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從小是高個子,說好聽是高個子,說直接是大隻佬。這是基因注定,家族成員平均身高在台灣算很高。我到小學六年級便長到170公分,還好長完了。個頭高,使我的童年歲月/學校生活不太愉快。
 
老師有既定印象,覺得高個子身手矯健,no no no,想像1.6的引擎裝在3.0的車殼上,根本是起步遲鈍動作緩慢。
『妳腿那麼長怎麼跑的那麼慢?』100公尺要20多秒才跑的到。老師搖搖頭不可思議的講著:
『妳離籃框比較近怎麼反而丟不準?』就是對不準啊,而且球丟過來我躲不開接不住。
以上都不是老師壞心眼,是教過我的老師共同疑問。我還記得每回體育課前都會胃痛。還好當年升學主義掛帥,體育課常有機會被借去考試,而且我衷心期望這件事發生,整班的哀嚎聲中我內心偷偷歡喜著,寧可考試挨打也不想跑步丟球。 

教室外的生活不愉快,教室內的生活也有困擾:上課時我一定坐最後一排,記得小學班上是54個同學,有六排七列,看黑板很吃力,我的視力又不好,整個求學過程中累積了千度近視,呃,電視沒看多但是漫畫看很多也是原因。高中時可以自選座位,我迫不急待要求第一排,看黑板好輕鬆,老師的表情看的好清楚,這是我從小的夢想。 

教室內外都有崎嶇,會受傷的卻是同儕反應。我動作遲緩不順暢,很容易撞到桌子椅子,於是就會有同學說:
『妳撞壞東西了要賠喔。』當時我身上也很痛,但是更擔心桌椅損傷。
『妳撞我害我骨折要去住院了。』我心中很難受可是無語反駁,尤其同學表演撞到我會反彈到牆壁上時,我覺得眼睛很熱。
最過分的一次是,班上男同學在聊以後想娶班上的哪位女同學時,有人提到我,一位男同學搖搖頭說:
『但是我擔心會被她壓死。』這是小學四年級時的話題。
以上這些話,我當年都不知如何回應,藤蔓有刺在心上,於是我恐懼損害週遭人事物。高個子通常要擦最高的窗戶,小學教室在二樓,要爬上窗台,外面是螺絲鬆脫生鏽不牢的護欄。我不怕高,比較怕自己太大隻把窗台壓垮,我想著:摔下去就算了,公物損害比較丟臉。 

因為長得太快太高,我很早就進入購衣尷尬年齡,買衣服有困難,袖長肩寬不對,買褲子更麻煩,買褲子常常要帶著羞愧的心情說:請直接拿XL的給我試穿。不然有更大的也可以。買鞋子更常是噩夢一場,直接拿最大號的,往往還不能穿,面對小姐抱歉的臉龐,我心中羞愧的想去撞牆。灰姑娘的故事中,壞心姊姊把腳切小來穿玻璃鞋,我腦中不是沒出現過這種想法。 

個頭高看起來會超齡,我小學五年級時,來訪的客人問說:讀哪所大學?當時很傷心,覺得自己看起來很老。其實應該開心的,客人算有禮貌,至少是問讀哪所大學,不是問在哪家工廠作工。高個子裝柔弱一點都不像,所以不能奴役別人幫我做事。還有因為長得太大隻,我覺得自己很醜,很不喜歡鏡子中得自己。高挑修長?別傻了,即使我的體重是標準健康體重,看起來仍是大隻魁武。天殺的誰知道我好想當一般身高的女孩子,嬌小一些會更好。我小時候幻想三個願望,第一個願望是要矮五公分。放眼望去我跟大家太不一樣,所以我故意縮著身子,就是駝背,這樣可以矮一點。我覺得自己好大好醜像怪物,當時沒有可愛的怪物史瑞克。在我的求學過程中,覺得以後一定嫁不出去,所以要靠自己有一番事業當女強人養自己,於是認真念書,自小成績都還不錯。一些揪心事,日子拉長後說不定是另一種幸運。 

