端午節假期,學校六日上課,週一到週三放假。公司沒有調班,老公六日放假,單放端午節週三。老公配合小孩作息,週一週二請假。小孩沒有覺得揪感心,廷與翔很愛計較的表示:爸爸可以連放五天實在太不公平了。老公這次真的有請假,可是卻說端午假期不想跑遠,我一直覺得他是反向操作,先說不想跑遠實在太累住宿太貴,然後突然轉念,我研判局勢演變應該是假日前幾天,老公突然心念一轉,任性要求小孩六日請假,然後更任性的許願去某個很遠的地方。
 
果然假期開始前幾天,老公開始碎碎唸:
『要不要殺去武夷山?那裏好像很厲害。』老娘已經查好武夷山的住宿,應該可以即時訂到合意的房間,看起來我會滿意。
『還是我們去北京啊?來大陸沒爬過長城好像說不過去!』廷在一旁也附和:對啊對啊來大陸怎麼可以沒爬過長城?!上次廷出現這個句型的時候,長城那兩個字是黃山。可是爬長城功課太多,除了訂房之外,還要訂車票,而且我們還沒想清楚在北京的移動方式,我決定提出我的方案:
「老公,我想再去爬一次黃山。乾脆第一天下午就走上山,睡飽飽之後,隔天就有力氣走西海大峽谷,然後再下山。」
老公沉默不語。 

機關算進,假期快開始前,我請老公講清楚:到底小孩要不要請假?到底我要不要訂房?而且再拖下去買不到肉乾卻要去深山怎麼辦?結果老公一本初衷,他真的不想跑遠,表示小孩放假的週一到周三,一天去南山竹海,一天去莫干山,還有一天就在家裡休息吧。我自然覺得震驚,老娘機關算盡,老公的熱血隨歲月降溫惹?我有點懷疑的問:真的去這兩個地方就可以了嗎?老公表示:其他方案太貴了。 

而且後來發現熱血也沒降溫啊,這兩處也不是什麼輕鬆的所在。 

週一去南山竹海,週二去莫干山,每日的路程都是四百有找,本來第一天應該是三百出頭,可是迷路迷的不亦樂乎,多跑了一些路。第一天的過路費來回共RMB130元,第二天的過路費共RMB155元。 

週一南山竹海 



07:55出門
10:45抵達南山竹海
13:30吳越第一峰登頂
15:45啟程回家
18:30谷川晚餐 

週二莫干山,老公說正在走山路的小孩真是朝氣蓬勃


 
08:40出門
11:30抵達莫干山
12:00蘆花蕩公園
13:36抵達怪石角
15:20劍池瀑布
16:30起程回家
19::30盧記晚餐 

老公開車時我一向擔任活體導航,然而這次我幾乎難以發揮看地圖的專長,老公把所有的地圖都送給有緣人了。我一路覺得巧婦難為無米之炊,突然想到當年自己的學科中,地理是最差的兩個學科之一,想不到今天會成為我家的認路高手。沒辦法,總要有人擔起責任來。第一天果然開錯不少路,第二天痛定思痛,晚上有做功課,用網路叫出地圖還有Driving Direction,因此第二天的路程順利很多。接連兩天爬山後,其實腳還是會酸,還好週三休息,當天我月事來,當天果然是喝紅酒休養的好日子。端午假期當天我們沒吃粽子沒看划龍舟,不過在輕鬆的休息中渡過,下午看到晚報寫著蘇州的龍舟競賽,外企胎胎們奪冠,突然有種好熱血的感覺喔,而且這些去划龍舟的胎胎們,手臂都練的真好看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Mei-wen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