周六下午看完靈岩景區的飛渡表演,所有團體一致向出口移動。此時約下午三點多,大部份的遊覽車便往外面開去,我們則往下一個景點大龍湫移動。這段山路我們記得的,上回來訪大龍湫,景區位於深山處,山路一路爬坡,道路不寬,車輛很多不守規則,轎車會車就很辛苦。今天路況順暢,可是,我們這輛大遊覽車要跟對面的大遊覽車會車,大家屏氣凝神,聽見樹枝刮過整排車窗的聲音,成功經過,老公讚美司機技術精湛時,我說出了更驚人的事實:
「而且剛剛路邊還有位正在走路的老婆婆。」
於是讚美變成驚歎了。
 
大龍湫地區三月一樣缺水中,不過山峰聳立,各個面向還是有不同的美景。而且我最喜歡大龍湫的是上坡路很少,慢慢走很舒服。走到終點是目前沒有瀑布感覺的水潭,其實抬頭往上仍可以看見瀑布,可是大龍湫太高,落到地面時水花發散像不存在。 

這個山坡不用想像就很像啄木鳥 


小孩還是想摸水 


大龍湫所在的山谷很美麗 


山裡到下午四五點就開始變陰天,我們離開後先去吃晚餐,天黑的很快,感覺像電燈被關掉的速度。吃過晚餐後還有靈峰夜景的行程,靈峰的諸多山峰,在月色的籠罩下,會有跟白天不同的景致,我們下車時發現,來看夜景的遊客爆多,隨時有被沖散的危險,導游帶著我們一個一個解釋,要發揮想像力,而且還要講究角度,地上常會出現一條螢光線,導遊便指揮我們背對山峰,站在螢光線上,身體往後仰九十度看,如此才會看出山峰像誰。吼,我彎一次之後就覺得太累了,於是開始放空,畢竟前一晚沒睡好,今天搭了很久的車,可是我家小孩卻是興致勃勃,翔完全沒有身體不適的感覺。其實玩了那麼多地方,我是頭一次遇到山景有夜遊訴求的,可惜我真的疲倦了無福消受。
 
上車後要去今晚下榻的住所,靈峰景區外頭的街道晚上非常熱鬧,往我們旅館的路整個堵住,很多遊覽車不規則的排列著。等了快20分鐘後,導遊估計堵車很難紓解,建議大家走過去旅館,其實我不討厭走路的,可是,這段路是上坡,而且翔又要抱抱,於是我只好提著行李,行李包包還是比翔輕很多,一路感覺手快廢了,其實一家出遊,老公抱小孩,老婆負責拿大小包的,應該不是苦命阿信媳婦,小孩真的太重了。越往前走,越是嘖嘖稱奇,因為車子堵法真是毫無邏輯可言,不知要怎樣開才能堵成這樣,正向堵逆向堵斜邊堵,多了些縫隙就會安插了小車堵,還有司機就在車頭對看著。我們住的旅社叫作凱悅,在這斜坡的最上端。進去之後,我馬上把行李丟在地上。正在深呼吸調氣時,聽到房間有五樓的,而且,絕對沒有電梯,我擔心的等著,還好我們在二樓。進去房間之後,一家都很累,記得九點就睡了,沉沉的睡了一陣,覺得自己睡了很久,我看了一下錶,晚上12點整,然後,翔就開始整我了,腳痠/牽手/夢話/踢被子,媽媽的本能就是會醒過來,老公跟廷到是不受影響。 

周日早上我記得是八點吃早餐,八點半出發,於是七點半起床,我一定要喝咖啡:請老公煮熱水,我帶了西雅圖無糖重烘培還有咖啡黃糖,老公說找不到糖,我有點火的過去看,天!我把隨身包咖啡粉當成咖啡黃糖帶出門了,沒關係,至少還是咖啡,可是,怎麼七點四十五分,怎麼門外就這麼熱鬧,老公出去確認,原來是八點就要出發去外面吃早餐,我家小鬼還沒起床,我還穿著睡衣,馬上分配工作:
「老公你負責幫小鬼穿衣服,我來收行李,放心,老娘十分鐘就可以搞定。」
七點五十五分,搞定行李,我決定放棄咖啡,臉色太差需要化妝。八點整,不捨的看了咖啡一眼,出門上車去。還好我們沒有墊底,另一位同事跟我們一樣,以為是八點半出發,於是起早跑去郵局等開門,要買雁蕩地區當地限定的郵票。我心中想,剛剛好像可以把咖啡裝在塑膠袋中帶下來喝,可是真的會醜耶,老公則是對買郵票很有興致,特別看到限定郵票本人後,發現是一本裝訂精美的風景照片,可是同事買的很辛苦,因為用手機通知他之後,他是用跑步跑回上坡路的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Mei-wen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