪同才是,老公表示:現場好幾位都是自己過來開刀的啊!胎胎我識大體的回答:對啊對啊,老公有陪,我真是太好命了。

江湖傳說的不需拆線的肉線,比較合適的是肚皮上軟軟的區域,額頭上的縫線仍是特殊材質的黑線較能幫助傷口癒合。周一開刀,週五拆線,護理師教導我拆線後的術疤照護,用市售的醫療用紙膠帶,剪一片垂直貼好。洗澡時也是貼著洗,大約三至四天換一回。我請問醫生:江湖傳說的矽膠貼布?美容膠帶貼布?醫生回答效果都一樣,只是看個人皮膚狀況,選擇貼起來較舒服的使用。有貼有保庇。想當年我的剖腹生產切口,是術後乖乖地貼足40天,皮膚狀況後來我很滿意。回家後我又查了一下其他醫生與熟悉藥劑師的建議,最後決定使用3M免縫膠帶(俗稱),前30天使用加壓貼法,膠帶與傷口垂直,第二片膠帶約有一半面積與第一片膠帶重疊。3M免縫膠帶相較於紙膠帶殘膠較少,有鑑於我的皮膚容易過敏,建議我每回要換新膠帶時,讓皮膚休息幾個小時呼吸。

開始額頭貼照顧疤,我覺得這位置應該不是Unicorn,比較像哈利波特的閃電疤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Mei-wen Wang 的頭像
Mei-wen Wang

May執念與直唸

Mei-wen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