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天門標高海拔1420米,我們剛完成十八盤之1600多石階,而且一家團聚了。可是,馬上出現最可怕的難題:
 
廷想上廁所。 

我曾悟出十一出遊的原則是:一開始就去,人少時快去,真的不行找隱蔽處去。可是這裡人沒少過,更別談隱蔽處。我看到公廁的指標,隊伍排到外面了,廷說她願意去公廁,可是老娘沒膽靠近。我想花錢去看起來比較OK的民宿或餐廳讓小孩上廁所。我們選定了一個三層樓的賓館,進去跟櫃台女士表示來意,女士告訴我們不要花錢啦,可以去一處上廁所,那裡沒有群眾聚集。果然繞到建築物的後方,有一處老舊的廁所,是沒門的那種,應該是這裡民眾平日上洗手間的地方。建築物雖然老舊,還好沒有太難聞的味道,所以,順利解決了問題。景區上廁所,對我仍是件很需要修練的事情。
 
解決大事後,抬頭一望,天街就在頭頂上,雖然還要再走一小段,可是跟剛剛比起來,這個距離與高度是蛋糕。天街果然有很多小店聚集,賣吃的或賣紀念品,我們答應廷,若是有她鐘意的店,我們就進去看。看了幾間沒有戰利品,廷很想硬敗些什麼東西,我則答應她,若沒喜歡的,回去讓妳投扭蛋。天街外面,可以看到開闊的山勢,我們注意到對面的排隊人龍,繞過整個山頭,於是當下就決定,下山時,還是自己自南天門走回中天門好了。
 
天街雖然還在頭頂上,可是這個距離感覺很沒有架子。 

你拍攝的 IMG_3262。

來跟天街合影留念。 

你拍攝的 IMG_3266。

還沒攻頂,可是我們已經笑的出來了,因為十八盤都走過了。 

你拍攝的 IMG_3279。

對面纜車排隊的人龍 

你拍攝的 IMG_3274。

南天門往玉皇頂傳說比較不累,但根據官方網站,台階數也是數百之譜,只是沒有方才十八盤的急促上升,所以感覺比較不累。經過天街較平緩的一段,老公看到往青雲洞的向下指標,我們在原地休息,老公自己去看一看,回來後,雖然只是幾百公尺的距離,老公也說自己的腳感覺要抽筋了。就說要好好休息再繼續走。天街往碧霞祠是直直向上的石階,我靠著泰山杖,謹記剛剛長青組緩慢但是平順的節奏,也是走上去了。山邊開始出現大大小小的石陣山崖,廷很喜歡,每個都要爬過。
 
往碧霞祠的石階,走完這一段是山門。還要走一段,才到碧霞祠主體建築。裡面還是要另收門票,所以我們不進去了。 

你拍攝的 IMG_3301。

我家小孩喜歡陡峭的山崖。 

你拍攝的 IMG_3328。

兩個小孩一點都不怕高。 

你拍攝的 IMG_3326。

往玉皇頂走去時,廷小孩還不願走石階,想走旁邊的山壁上去,我們真的爬了,上去後好心的年輕人告訴我們過不去,於是又回去走石階。看到海拔1500米的標示我很是振奮。前方的山門一進去,敕勒玉皇頂抵達。十六點五十四分,我們真的登頂了,摩肩擦踵的,這不是形容詞,這是事實。本想請路人幫我們全家照相,可是路人總是照不成功,於是只好我跟老公分別照相了。

抵達海拔一千五百米了! 

你拍攝的 IMG_3315。

就是這個,泰山高海拔1540米。

你拍攝的 IMG_3333。

老公幫我照相

你拍攝的 IMG_3334。
 
我幫老公照相 

你拍攝的 IMG_3335。

下午五點鐘,我們開始走下山,經過看到纜車排隊的人龍更長,更堅定自己走的信念。我們自十一點抵達中天門,登頂後在十七點開始走下山,當時我跟老公一路納悶著:怎麼我們家的戰力會弱到要走六個鐘頭?後來想起來,預估要四個鐘頭的是自中天門至南天門,南天門至玉皇頂這一段我們未將時間估算進去,所以登頂用了六個鐘頭,是合理範圍內的事情。翔在上山途中,只有不到五百公尺讓老公抱,其他全數自己走,下山時果然氣力用盡,巴著老公要抱抱。我們途中休息時,廷說想吃茶葉蛋,於是跟路邊商家買了茶葉蛋與餅夾大蔥,茶葉蛋RMB3元兩個,餅夾大蔥,還加了一整顆蛋,要價RMB2元。因為很好吃,所以又續點,最後我們家吃了餅三份茶葉蛋四個。
 
其實老公也是很累的,又抱了翔,泰山滑竿轎夫嗅到獵物出現,這次不用滑竿,直接用揹的,開價RMB30元揹小孩下山,揹廷下山也是同樣價錢。老公問我的意見,我不置可否:你應該要問小孩願不願意吧。翔馬上表示:只有把拔可以揹我。廷更不用說了,她不願意趴在陌生男子的背上。兩位小孩表示:除了把拔之外,還有舅舅阿公可以揹;其實阿君阿惠阿芳也可以,不過我想她們應該自身難保。
 
下山本是急不得的事情,可是聽到路人說下午六點半後就沒車,雖然覺淂長假期間應會調整,可是腳步不敢怠慢;天又快黑了,我的身體非常疲倦,催促自己不要停下腳步,六點半天色整個暗下來,我先幫小孩穿上外套,同時買了兩支手電筒。天黑了,很多人正開始爬上泰山,有一種年輕人的玩法是,晚上開始11:00登山,在山頂上面看日出,天亮後再下山。沿途小販開始向天黑上山的遊客叫賣:軍大衣出租!一件RMB10元,上山後價錢更貴。可是我一路聽下來,RMB10元好像是公訂價耶。太陽下山後溫度驟降,還好我們有帶外套,日夜溫差真的很大。雖然中午很熱,以溫度降低的速度看,夜間真的會低到三度。
 
我們終於看到乘車處的燈光,而且聽到廣播:呼籲大家不用急,保證二十四小時有車。我的膝蓋瞬間發軟,靠著路邊石階休息一下,我們一家笑了出來,可以慢慢走了。晚上我看不清楚台階,小孩跑過來牽住我的手,並且用手電筒幫我照路。終於我們在下午六點五十分抵達乘車處。排隊上車的人很多,但是現場有武警維持排隊秩序。宣稱是熟人要擠進來,武警還要檢查證件,嚴格執行只排一列,因為武警的魄力夠,隊伍有秩序,感覺安心不少。下山車票一人RMB18元,翔一樣不用門票要抱在腿上。上車後小孩都睏了。
 
突然覺得自己好傻好天真,早上還想著:下山這一段說不定不用搭車,自己步行到紅天門。 

後來知道泰山旅遊最高峰是我們到的隔天,十月二日,當日的旅遊人次有六萬餘人,購票進山的人次有五萬餘人。我們在最高峰前一天登山是摩肩擦踵,那最高峰時,可能不用自己走,腳不點地直接上去玉皇頂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Mei-wen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