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明假期臨安兩天一夜遊,我一直沒有踏實感,可能因為氣象預報,也可能因為老公上週腳痛。老婆強力灌水政策下,老公疼痛復原;我遲遲未整理行囊,總覺得還有事要發生。一直到週四,突然驚覺這樣下去不是辦法,預感有可能準或不準,但登山若沒有肉乾當午餐,絕對是很糟的事情。於是週四一早,我衝去美羅買健行最重要的補給品,週五下午,確定老公沒改變心意,我才開始整理行李。
 
周五晚上,廷小孩順利寫好功課,我備好爬山食物,行李打點妥當,老公下班後帶小孩去買好零食。臨睡前,老公愛唸症發作:明天天氣預報下雨,那這樣還要去嗎?明天要幾點出發?七點會不會太早?先去太湖源還是天目山?吼,好愛唸好愛唸好愛唸。我告訴他:七點起床差不多,不可能七點出發啦,而且我們每次出門還不是在等你,還好明天下雨,於是你不會想出門前先洗車。 

周六早上,一如平日時間起床。窗外霧氣很重,我們放好行李,小孩上車綁好安全帶,準時八點鐘出發,蘇嘉杭高速接滬杭高速轉杭徽高速抵達臨安。老公先歡說想繞遠路走申嘉杭高速公路,問題是,只有碰到申嘉湖高速,而且湖州在西邊,感覺一整個不對,我還是勸老公走原先知道的路。接著,一路開到杭州天氣依舊霧雨濛濛,老公又開始唸:這樣還要去嗎?吼,都快到一半了。於是乎,我告訴老公:不然現在改成去上海,我們去逛科博館好了。當然沒改道囉,我們照原訂計畫先到臨安再做打算。 

車子前座一直在碎碎唸,車子後座也沒安靜過。兩個小孩雖然被安全帶切實的綁著,和平時候可以玩遊戲,然後玩著玩著,說不準哪一方就會出現挑釁行為,接著兩個就開始吵架或打架,對,切實綁著安全帶還是可以打架。
我記得這是玩某種遊戲的時候,廷突然對翔說:
「抵敵,你露出馬腳了!」
『馬耳朵馬眼睛馬嘴巴。』翔就開始回嘴了:
「抵敵,露出馬腳是成語啦!」
『馬屁屁馬屁屁馬屁屁……』
然後兩個就會開始告狀,唱片跳針似的一直出現媽媽姊姊怎樣,媽媽弟弟怎樣;我現在了解,對告狀要充耳不聞,我若一直作公親排解紛爭,那早就暈車了。於是我盡量專心聽音樂,只留百分之十的注意力注意動靜:拌嘴沒關係,動手動腳就不行,文戲變武戲時我會提足中氣低吼,姊弟倆馬上見風轉舵同聲說:
「我們和好了,抱抱!」
『我們和好了,抱抱!』
姊弟綁著安全帶的相擁,宣示和平相處。基本上停戰協定不會維持太久,經過下一個休息站前,又有挑釁行為出現了。往好處想,姊弟鬥嘴是很需要體力的,因此,通常翔會先覺得累,宣佈自己要小睡一下,接著廷也睡了,然後,我們就可以寧靜的享受車內音樂了。 

我這次帶出門的CD,主力是Savage Garden。經典款愛歌:Truly Madly Deeply!而且這次更驚喜的發現,他們翻唱了Take on me.這兩首歌都有一些年代了,Truly Madly Deeply至少有十年,Take on me更早,原始歌曲好像是我國中時代就出來了。自蘇州開到臨安約三個鐘頭,小孩吵一吵之後就睡了,在心愛音樂的陪伴下,覺得坐車的時間還蠻享受的。

全站熱搜

Mei-wen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