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娘生了五個小孩,我是長女,還是全家族此輩分的第一個嬰兒。長女必穿新衣嗎?no no no,嬰兒時期沒記憶,自有記憶來,我就常接收舊衣服,而且不是童裝,我到小學六年級就長滿170cm,竄高的速度讓我媽傷透腦筋,衣服的汰換率之高,真是完全不珍惜資源。於是接收大人的衣服,阿嬤甚至阿祖的衣服也會穿。我家長輩都很愛惜衣服,而且她們喜愛簡單花色,不見紅玫瑰艷牡丹,那個年代用的料子質地都好,我心中還竊喜著:應該是比較疼我,才會把衣服送我。念大學時,阿嬤給了我件濃橘色的外套,我還是很開心的穿去上學。我對顏色樣式都沒意見,而且會欣賞,只有一點小小的抱怨:為什麼外套都要加墊肩?買新衣服很開心,穿上家人給的舊衣服,身體與心理都很溫暖。不過新衣服也是沒少買過啦。
 
婚後跟老公來到加州沙漠小鎮,我們第一個家在El Centro,一開始很克難,初來乍到的,要去哪買東西也沒個底。我們住的是兩房一廳的apartment,不是獨棟的house,家具全新品貴的嚇人,於是臥室床架床墊都是買進二手貨,沙發是買舊的,我還記得是淺綠色的兩人坐布沙發,沙發與電視間放著茶几,也是舊品,桌腳還會搖晃,記得那乳白色的木質曲線外框,桌面是玻璃,散著一種古典可愛的味道,沙發旁小邊桌還是用硬紙箱。我的新婚新家雖然滿屋子的舊品,可是不覺得淒愴,這些舊品外觀都不錯耶,即使是紙箱當桌子用,我還是選了大小與花色皆適宜的布蓋著垂地,我記得是淺咖啡色動物圖案的,一屋子看起來,雖不是光鮮亮麗,也是溫馨舒適。公寓的標準配備有雙衛浴,walk-in closet,瓦斯爐一組四個,開放式廚房,下方是大烤箱,有多大咧?可以演烤小孩。一個水槽,一個瀝乾槽,水槽還有攪碎裝置,所以菜渣不用清乾淨,直接倒入水槽,絞碎就會沖下去。更令我念念不忘的,是水槽下方的洗碗機,呵呵呵,我也渡過兩個杯子就動洗碗機的奢華生活喔。家中沒有洗衣機,因為我也要上班,週末提著整週大籃的衣服到洗衣房,投quarter洗衣服。走去洗衣房的途中,會經過游泳池與,Jakuzi,一個城市一種生活方式。想到當年被舊品圍繞的屋子,不會心酸耶,有種特別的懷念感。
 
當時我跟老公一個主要的假日消遣,就是開車去San Diego逛swap-meet,這是在體育館旁邊的一個露天市集,可以稱之為跳蚤市場,一個一個的小攤位,新品舊品都有,我買過:
espresso咖啡機(還在我家櫃子裡)
水晶掛飾(我掛了太陽與月亮在台灣的家中,午後陽光穿過,會在地面浮現七彩)
新鮮蔓越莓,就現場吃掉了。
望遠鏡,老公出門時帶著玩的。
模型車(現在是翔的玩具了)
還有很多記不住了的雜七雜八的東西。但我記得一個畫面,一位優雅的銀髮婦人整理好好的布娃娃,整齊的擺著,她自己坐在陽光下慢慢打毛線,銀髮被陽光照的發亮。她是位冷調的老太太,因為布娃娃們的狀況非常好,於是我向她買了兔子娃娃。說真的,我還很少在向陌生人買舊品娃娃,總是會聯想到殺人恰吉或是日本娃娃頭髮會變長的傳說。
 
從沙漠回到台灣,我還是會在網路上搜尋舊品,特別有了小孩後,拍賣網站常有媽媽將穿不著的小孩衣服拿出拍賣,我也尋到很多物超所值的東西。來到蘇州,除了福九善日本二手商品店之外,最近又新開了一家台灣二手商品店,很是令我開心。我的舊品記憶陽光很多,這是我的幸運,即使是阿祖的衣服,也不是龍鳳豔麗款;我待的環境,對於使用保養合宜的舊品,是不帶一絲輕蔑意涵的愛惜,於是我可以跳脫新舊看美麗。然而成長經驗不一,自然有人的舊品記憶是灰暗不愉快的,不是每個人都願意接受舊品,一物一種美,千萬別勉強。 

自然我也愛新衣新包新鞋新物的,只是也享受在舊物中尋寶的樂趣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Mei-wen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6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