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些頗感欣慰的時刻,基本上都跟小孩有關。小孩不是天使,我從以前就這樣覺得,這次出去玩,體悟更深。若遇到有人眼中冒著星星,說小孩是天使,我會毫不客氣的心中OS:你不是被豬油矇了眼,就是跟小孩相處的時間不夠多。謎之聲:還是不敢當面嗆聲唄。 

橘子篇
在楠溪江古鎮,走著逛著,我們三個略略落後老公,兩個小孩都在我身邊,經過一道牌坊門時,有個男孩坐在那裏,男孩胖胖的,個頭還比廷高了快一個頭(廷大約130公分),雖然沒有仙姑高,小男孩見我們走來,突然站起來跟我說:
 
「袋子有橘子,給我。」同時還把手伸個老長: 

仙姑定定的看了他一眼,沒搭理他也沒說話,將我的兩個寶寶拉近身邊往前走。但是男孩竟起身繼續跟著我,還大聲說:橘子給我我要吃。Shoot,老娘夠高沒在怕的啦!我忙拉著小孩走近老公身邊,同時不太高興的跟老公說這件事,男孩才作罷走開。老公笑我太小題大作,他想吃橘子就給他唄。可是情境我很不爽,明明橘子放在袋子的下層,他還看的那麼清楚,仙姑的近視有一千度,小鬼的視力太好,我不高興。事後想想,我若給了他橘子,我心裡會更嘔,頗感欣慰自己當時就是不拿給他。
 
暗器篇
景區表演完畢後,離開的人潮洶湧,五一假期很多小孩出來玩,很多人手上拿著紀念品。我不願買給廷與翔,因為都在我的危險物品清單中:寶劍/長茅/有尖端物。然而,處處都有死小孩,不管路上很擠,硬是拿著這些會刺人的東西揮舞,廷的高度很尷尬,很容易被打到或刺到。仙姑發現根本喊不勝喊,所以我拿起手中的袋子,看到小孩的劍不長眼揮過來,我就把他的劍打回去,然後和顏悅色的配音:好險,差一點刺到廷的眼睛了。頗感欣慰的是:難得手腳靈活擋住四面八方的暗器,而且我覺得自己的配音配的很好,這樣保護到自己的小孩也不至於得罪別人的爸媽。
 
翔翔篇
翔翔心機重,我很早就發覺了,明明是翔先動手欺負姊姊,可是翔會演轉一圈半跌坐地上,雙手撐著放聲痛哭,開玩笑,這一招對老娘沒用啦,可是老公還蠻容易被唬的。爬山時,老公就常常被唬弄,翔常替自己找要搭老公人肉轎子的理由:
 
『偶還小,會跌到喔。』老公乖乖的將翔抱起。 

『我爬不上去,』老公果然相信,抱起來了。 

『下樓梯好危險。偶怕怕,嗚嗚嗚~~~』老公又屈服了。 

翔一搭上人肉轎子,馬上破涕為笑,精神百倍的幫爸爸配爬山氣喘吁吁的聲音,老公有點哭笑不得:爬也是我在爬,不要幫我配音啦!翔翔覺得自己還是要幫爸爸加油,於是開始唱歌。老公真正體悟翔在演戲,是發現翔會跑過來牽我,開玩笑,這就不危險不疲倦爬的上去了。後來我們爬山,老公終於體認:應該要保留力氣,真正險峻的路段再抱他走。於是我先牽著翔,因為翔不會爐我抱他,若他真的哭喊要抱抱,我會叫他去找老公,於是,老公會走快些,這追著要抱抱的過程中,又是好一段路程了。頗感欣慰的是:老公終於認清翔翔聰明的本質,回家後的教育過程,他可以鐵了心,不會再說:還是嬰兒唄。 

廷廷篇
在靈巖景區等飛渡表演時,我們提前了約半小時抵達,找了一處石椅,一家人坐剛剛好。老公起身晃晃,仙姑未雨綢繆,母子三人坐的開些,還用袋子填住我跟小孩間的空隙,幫老公留位置啊。突然轉頭過去,廷坐的那一頭,有位穿拖鞋的大嬸硬是將屁股挪上了石椅的10公分小邊邊,大嬸真厲害,穿塑膠拖鞋來爬山,而且卡位角度取的真好,背面進攻,廷被她擠了進來,見到大嬸抱著小女孩,會走路的那種年紀,沒關係大家一起坐。大嬸成功坐下後,硬是把小女孩擠在她跟廷的中間,廷皺了下眉頭,不願意跟小女孩靠太近。廷默默的離開她一些。可是,要坐椅子就算了,小女孩竟伸手開始摸廷,小女孩手是黑的,廷臉色大變,是可忍孰不可忍,仙姑正考慮要不要跟廷換位置,只見廷默默的拿起我裝零食的袋子,穩穩當當的擋在她跟小女孩的中間,保護了自己的肌膚。仙姑看著廷:露出欣慰的微笑。寶貝,妳真聰明,妥當的化解了自己討厭的情形。這是出門玩這麼多天,我最感欣慰的時刻。

小孩不是天使,小孩只是白紙,需要教育。出淤泥而不染的只有蓮花,少有人類。廷廷與翔翔,媽咪愛妳們,不是因為妳們是天使,是因為妳們是我生的,但若出現死小孩的行為,我一定變身好好教育妳們。


    全站熱搜

    Mei-wen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6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