還是不知名的友人 說:
夫人,聽說駙馬辦公室抽屜中搜出大批禮卷……

吳小珍夫人 說:
難不成你以為我偷放的啊?

吳小珍夫人 說:
ㄎㄎㄎ,所以我真的只有買四萬元禮卷,其他的都是駙馬孝敬的。

吳小珍夫人 說:
如此便可解釋傳說中的超額消費。

還是不知名的友人 說:
夫人您思慮綿密,但關於公主……

吳小珍夫人 說:
何事不妥?

還是不知名的友人 說:
一說公主駙馬耳光開戰,公主產檢形單影隻,又說公主憂鬱食難下嚥;

吳小珍夫人 說:
賺人熱淚苦情劇啊!

還是不知名的友人 說:
總覺得風聲似有矛盾之處,

吳小珍夫人 說:
此話怎解?

還是不知名的友人 說:
若真感情糟,眼不見為妙,駙馬入獄好,如何憂鬱到?

吳小珍夫人 說:
這倒需琢磨琢磨。

吳小珍夫人 說:
吾女心直口快,若遭傳喚,保不準出亂子。

吳小珍夫人 說:
還是必須強調感情不睦,因而公主全然不知駙馬事由。

還是不知名的友人 說:
公主肯依嗎?

吳小珍夫人 說:
女兒我生的我負責開釋。娘親會照顧女婿的啦,總不能讓他轉汙點證人咬岳母吧。

全站熱搜

Mei-wen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