連綿不盡的上坡階梯開始出現,我心裡很鎮定,慢慢走總有走完的時候,沒有跟上隊伍的壓力。我在心中默數數字,慢走一百階就休息,當年一次大約只能走20階,主要是找到自己平穩的呼吸與移動的速度,我有點開心的告訴老公:老娘如今一次可以走一百階了。廷小孩發現有新秘訣,也想試試用我的步調數數字走階梯,沒一下子她就表示走這麼慢反而超累的,於是她又叮叮咚咚的走上去了,爬山果然要找自己的呼吸與頻率。 

果然出現很長的上坡階梯。罷了,遲早要出現的啦。 



小孩走著階梯也是會累的,翔先宣佈自己累,坐下來休息後,從自己的背包中翻出了哨子,這是上次走徽杭古道,主辦單位準備的備品。翔開始一邊走路一邊吹哨子,他說學校老師都這樣指揮小朋友,隨著哨聲響起,小男孩氣力又源源不斷,可是我覺得哨聲好吵喔,沒有其他遊客的竹林,都沒有幽靜的氣氛了。翔不只走路吹哨子,停下來也吹哨子,滿山回盪著逼逼逼逼逼,終於會合後,翔還邀功:媽媽我在幫妳加油。我告訴小孩:媽媽會努力的,可以少吹一點哨子嗎?又是另一次的會合,哨音繼續響起,翔說:媽媽聽到哨子就不會走錯路了。呃,其實只有一條路啦! 

路面繼續出現里程數,我覺得每一百公尺都隔很遠。 

IMG_8204 IMG_8206

小孩累了 



姊姊過去餵弟弟喝水,如此和樂,老公與相機同時震驚。 

IMG_8210 IMG_8211

路面標示六百米出現 



石版路變為木階梯,小孩一馬當先,親娘繼續殿後。

IMG_8216 IMG_8214

石版路變為木板路後,上升速度更快,我還是繼續單調的數著數字,重複單調的動作感覺腦袋可以放空,山間水氣很重,階梯越走高度越高,附近山頭都籠著霧氣,風景很美。木階梯變成類似螺旋梯的形式,我想應該快到頂點了,此時聽到頭上傳來小孩的聲音:媽媽加油,快到終點了。我們走上山的路見到標示960米就登頂,另一條路則是要1200米。吳越第一峰的頂上有個茶室,觀景望遠鏡,還有掛鎖處。可是頂峰上大蟲子很多,又因為水氣重,蟲子飛不高,一直出現在視線可及之處。因此我們沒有在上面多作停留。若是沒有大蟲子的干擾,這裡登高望遠的景緻很不錯。
 
遠眺山景,頗為美麗。 



小孩幫落後在腳下的母親加油 



我們走的這條路約是走960米登頂 



吳越第一峰上面的建築物 

IMG_8250 IMG_8246

我沒打算掛鎖,只有合照。小孩則是對望遠鏡很有興趣。

IMG_8256 IMG_8252

開始進入下山路徑,不同於剛剛的清幽,團體遊客都從這邊上來。廷繼續腳步輕快,翔則說自己會害怕,雖然這裡高度不算太高,木階梯隨著腳步出現微微彈動,簡而言之有點晃,翔覺得很緊張。因此緊抓住我的手,廷一直嫌棄我們走太慢,連下山都慢慢走,我ㄧ邊叫翔不要害怕,一邊叫廷不要走太快。這段刺激的木階梯也不會走太久,變成石階梯後,踏實穩當的感覺就讓翔安心了。 

翔難得露出怯生生的神情 



回頭看剛剛走下來的階梯,也算懸空棧道。我心想:你們還嫌三清山的棧道走起來不夠刺激,今天就來個刺激的棧道了。



今天路面全程沒有乾燥過,下山階梯我走的小心翼翼,徽杭古道滑倒的印象記憶猶新,短期內不想重溫。我招呼廷小心走,老公請牽住翔,接著我聽到一聲驚呼:老公跟翔滑倒了!素稱身手矯健的老公也會滑倒?雖然我沒有目擊滑倒的過程,只有看到滑倒的結果,老公一邊爬起來一邊抱怨翔的拉力太大,害他重心不平衡滑倒,我問兩人感覺有沒有受傷?呃,可能有心理創傷,沒關係啦,老娘都在許多認識的人前面滑倒,而且是滑在泥土上沾了泥巴。老公拒絕再跟翔牽手,所以小男孩過來跟我牽手,吼,拉力還真大,不過翔跟著我走有稍稍收斂一下步伐,而且很妙的,前一秒才精神抖擻的拉著走,後一秒小男孩就說需要休息。這一天走下來也是會疲倦的,翔開始說自己累了,就蹲在路邊休息,廷的狀況還好,路邊不時出現的竹簡詩篇引起她的興趣。廷走的稍微前面些,她會留心鞦韆的出現,然後招呼弟弟一起坐上去,鞦韆可以歇腳兼具娛樂功用,小孩歇腳時我們就在旁邊等候,其實我也累了,回家後才看照片知道我們有經過竹劈石,對於這個景象我一點印象都沒有。我們走下山的路經過長壽園區,這裡人聲鼎沸,而且這裡是一些旅行團的折返點了。 

走路很疲倦的小孩 



我根本不記得有經過竹劈石 



還好路邊會出現鞦韆與竹簡詩篇 

IMG_8281 IMG_8283

長壽園區

IMG_8289 IMG_8291

IMG_8290 IMG_8293

回程路上讓小孩餵了鳥兒,雨勢漸大,剛剛一直叫餓的那隻鵝躲雨去了,老公小孩只好餵鴿子。當我們經過靜湖時,豆大的雨水讓我們全部穿上雨衣,今天在這裡走了五個鐘頭,空氣一直沒有乾過,飄雨霧氣下小雨下大雨,上車時我發現翔的上衣都濕透了,我讓他脫去上衣,穿上長外套,沒一會兒小孩就睡著了,因此我們踏上往蘇州的歸程,想說應該兩個小時可以到吧。
 
小孩對南山竹海的回憶可能集中在這裡 

IMG_8307 IMG_8301

IMG_8305 IMG_8300

正要離開時下起大雨了 



我們順利的回到寧航高速,接著要往無錫接錫宜高速,我們看到路標往無錫,旁邊是數字,沒有標明是高速公路,老公決定往前開,越開越不對,好像要開到浙江了。老公看到宜興休息站將要出現,說應該沒有走錯路,因為早上也停過這裡,我看了一下,發現沒有那個雕像,明明早上停的休息站有個高字。老公決定加油,順便請問加油站小哥,他說我們過頭了,前方有收費站,可以在那裡迴轉。我們想果然要先出高速公路再開回來吧。結果前方出現的收費站,是跨省的那種收費站,我們即將由江蘇省進入浙江省。我嘟噥:跨省收費站怎麼回轉啊?然後我看到中間路檔有缺口,我叫老公當機立斷迴轉,老公不可置信:可是這是高速公路耶!雖然如此,他還是迴轉了,於是乎我們終於走上回家的道路。老公心裡應該內疚,倒不是過路費的問題,若是乖乖的付錢換成浙江省的收費卡,更是沒有轉圜餘地,如此只好一路往湖州開去,回到家不知道是幾點鐘了。於是乎里程數暴增了80公里,不過過路費跟早上一樣啦。 

我就說早上一開始就覺得沒有安全感啊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Mei-wen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