介紹是這樣帶出大峽谷的:位於步道東邊的大峽谷,為一巨大的礁岩,其間裂縫逾50公尺,谷頂樹林交錯,景觀奇特。走出小峽谷時我們稍稍鬆了口氣,大峽谷應該不出此景。接下來的路徑是一般健行步道,突然前方遊客好心大聲提醒:階梯右邊上面有隻大蜈蚣,你們走下來時要小心。我媽香蘭當年在樹林火車站接我時被蜈蚣咬的事情大家都聽過,我媽香蘭說過被蜈蚣咬到,很痛很痛會痛到睡不著,小孩聽到蜈蚣本人出現馬上精神緊繃,幾乎要尖叫出聲;我告訴小孩不用看清楚蜈蚣在哪裡,走台階中央迅速通過便可。要命的是我們都穿涼鞋,走在台階上時心理壓力更是加倍。通過蜈蚣出現的台階後,不滿情緒隱隱沸騰,墾丁不是應該陽光沙灘比基尼嗎?怎麼會撞進這裡?小孩馬上要求要回去,我問他們要原路折回嗎?當然不要,原路折回是有蜈蚣的台階與幽暗小峽谷,我鼓勵大家穿過大草原,經過大峽谷就會回到方才有地圖的分岔路了。
 
原本是平靜的一段步道。 



前方遊客提醒階梯上有蜈蚣!這寥寥數階幾乎引發現場尖叫聲。 



經過大草原,這裡可以望見海景,只剩我跟老公還有閒情,小孩被蜈蚣的陰影籠罩著,一心只想快點通過大峽谷回去。大峽谷的入口不太明顯,我們確認過後,發現是礁岩壁縫中往下的小徑,大峽谷此處的路徑比小峽谷更為原始,轉彎之後就進入高聳岩壁下的過道,岩壁越來越高,陽光越來越難,老公小孩拿出手機手電筒照明,我們感覺地面濕滑,路面質感是不討喜的濕泥巴,我已經感覺自己的腳趾頭接觸到濕泥巴,強忍住心中的不舒服感沒有出聲。更別提我與廷都穿著超短褲,進入這種地方,感覺很容易被蟲咬。小峽谷不見天日處是一個轉彎,如今大峽谷不見天日處是一整段路,此處環境已經讓人緊張,加上方才光天化日下出現大蜈蚣,緊張炸彈隨時可以因為風吹草動爆炸,我的前方突然傳來女孩兒驚聲尖叫:好痛好痛,我被咬了!女孩兒馬上用手機手電筒照清楚地面,發現有很大的神祕蟲子蠕動滑過她涼鞋上方,女孩兒驚嚇指數破表,整個理智斷線,尖叫聲響徹雲霄,Totally freak out,峽谷裡面黑暗,老公叫女孩兒快移動來外面亮光處處理,女孩兒怪父親一直催自己,而且自己被咬了好痛好痛,男孩兒也說自己的手流血受傷了可是自己沒有哭,女孩兒生氣到連弟弟一起罵下去。我自己也很緊張,但是路面濕滑,我的涼鞋沒有防滑,我知道自己這個節骨眼千萬不能滑倒,更小心邁開大步;我個人看不到路,照明在老公與小孩的手上,前方一團混亂,我只能自求多福,伸出手摸著岩壁前進,換手機後沒料到今日,因此撈金魚積沒有手電筒app;隨即我也切實感受到腳掌上一陣刺痛,然後某種長形物滑過我的腳掌上方,我也很想尖叫,但是緊咬住嘴唇,我一起freak out因該會讓事情更糟糕。我深呼吸武裝起心智來,老娘沒在怕這種痛的,痛就痛,我要趕快走出去,檢查我的孩子們傷口的情況。
 
