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週五預計行程繁忙,當天要進Costco,小孩內衣特價日,我看了行事曆之後,只有今天有機會進去。另一個是牙醫預約,廷的乳臼齒在恆齒成長後,僅有微微晃動,我預約牙醫處理,牙醫周五下午四點半才有空。再一個行程是周五晚上投資演講會,婦女投資團想了解現場情況,所以派我去聽晚上七點的演講。最後是我自己,最近瀏海太長,頭髮很塌想剪頭髮,一陣預約後,Ben只有週五下午五點有空。額外增加的行程加上周五例行事務,我的周五當天很熱鬧: 

08:30送小孩出門,我要洗衣服晾衣服作家務喝咖啡。
09:00股市開盤,要關心投資趨勢。
10:00上午開車去Costco,今天是小孩內衣特價日,我們需要進去補貨。
12:00接廷放學,買廷指定的午餐,應該還是市場那家肉羹麵。
13:15送廷上畫畫課。
15:00接廷下課,通常會拖延時間,小孩要完成作品。
16:30廷看牙醫,此時翔也下課,所以翔要拜託阿惠或老爸了。
17:00剪頭髮,Ben只有這個時段有空了。
19:00參加投資講座,在下被指派去現場聽再報告給婦女團。 

以上唯一能改的行程是剪頭髮,可是我想著頭髮想著頭髮想著頭髮,這樣下去真的不是辦法,髮型要對,我走在台北街上才會有風;更何況阿惠最近驚呼:冬至過後痣擠虛歲竟是37那大姊不就39了嗎?妳自己承認37就好了為何要拖我下水啊?於是乎沒有髮型加持,我無法面對虛歲的事實。考慮交通移動時間,這個行程一個人不可能完成,還好身在台灣助手多: 

08:30送小孩出門,我要洗衣服晾衣服作家務喝咖啡。
09:00股市開盤,要關心投資趨勢,一邊換衣服上點妝。然後往爸媽家移動。
10:30開車去Costco。
12:00老爸接廷放學,老爸買廷指定的午餐。廷今天突然想吃蛋包飯。
13:00回到家裏開始卸貨。這次記得牛肉捲一定要拿下車,啊可是我有個剎車踩的太瀟灑,結果果為的握壽司滑壘成散壽司了。
13:15老爸幫我接廷上畫畫課。感謝老爸順便載我回家,Costco的東西隨隨便便都是大包裝,我回家整理好採購物品,重新準備出門。為了擔心周末人潮擁擠,我硬是抓起電話打給樂麵屋,表示自己想訂明天午餐的位置,接電話的服務員似乎有點錯愕:對不起我們沒有訂位,我有種任性的胎胎去為難吉野家服務生的罪惡感。
15:00跟瑪姬在爸媽家會合,瑪姬幫我等廷下課。
15:10我開始往台北移動。
16:30瑪姬幫我帶廷看牙醫,阿惠幫我接翔下課。
17:00剪頭髮。
19:00參加投資講座,在下被指派去現場聽再報告給婦女團。 

我三點多重新出門後,發現自己可能沒有晚餐時間,五點在東區剪頭髮,演講再師大,那一區我超即不熟的,在板橋車站要轉捷運時,我覺得要先吃點東西,一圈之後我發現有麻辣關東煮,點滿130還送一杯紅茶,心狠手辣的胎胎最後點了135元,而且裏面有王子麵,呼呼呵呵,吃的真開心。 



抵達了熟悉的巷子,發現一家簇新的美髮沙龍,呃,Ben決定擴大營業嗎?我站在街口突然很徬徨,左看右看左看右看之後,想起來Ben說過自己沒打算把店開大,應該還是原來位置。果然Ben還是在地下室,熟客如我都差點走錯!Ben說其實對方很和善,他真的有客人已經走錯,對方就告訴客人這裏沒有Ben。
 
這次情商Ben入鏡,謝謝Ben一直給我的自信,走出這裏之後我才有勇氣報出年齡:老娘1973,實歲37虛歲39。 



剪過頭髮後自己很滿意。


 
看捷運地圖找位置,我順利抵達演講會場,會場在師大裏面,我經過師大校門時,看到補教人生的招牌醒目的占了一棟大樓!演講位置要過馬路,師大警衛很和善的指引我怎麼走。進到另一區,現場超級熱鬧,啊,是大學生青春洋溢的耶誕音樂晚會,現場還有白色帳篷提供食物,音樂會辦的很國際化,有國際化的音樂還有國際化的食物,人潮壅擠程度也很國際化,我看了一下時間,毅然擠過青春洋溢的大學生們,抵達演講會場還有五分鐘,我打電話給小可,告訴小可我在師大,正好碰到大學生戶外音樂會,感覺自己倒了不屬於自己的星球,我很想聽現場音樂可是不能久留,因為身負重任要去聽演講。進到會場,我還是有那種自己格格不入的感覺,現場我應該是前三名年輕的。演講聽了半場後,我也該回家了。走出會場,外面正好在唱英文歌,站著聽了一首之感受氣氛,我邁向回家的路上。週五一天緊湊的行程,我來到格格不入的星球,即使有Ben剛完成的Look,待在室外我真的太老,待在室內我有太年輕,我已經很久很久沒這種身處於不自在環境的感覺,好像是青澀年代的記憶突然湧現在現實了。

DSC00610 DSC00612
 
跟小孩正妹會合後,看到家人我又覺得踏實了。瑪姬報告說等了一小時拔牙只有五分鐘感覺很不划算,而且廷就隨隨便便走去進去,瑪姬問廷:擋住的是哪一顆妳知道嗎?廷說:我也不確定啊,反正醫生會看清楚。然後瑪姬很緊張的還是跟進去,確定醫生不要拔錯牙齒。看牙醫不是件應該要緊張的事情嗎?廷也太輕鬆了吧?至於大家問我演講怎麼樣?我報告說現場很多低調的大戶,走在我前面的小姐提著LV的大包包髮型吹的像一種狗,就是上面卷下面直的那種,阿惠說那是貴賓,然後還有踩著豆豆鞋的太太,就提著紙袋進去,不是剛購物完喔,是把紙袋當皮包用;最妙的應該是一位媳婦,疑似穿香奈兒套裝去聽,可是腳上是黑絲襪配夾腳厚拖。還好我平常有小可幫我注意衣服與造型,還有Ben關照我的髮型,因此現場覺得自己最時尚。瑪姬覺得接接整個把重點放錯,怎麼去聽演講專門看其他人的造型髮型行頭啊?

    全站熱搜

    Mei-wen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