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午一點半,我們回到杭徽高速公路,路標顯示:黃山市180公里。以正常車速計算,兩個小時內可以抵達黃山市,我已經詢問飯店人員,自屯溪交流道出口,一路直走便會抵達飯店。杭徽高速沿路車少,公路蜿蜒兩側山巒,早上堵車彷彿沒發生過。 

杭徽高速沿路車少 

你拍攝的 IMG_9245。

就這樣開著車感覺真好 

你拍攝的 IMG_9249。

然而筆直的道路,果然還有變數,人性不甘於順暢的旅途;老公覺得三點半抵達飯店略早,他想找個地方走走繞繞。我不置可否,方向盤在他手上。老公中意的是歙縣出口,可以去花山謎窟。於是,方向盤一轉,轉下高速公路。收費人員告知:花山謎窟還要開30公里。Oops,開到那裡還有時間繞嗎?進入省道,老公不知是真High還是裝High,一直說沿路景色真好,我當時放空來應對。放空中我瞥見摩托車超車而過,我們的的速度只有30公里,我們三人同聲說:被摩托車超車很丟臉耶。老公終於用比較正常的速度行駛,一路上沒有景區路標,我的原則是沒指標就直走。過了半個鐘頭多,突然經過一個不太顯眼的門面,竟是花山謎窟?考慮時間因素,今天進去應該會太趕,而且門票又貴。於是我們繼續向前開,路標顯示這是王村,老公表示:王村是到黃山市會經過的地方。
 
地圖上好像方向沒錯,可是路面情況越來越糟,先是柏油消失了,沒多久平坦也消失了,接著石頭一一出現了,後來路面漫起黃煙了。老公一開始心疼了一下車子,後來心思被更大的擔憂佔據了,我們對望了一下,想起出發前閱讀人家的文章,聽說偏遠地區有人佔路收取過路費,我迅速檢查了一下車鎖,廷與翔也很識相的安靜下來。我們來到個十字路口,左轉是死路,直走路太小,右轉上山路路況更糟,不管哪一條路都沒有柏油而是黃煙漫漫的石頭路。老公說需要問路,我說老娘沒膽,傳說民風強悍,不敢下車隨便問;突然我們發現一個小招牌,上面寫著公安,嗯,問公安應該比較安全,於是老公下車,我迅速鎖上車門,可是老公無奈的跑回來:裡面沒有人,只有孤伶伶的幾張椅子在。老公靈機一動,決定進加油站,加點小油順便問路,英明睿智的決定。加油站伯伯叫我們找到江,沿著江走就會進入黃山市。果然如傳聞所說,旅遊區與生活區的差距爆大,希望老公下次來這附近時,不用考察民情印證傳言了。
 
我們折回花山謎窟入口,剛剛有個三岔路,選擇有江水的另外一邊,果然往城市開去了。我的臉色不好,宣佈:老娘只會下高速公路到飯店,從市區過去不會喔。老公說他有黃山市地圖。然而地圖上根本沒標示飯店所在的迎賓大道,連杭徽高速的出口都沒有。廷小孩開始擔心:該不會天黑了我們還找不到飯店?於是我撥了飯店電話問路。接電話的小姐很有經驗,首先問我江是在我左手邊還是右手邊?一開始先叫我維持江在我的左手邊直走,可是,公安杯杯管制交通,叫我們右轉,經過醫院時我們停下來,這是明顯路標,我又跟飯店小姐詢問走法,醫院在我右手邊往前走,到一個購物中心左轉,左轉後到一個大的十字路口,十字路口右轉,右轉後再左轉,進入延安路後直走,看到華山賓館後右轉………,現場著急的情緒下,加上車多擁擠,真的壓力很大,我在紙上迅速寫下中繼點,重複給對方聽。接電話的小姐都安慰我:不要擔心,路很簡單的。後來終於經過華山賓館,我再次打電話去飯店,此時我們又回到江邊道路,接著只要經過國際大飯店,右轉圓環上橋,上橋過將後直走就會抵達飯店。下午四點半我們找到香茗飯店,繞路行程約是一個鐘頭。好心的各位會勸敗GPS,不過,我還頗沾沾自喜,或是自得其樂於迷路應變。於是我轉頭對老公說:若有一天你想拋棄我,人生一定會深陷迷路中。老公此時應該放空了。後來晚上我們要進入屯溪老街,我都信心滿滿的告訴老公:我告訴你怎麼走。 

當下明明有近路
老公就是要繞路
結果迷了很多路
此所謂執迷不悟
出門要仙姑指路
我家正妹於是說:姊夫這種症狀也不是這一兩天的事情了。

本篇是文章第九百號,我覺得九是我的幸運數字,該註明一下。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Mei-wen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