然後,我的人生開始跟我小時候想的不一樣了:1995年認識老公,我終於也交男朋友了,1996拿掉厚重的千度眼鏡,感謝雙週拋的發明,我戴上後覺得舒服自然。1997年畢業,找到第一份工作時,當時我對自己的身高已經比較自在,更妙的是,敝部門跟我同期進來的共計三位新人,我竟然是其中最矮的。可是有同事喊說:天啊!妳才24歲?我以為妳已經30好幾了。所幸1998年開始讓Ben剪頭髮,剪去留了七年的長髮,短髮造型使我看起來才像本來的年紀。1999年對我是很重要的一年,我到了美國,每天過邊境到墨西哥上班。在這裡我的身高是很稀鬆平常的,我的同事,個個都是俊男美女,男生隨便哪一個都像瑞奇馬汀安立奎,女生很多深邃眼睛立體輪廓,大胸部水蛇腰翹屁股拉丁美女。被拉丁帥哥美女環繞的我,卻不會自慚形穢,拉丁美女的體型變化非常快,結婚+10,生一個小孩+10,有一些拉丁同事因為宗教因素不避孕或墮胎,數學也沒算好,早早未婚當了媽咪,臉孔美麗如昔,身材一去不復返。我老氣的度過童年,婚後卻變成加州南方與墨西哥的年輕東方臉龐。童年是身材太巨大的怪物,懷廷時卻是拉丁同事說的看不出來,懷胎十月看著一屋子的拉丁帥哥美女,覺得真是最好的胎教。 

在美國逛街買衣服很輕鬆愉快,美國人的平均體型比我更大,我一定是先拿S號的,M號非常可能太寬鬆,不然XS也可以試試。買褲子更開心,褲長Regular即可。我還買了一件褲長Long,牛仔褲要折兩折才不會拖地,折褲管真開心。進賭場常被驗證件,要證明我已成年,快30歲的我被驗證件很欣喜,雖然我們有鄰居是快40歲也被驗證件啦。 

第一個新城市生活了四年,最大的收穫是在自我認知上:
漸漸的相信自己的身材不奇怪,我可能算高個子,但不是大隻佬。
漸漸的知道自己不醜,即使不是大美女。
漸漸的決定要勇敢說真心話,以合適的方式。對於不舒服的心頭刺,要找辦法處理,特別被言語傷到時,要盡量找方式反擊。只能講盡量,假如是利害關係人,那還是先孬著放空傻笑好了。 

我可以正視鏡子中的自己,反正我是跟蕾絲邊澎澎裙短版上衣無緣的,當我是高個子少女時也很心動,可惜這款會使我像金剛芭比。我適合簡單花色,簡單剪裁,長版上衣。不能走princess路線,但是可以走aunt mean路線。耍賤也是很有樂趣的。 

來到蘇州,這裡的女生體型嬌小,於是我又常買不到鞋子長褲了,現在我可以對辛勤奔波倉庫找最大尺寸還沒賣成的店員說聲謝謝,內心不感到一絲羞愧。因為我在另一個城市,通常穿S號的。每個人體型不同而已。真的,長的高不一定比較愉快,不用羨慕高個子的:
嬌小比較好買衣服,樣式變化也多,很多柔美夢幻款要嬌小女生穿起來才好看。
嬌小比較好買鞋子,還可以穿高跟鞋,修飾腿部線條,隨心所欲增加高度。
嬌小看起來比較年輕的,不用逼小孩叫妳姐姐看起來也會像姐姐。 

我娘把我們照顧得很好,可是成長過程中,還是有如鯁在喉的地方,當時的不快說不明白。因為身高而存在的青澀回憶,如今能寫出來自己看了也會笑了。 

世界很大,出去生活試看看。 

耶誕節完成這篇文章心情很好。

全站熱搜

Mei-wen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8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