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lose
回台灣的21天,寒流來襲幾乎天天下雨。台灣的冬天,溫度計上的讀數比蘇州高,但體感的冷度完全不輸蘇州。蘇州的寒冷,是迅速的刺痛感,沒被衣服保護的地方,整個被寒針逼著。台灣的寒冷,是緩緩的浸潤透,絲絲滲進骨子裡,從身體裡冷出來;即使進到室內,也不會迅速覺得溫暖。以前我很討厭冬天下雨的濕冷,但自走過一遭美墨然後混蘇州,回台灣遇到這容易感冒的天氣,我卻會很開心:這是台北獨有的冬天,感覺好鮮明,我會不自主的傻笑著。走在台灣冬天街頭,天空沉沉鬱鬱,大家一身厚重的冬衣,街景有點灰暗。除了仙姑心中,因為距離而對冬天產生的美感,台灣冬天裡的熱情,也是可以迅速驅走週遭的黯沉。
 
我們一家早上搭北上火車自婆家回樹林,位置很好,5~8號是車廂的第一排座位,為保留逃生門通暢,1~4號的座位被拆除了。站票乘客會待在我們前方空地上,這是件好事,真的太空曠了,很冷又很沒有安全感。即使是車廂內,台灣冬天的寒流,威力仍不可小覷。車停埔心站,上來了數名學生,車廂瞬間亮起來,大家都穿長褲高領毛衣厚外套圍巾帽子手套的冷冷天氣,六位女學生穿著校服,及膝襪,格子裙,平均值在膝上5公分,景致青春洋溢,仙姑深深受到感動,我心想,火車上的阿伯叔叔哥哥弟弟們,應該會想含淚感謝校長的德政。氣溫八度以下耶,女學生還要穿裙子。然後,仙姑開始研究女學生裙子的長度。我覺得還是到膝蓋附近最嬌俏,因為走路或移動時會在往上飄一點點。我有點佩服其中一位女學生,裙子是膝上15公分,今天這麼冷還穿的出來,保證沒穿絲襪,腿上還不見雞皮疙瘩,真是太厲害了。 

看完裙子之後,我才發現學生其實是一群七人,六個女學生一個男學生。男學生很像漫畫裡的美形男,身高夠,肩膀寬,頭髮有型(比仙姑長),專業修過的瀏海正好蓋住眼睛的一半。雖然這款不是我的菜,頭太小,仙姑我喜歡大頭短髮男。男學生應該很受女學生的歡迎,一開始被四個女學生圍著,就在我的座位前面,我的位置真是太好了,年輕人聊聊音樂,電影,朋友,娛樂;美型男學生有時碰碰A女生的肩膀,有時敲敲B女生的頭,甩甩額前的瀏海,轉頭問左邊C女問題。D女與E女站的比較外圍聊天,美型男也問問她們的意見,於是,美型男是真的被六個女生包圍了。離美型男最近的是不太說話的F女,長髮過肩,有日系女生的可愛臉龐,仙姑覺得她有畫眼線,是韓系那種細緻的眼線,自然的讓眼睛很有神。這群學生在桃園站下車,瞬間車廂就暗沉下來。這是台灣冬天的熱情活力青春。 

寒流來襲飄雨的冬天,我們吃海鮮的興致不減。台灣冬天的海風透心涼,我們本想下車走走海邊步道當餐前運動,可是一接觸到海風,還是買隻烤香腸就躲回車子裡了。因為海風冷的要命,中午用餐的海鮮餐廳縱有室外坐位,小鬼兩隻馬上央求,我們跟老闆還是力勸不可。當我們快吃飽結帳時,有位穿裙子馬靴長捲髮的小姐走進來,嚷嚷說要室外的位子景色好,老闆勸海風太冷容易感冒,然後她的男伴走進來,是位頭髮半白,白襯衫卡其褲,側背公事包感覺是上班族小主管的先生,他強調: 

『會冷嗎?不會啊,一點都不冷。』 

仙姑心中真是欽佩不已,又不是青少年穿校服不怕冷,這兩位的年紀是介於我跟我老媽之間的小姐先生耶,仙姑我今天還有貼暖暖包出門說。然後兩個人就到外面的座位坐下來,還自備紅酒配海鮮。我馬上開始猜測兩人關係。老公說是夫婦出來用餐,仙姑說根本不像,今天是星期三耶,是上班日,夫婦在一起很少這麼不怕冷的?明明熱情洋溢而且這裡離溫泉很近。總歸是台灣冬天的熱情中年浪漫。 

門外右側的小桌子,就是不怕冷的中年浪漫用餐處。 


我回台灣出門都有用心觀察服裝趨勢,今年冬裝流行穿平底靴子,我終於趁小鬼午睡託付正妹,自己跑去板橋遠東也敗了一雙。趁著情人節,正妹與小弟帶我家小鬼去動物園時,我穿了裙子黑絲襪配靴子出門。情人節有約會嗎?當然沒有,老公當天要進公司,晚上還有部門春酒要出席。仙姑找機會默默確認過了,老公不是金蟬脫殼跑去跟別人約會,仙姑生性多疑沒辦法。於是乎,情人節,我只好預約剪頭髮。雖然離上回剪頭髮還不到20天,可是,我的生活不停出現暗示:首先是新聞不斷出現越南新娘:有被虐待的,有自己動手的,每回小可都看著我憋笑,後來終於忍不住狂笑:是妳同胞耶!然後我跟大姑姑閒聊,大姑姑聊起她姪子娶了越南新娘……。終於連老媽拿出磁鐵送廷廷,是越南新人一對。就在見到磁鐵的那一刻我下定決心,出發前一定要再找Ben報到一次。在寒流來襲的冬天,剪頭髮有必要穿裙子靴子嗎?當然有必要,情人節自己走在街上,定要王牌加身,若不小心顯露出一絲絲落魄淒涼邋塌的氣息,會很像情人節去死去死團的團員。
 
謎之聲:這位太太媽媽談什麼情人節去死去死團。 

總歸我穿了黑色高領毛衣,黑色及膝窄裙,黑絲襪,黑色靴子,整個黑色就會覺得自己很有氣勢。我還突然想起,當年在墨西哥的情人節,就是穿這件黑毛衣與黑窄裙,有好心的拉丁帥哥同事對我吹口哨,當時我是已婚身分了,所以他真的很好心。拎著包包抬頭挺胸走出門上計程車,吼,還真冷,進入捷運站鬆口氣,總算是室內環境,一上捷運美美的坐下來之後,我開始打噴嚏,不是一個兩個三個四個是打足七個。趕快確定自己沒掛鼻涕而且粉底沒有龜裂,然後冷靜環顧四周,乘客不多,而且沒有人笑出聲音來,裝睡的比較多。這就是愛美的代價。愛美不怕打噴嚏。
 
我在台灣寒冷的冬天裡,還是有愛美的熱情。
arrow
arrow
    全站熱搜

    Mei-wen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