經過大草原 



走往大峽谷 



踏著石塊進入大峽谷,一開始就覺得這地方是狠腳色。 



走進去發現岩壁很高。 



有一大段路整個昏暗,然後更是一團混亂。 



終於我走出大峽谷,看到廷的狀況,若不論心理傷口驚嚇程度,沒有表面傷口,腳掌上方有點紅腫,她宣稱被咬的部分沒有齒痕或是滲血的印子,只是整個人驚慌失措。翔的手背應是擦到岩石,傷口不大但是微微滲血,我隨身攜帶急救的優碘棉片,告訴女孩兒我可以幫她消毒,老公找到一塊石頭要讓女孩兒坐下來,女孩兒又是另一陣失控尖叫,我想她是怕石頭會有蜈蚣,面對理智斷線的狀況,電視裡的演法是甩一巴掌讓對方醒過來,實際上千萬不可以,一方越是崩潰,其他人越是要冷靜,慢慢說清楚狀況,緊繃情緒發洩過後,就有轉緩的機會,萬一像電視一樣甩巴掌,國中女孩兒耶,只會讓騷動更加劇。我告訴女孩兒,妳不冷靜叫我怎麼幫妳?女孩兒同意後,我用優碘棉片消毒後,還有OK绷可以保護受傷處。至於男孩兒,也用優碘棉片消毒過傷口後貼上OK绷。女孩兒繼續說腳會痛,我問她能不能走路?能走我們就走出去,不能走就待在原地等人抬擔架來救妳,兩害相權取其輕,她決定要走出去。
 
情緒稍稍平復後,女孩兒說最近上自然課時,老師介紹了不少種稀有可怕昆蟲,包括其中一種會咬傷動物然後產卵在傷口中吃宿主長大,這些驚悚故事一直纏繞在女孩兒的心頭,我妹妹聽說後表示:惡魔的新娘有這種劇情耶。先聽到台階有蜈蚣,在陰暗處感覺被咬,又看到不知名的蟲子在自己腳上,女孩兒又怪父親催她一直走太沒良心,而且父親還找了可怕的石頭叫她坐,雖然聽女兒抱怨老公,我心裡也不會太愉快,加碼兒子一起雪上加霜,強調自己也受傷流血了啪啦啪啦啪啦啪啦,我安慰自己:能夠抱怨的這麼有朝氣,還要爭論誰比較倒楣或是傷得比較重,那方才應該沒有真的受重傷啦。我盡量深呼吸深呼吸,然後提醒自己,離開這裡後,首要任務是幫自己的撈金魚機裝好手電筒。
終於走上回程,我的心裡覺得筋疲力竭。 



約莫四點半抵達社頂公園,五點十分進入社頂公園驚悚大峽谷,在驚悚大峽谷的幾分鐘感覺度日如年,回程經過小裂谷,又觸動了驚悚神經,我盡量用冷靜理智的聲音請大家迅速通過,社頂步道走小圈約一個小時來回,老公在龍鑾潭建立的威信,隨即因為闖入驚悚大峽谷蕩然無存。回到停車處附近,老公說起方才那群學生的鞋子上面都沾滿爛泥巴,不過這裡很貼心,設有洗鞋處。老公堅持大家要洗過腳洗過鞋子再上車,鞋子上的確沾滿了爛泥,現場洗鞋處還有刷子可以用。我洗鞋子時有點不干不願,想說怎麼會撞進這裡咧?但是洗鞋洗腳後過後神清氣爽不少,我承認社頂公園是個厲害的地方。
 
社頂公園貼心洗鞋處。 



回到飯店後,我堅持要泡澡洗澡後再出門覓食。我建議廷用飯店送的手工精油香皂,正好是艾草,艾草是傳說中辟邪除蟲的好東西,用艾草讓自己鎮定。我用飯店附贈的薰衣草浴鹽泡澡,下午走山路不算悶熱,但今天被嚇出一身汗,身體十分黏膩,洗澡過後清爽無比。除了身體清爽,感覺心情也整個清爽不少了。如今我冷靜分析,社頂公園大峽谷沒那麼恐怖,就是天時地利人和引發的驚悚,若有機會再訪,我一定穿好運動鞋登山褲長袖上衣工人手套,金魚機手電筒設好了,一定可以克服驚悚大峽谷。


    全站熱搜

    Mei-wen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