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大陸開車到陌生城市旅行,我們的原則是避免開夜車,尤其又帶著兩個小孩,天黑後開在不熟悉的路上,小孩哭鬧的機會相當大。然而,有原則一定有例外,芙蓉峽太迷人,我們要開夜車了。
 
下午五點離開芙蓉峽景區,把握天亮回高速公路,山野夕陽景致相當迷人,寶寶們都入睡了,雖然有一點點不安,聽音樂看山景吹冷氣很舒適。一路車多,總算在夕陽西斜時回金麗溫高速公路,稍稍安心一點。秋天天黑的非常快,才覺得天色將暗,過不了五分鐘就全黑了。高速公路沿路幾乎沒有路燈,走金麗溫高速往浙江方向開,要穿過很多山嶺,山景陽光下青翠宜人,但黑夜中便是怪影幢幢,所幸前後仍有其他車輛,沒有陰森感。高速公路路況尚可,可是在下交流道前20分鐘,翔大爺睡醒了,翔大爺想離開安全座椅讓媽咪抱抱,於是開始哭鬧,高速公路上不可解開安全帶,我試了糖果餅乾巧克力說故事玩遊戲,通通都沒效,那您就盡情哭吧,我把塑膠袋預備著(小孩有時哭的太入戲會吐),冷靜的告訴他,我的底限是下高速公路後才可以抱抱。如此吵鬧的環境下,老公處變不驚的開車,共識是安全至上,要哭就哭啦。
 
我事先致電詢問飯店服務人員,下高速公路後還要開20分鐘左右才會抵達飯店,此時開夜車真正的挑戰才開始,挑戰有:逆向行駛騎電動車的老伯伯,還有遠光燈的威脅。不管路燈多不多,這裡很多車主習慣開遠光燈,在高速公路上影響不大,因為沒有會車的需要,可是一般道路上,會車時連後座的我都被射的睜不開眼睛,本來我們習慣會車時暫時將遠光燈轉熄,結果老公火大了,反而會車時也扭亮遠光燈。冤冤相報何時了?大家一起開遠光燈實非長久之計,沒多久之後我們保持距離,跟定一輛大卡車,不只擋住會車時刺眼的燈光,而且這位司機對當地路況很熟,在地車遇到坑洞會減速,我們也跟著減速,避開許多坑洞的驚嚇。20分鐘安然度過抵達飯店,感覺像開了很久的車。
 
其實我們年輕時跟開夜車很熟,話說我跟老公結婚後來到美國,我的美國首駕就是開Palm Spring to LA,還是天黑上路,保證時速有110 miles以上,年輕氣盛還會超車。我們當時住在小鎮El Centro,周末進San Diego買菜,翻山越嶺,開個120miles,就為了Ranch 99大華超市,每回都混到吃過晚餐才回家。路況很熟,又是大人兩個,累了換手開起來很輕鬆。當時開夜車只有一次有點驚悚,一回進大峽谷遊玩,天黑了還沒找到預定的Motel,黑壓壓的荒野中,沒有任何來車去車,只有我們一台車,因著車燈的緣故,小飛蟲直往車窗上撞來,留下無數的屍體,隱隱聽到車窗外風聲颼颼,腦中不斷浮現鬼片劇情,我跟老公聊天用字都特別斟酌,怕自己嚇到自己。背脊發涼中還要故作鎮定,這是我的開夜車經驗中,印象最鮮明的一回。
 
以前兩個人時,趴趴走開夜車飆哩程數,我其實也愛開車的,操控方向盤的感覺很好。現在一家四口,因為聽說我搞定小鬼的功力比較高,反射神經與應變能力比較差,在大陸我沒有開過車,坐在後座顧小孩吹冷氣聽音樂吃餅乾,其實也沒啥好遺憾的。每一個時期,因著年齡與情境的不同,樂趣也會不同的。結論是:雖然我還愛雲霄飛車,現在還是盡量避免開夜車,趕天黑前進入飯店才輕鬆自在。

全站熱搜

Mei-wen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