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們吃完午餐後精神抖擻,小孩跟我是因為吃飽了,老公則是因為減去自熱米飯的重量,覺得身輕如燕。我們邁開步伐,踏上盤旋向上不見盡頭的階梯。老公再次強調:少了自熱米飯真是輕鬆。
 
我繼續用我的呼吸與步調緩登階梯,這次廷跟著老公,翔跟著我走路,小男孩基本上是來牽娘親的,他表示:媽媽若是跌倒摔下去就糟了。登山的遊客變多,很多人看到翔都表示鼓勵,尤其翔一路專心的走階梯,完全沒喊累,很多人輕拍翔的肩膀,稱呼他為小男子漢,翔一路鎮定異常,對於路人的稱讚一直都淡淡的,我們坐下來休息時,發現另一組父母帶著小女孩登山,小女孩可能比翔年紀小,我請問小女孩的年紀:2005年2月22日,於是乎我們今日登山,遇到的最年輕小孩的寶座讓給她。老公還是繼續強調:其實兩人算同屆啦。我徵求小女孩父母的同意,讓翔跟小女孩合照。翔一直到進入旅館房間確定沒有外人後,就迫不及待的表示要看照片。翔小聲表示:美眉長的蠻可愛的。說別人可愛要小聲,不然姊姊會不高興。 

小男孩牽母親爬山 



翔跟美眉合照,因為站的地方有點斜,媽媽出聲表示:翔要保護好美眉照相喔,於是乎,翔的手就搭到美眉身上了。 



路旁石壁出現一小股清流,小孩說水質清涼,廷小孩掬了些水讓我拍拍臉。 



後山登山道上山下山遊客不少,同時開始出現許多位的挑夫,老公詢問,他們身上擔負的重量有150斤以上(這裡一斤是500公克,因此約是75公斤)。挑伕兩側的重物隨著行進時的步伐會晃動,我們要禮讓轎夫,必須側身閃避,不能推開挑夫的物品,這樣會害人家失去平衡。老公看到挑伕的物品有撞到廷的危險,因此拉了廷一把,廷小孩被拉之後擦到山壁,是不痛啦,可是廷開始生氣,她覺得爸爸推她去撞石頭,此時我趕上他們倆,廷繼續生氣,我跟老公換手,老公帶翔,我帶廷,告訴她兩害相權取其輕的道理,老實說,是站在路邊講道理,當然引起路人側目啦,沒關係,我寧可糗一時不要糗一世。老公自然沒有陪著我糗,他表示帶翔先慢慢走,一溜煙而就不見蹤影。
 
挑伕作此營生當然很辛苦,我們目測即可看到大滴汗珠直直落,所以默默的拍張背影,有圖有真相看到物品有多重。可是有遊客直接拿相機對著挑伕的臉部拍特寫,挑夫瞬間火冒三丈,厲聲要求洗掉相片。後來老公表示:有個傳說好像是被拍到臉之後,下輩子還是要當挑夫。我倒是沒想到這一層啦,挑東西累的要死喘的要命還被拍臉,任誰都會不爽的啦。然而,我們也遇到很和善的挑夫,他看見我家兩的小孩自己走路上山,表示待會兒要告訴她們有個景點是天狗吠月,後來經過時,挑夫真的叫小朋友往後看,一個山頭上有個岩石真的很像狗兒對著月亮吠叫的樣子。老公說我們遇到心情不好的挑夫,也遇到苦中作樂的挑夫,不單是挑夫,生活工作本是如此,要自己找樂子。 

拍一張挑伕的背影 



我們指著挑伕告知的景色


 
山峰上有個像狗的岩石。現場看比較有Fu. 



繼續出現很多階梯


 
霧更濃了 



挑夫雖然身負重物,一段路就停下來休息,不過我還是被很多位挑夫超車了,突然聽到上方階梯隱隱傳來大聲公的聲音,莫非快到白鵝嶺了?果然聽到導遊拿著大聲公在鼓勵團員,我默默懷疑這團是導遊搭纜車,團員走上山,因為導遊整個元氣十足:辛苦各位了,上方的平台可以休息一下,大家已經走到索道站了。我們真的沒搭纜車走上來了,12:45抵達雲古寺索道站下車處,我有一種:啊,怎麼已經到了的感覺,老公很驕傲的說:人家排隊搭索道要至少三個小時,我們沒搭纜車不過多了一個小時。

翔達陣



廷達陣



我快要達陣



黃山景點至此才該要開始咧。 

 

全站熱搜

Mei-wen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5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