晚餐後我與翔照樣重裝備上身,保暖內搭褲check/內層背心置放暖包check/毛線帽check/手套check/兩雙襪子check;下樓時我們遇到另一組新上梅峰的人馬,他們身上僅有厚棉T外套,大人小孩喊著冷;一片喊冷聲中,重裝備母子倆故作鎮定的推門外出,是今晚保暖特別成功嗎?還是我們以適應了梅峰的氣候?抑或是溫度沒有昨天冰冷?今晚踏出戶外後全身並沒有瞬間急凍的逼迫感。

進入梅峰新大樓的簡報室,今天有另一組人與我們一起聽簡報。主題是梅峰花鳥,不過一開始先介紹一些青蛙與青蛙寶寶蝌蚪,現場一位兒童精準回答出一種名字很長的蛙;我個人覺得青蛙蟾蜍類有點不討人喜歡,其實不想看得太清楚。終於介紹來到了花鳥類,梅峰也是候鳥會停留的處所,其中包括西伯利亞飛來的一種鳥,虎鶇(ㄉㄨㄥ),梅峰這裡的工作人員都暱稱他為小胖。小胖(虎鶇)經過長途飛行,抵達梅峰後自然要大快朵頤,解說員問我們虎鶇來梅峰吃什麼大餐?

吃什麼?我覺得長途飛行後應該要補充蛋白質。答案是吃蚯蚓大餐。此時螢幕秀出拍到的珍貴影片,虎鶇在草地上找蚯蚓吃,步驟是用腳左右踩一踩,低頭一啄馬上叼出一隻蚯蚓吞下肚,國中生紛紛笑了出來,他們說虎鶇扭扭屁股就能吃到蚯蚓了,我仔細看虎鶇踏步的樣子,還真的像扭屁股耶。解說人員說虎鶇的踏步可能是製造地震的錯覺,因此能讓蚯蚓曝露蹤跡。解說員一邊說著,虎鶇也繼續扭屁股吃蚯蚓,小小身軀的移動方式煞是可愛。虎鶇後來有個支派長駐台灣,是為小虎鶇。花鳥簡介的最後半小時,我們觀賞梅峰工作人員費時一年拍攝而成的鳥類觀察影片,主角是藪鳥,雄藪鳥雌藪鳥會相互唱和來回應訊息,除了求偶時節會用到,鳴叫歌唱幾乎是它們的語言,可以用來吵架,也可以用來警示。藪鳥

迂迴進巢躲避天敵,如蛇或老鷹。是已有些相片鳥兒在空蕩蕩的樹枝上面的鳥巢,可能都是合成的相片居多,鳥類的幼雛天敵很多,為了保護鳥嬰兒,會將鳥巢築在隱密的地方。

聽過解說後一樣是戶外行程,從大樓前方廣場觀星開始,然後夜遊走一小圈。我不冷,但感覺全身氣血運行凝滯,倦意陣陣湧上,考慮體力狀況,而且明早六點鐘便要集合賞鳥。因此告知一聲後,我與翔先回房間就寢,走上回舊大樓的那段斜坡路,又是腳步沉重,爬上三樓如身軀整個是拖上去的。回房後如何出現了兩回跳電?原來舊大樓多了一組人入住,翔覺得只要舊大樓多了一組人,感覺就不會荒涼,反而住起來頗舒服。多了一組人感覺就人氣興旺許多。洗澡後我坐在小暖爐旁努力按摩雙腿,從小腿前方往腳尖方向推,再由小腿後方往心臟方向推;沒料到梅峰是場硬仗,沒帶到我向來使用的舒緩筋骨的備品,僅能用保濕乳液按摩,我覺得效果還是沒有舒緩痠痛的按摩乳膏好,但有按摩仍是有幫助的。睡前我們母子覺得如此寒夜,應該把握機會吃泡麵,可是我們都不想自己吃一碗,因此兩人共享一碗,然後甘心就寢。十點不到我們就熟睡了。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Mei-wen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