因為大雨老公打消走步道的念頭,我們直奔九份黃金博物館,大家在車上稍事整理,翔換上乾衣服,我還沒來的及檢查完全,先專心幫老公認路。從九份老街到黃金博物館,感覺是一會兒上坡一會兒下坡,可能下坡多些,我們看到有車子選擇路邊停車,天雨路滑霧氣重,路邊停車有擦傷風險,然後我們看到P的標識,可是不讓車進去,我們開過黃金博物館的門口,順著P的指標又往前開,可是感覺很不妥,待會兒要這樣走上來嗎?感覺超過一公里了。老公覺得這樣下去不是辦法,因此我們迴轉了,迴轉在一個上坡道,有輛否否舉棋不定,斜卡著一會兒往左一會兒往右,饒是如此,大家還是都沒按喇叭。否否終於讓路後,我發現這方向有另個P的指標,這個距離可以接受,轉入岔路找到停車場,計次收費台幣100元。我請問這樣走到博物館要多久?服務人員說三分鐘。實際上我們穿過民宅邊斜坡走上階梯,階梯頗陡窄,簡直跟泰山有拼,要心肺功能很強的人才能連走三分鐘吧。我真的覺得當年我爬上泰山是被外星人附身了。回家候我看了黃金博物館的停車訊息,我們停放的地方是私人收費停車場,車行距離400公尺,步行50公尺;另一個免費停車場還要繼續往下開,車行距離兩公里,步行700公尺,車行距離與步行距離一比可以推側坡度,兩個都是很陡的樓梯直接爬上去。 

我不死心的想照階梯,真的走的上氣不接下氣,連照相都手震了。



終於進入有屋簷的走道,我們鬆了一口氣,看來是錯落各處的屋舍,行進間也是需要撐傘的。經過走廊後先抵達遊客中心,這裡的走道屋舍都有濃濃的日本風情,我們進去時服務人員友善的問好,老公發現旁邊放著黃金博物館簡介,服務人員特別出聲提醒:先生,那是日文版的。我請問服務人員要買門票嗎?服務人員表示博物館自由參觀不用收費,僅有淘金體驗與本山五坑參觀要付費,淘金體驗需收材料費100元,本山五坑需收費50元。老公聽到付費想直接略過,廷與翔應該會喜歡淘金,我特別請問一下是隨到隨淘嗎?淘金體驗有梯次時間,以我們抵達的時間來說,下午一點半會有一場,場地在黃金館樓上,參觀過後抵達三樓才是淘金場地,現場在購票即可。我問清楚狀況後謝謝人家。在服務人員的解說下,這兩個付費活動讓我們覺得很物超所值不虛此行,只是回家後我發現老公拿的簡介還是日文版的。吼,我不懂日文說,大約只看的懂營業時間:
週一至週五 上午九時三十分至下午五時
週六及周日 上午九時三十分至下午六時
休館日應是每月第一個星期一 

走入有屋簷的走廊 



黃金博物館園區的地圖 



翔在遊客中心想照相



我們進入遊客中心是12:50,小孩催促老公快走進去以免錯過淘金體驗時間,老公雖然沒明說,我猜他想用拖字訣,我們先在霧中經過四連棟,這是四棟連在一起木製建築,老公約我們進去逛逛,廷與翔口徑一致的說先去黃金館,我們來到岔路,右手邊是爬樓梯,前方是平路,廷自己看路標說爬樓梯吧,我們來到一堆日式房舍聚集的地方,突然感覺有點茫然,覺得闖進古代,老公說前方有特展,我們經過一處有遮蔽有坐位的廣場,一群青年男女在吃便當,我覺得自己很幸運,趕在10:40吃過好吃的牛肉麵。這裡的二樓有日本採礦時代的特展,展區不大,志工人員很熱心,馬上招呼廷與翔去玩感應式螢幕,揮手後會有櫻花片片舞落。我聽著她的解說,當時日本公司投資九份採金礦,因此整個將這裡建設成城鎮,種植了大量的山櫻花,我想季節對的時候一定很美。廷與翔發現這裡沒有淘金體驗,我請小孩自己請問志工人員,我跟著記路:穿過前方廣場後右轉經過房舍間小路,抵達一個路標區後右轉上階梯,直直走就會抵達黃金館。我當時以120%的專注力記下指示,剛走過廣場大家就擔心怎麼走,我很堅定的說出剛剛的通關密語,我們先經過本山五坑售票處,老公本來想先買票來這裡逛,可是小孩期待著淘金咧,我們繼續往前走,紛飛細雨中我們終於抵達黃金館。
黃金博物館園區目前變成薄霧館園區。



雖然我事先對小孩強調不會金碧輝煌,黃金館入館處還真是金碧輝煌:長河淌淌,爍爍流金;接著一路開始展是黃金礦業相關介紹,我們後方湧入團體旅客,一路被人潮推著前進,順著路線上去二樓,上樓梯時我碰到翔的包包,整個觸感不對,怎麼有種ㄉㄨㄞ ㄉㄨㄞ的感覺?我伸手進去檢查,翔的後揹包變成水球,揹包本是防水材質照說不會如此,可是方才在九份老街要上車的那段豪雨路中,老公跟翔一起撐傘時,翔的包包露在傘外,而且包包拉鍊沒有關好,這是小男孩不經意的個性使然,我馬上想找洗手間倒掉裏面的水,可惡,舉目四望根本沒有,我不可能直接將水倒在博物館地上,天殺的包包裏面還有零食糖果,雖然包裝完整,可是黃金糖在黃金博物館泡水害我渾身不自在,我找到翔揹包的夾層是乾的,先丟紙手帕進去,將零食糖果移好位置,再丟幾張紙手帕進去水患重災區。接著我檢查廷的包包,女孩兒的包包只有外層微濕裏面乾爽,一方面我跟廷一起撐傘,揹包拉鍊嚴嚴密密的拉好,事實上女孩兒神經兮兮重視包包拉鍊要關緊,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問我包包拉鍊有沒有關好;反而是我的背包有點小災情。我一路關心揹包水患狀況,二樓展場之於我如浮光掠影,終於看到金塊時我回神了,金塊被嚴密的保護在箱中,兩側開洞可以進去摸,廷與翔自然摸到金塊了。 

長河淌淌,爍爍流金 



廷可能有出力抬抬金塊 



翔也可能有出力抬抬金塊


    全站熱搜

    Mei-wen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