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們在釣蝦場躲過熾熱的陽光,毫無收穫的一小時後,至少外面太陽威力減弱了,翔空手出來暗自神傷,老公鼓勵心情不好的翔:走,我們看船去。釣蝦場附近是宜蘭傳藝中心沒錯,可是我不確定有沒有船;我問老公要不要乾脆回冬山河親水公園?老公堅持要去傳藝中心。
 
上車後沒幾分鐘抵達傳藝中心的入口,老公看到招牌大吃一驚:傳統藝術中心!不是船藝中心嗎?我以為是展示船的地方。老公大大掃興馬上想開溜,可是我們已經排入繳費的車道;我剛剛建議您回冬山河,您自己歡要到傳藝中心。接著老公問我:我們付過冬山河的停車費,所以這裏可以不用付吧。三心二意模式下真是歡的不得了。我覺得很荒謬,拒絕跟他一起歡,眼睛直視前方讓他自己說。結果老公問:裏面可以回到冬山河親子公園嗎?沒有正面歡。老公又付了停車費50元,我們開始找停車位,明明停車位很多,可是老公東嫌西嫌,連一個完美的樹蔭位他都嫌附近有垃圾桶,繞了兩圈之後小孩也不耐煩,老公問我到底要停哪裡?我從齒縫蹦出:剛剛的的樹蔭位。 

傳藝中心不是船藝中心



停妥車輛之後下車,老公叫我們拿好水壺小紫?小紫咧?我們身邊都不見小紫?老公馬上發難:還不是妳們四個把水壺弄丟的!四個?哪裡有四個?你是看到哪個背後靈嗎?廷說爸爸是說我們一家四口把水壺弄丟的意思。反正小紫就是不見了,而且我沒打算擔下責任。來到售票處,明明這裏是團體入口處,老公卻執意往這裏走,老公說自己去看看門票的情況,我跟小孩找了陰涼處等著,屋頂噴出陣陣水霧,感覺很清涼,小孩觀賞外面裝飾的壁畫,此時我想起來,剛剛在冬山河老公好像真的有拿小紫給我,而且我發現相片是鐵證,我的手拿著小紫,記憶整個甦醒過來:小紫在我手上,廷呼喊雨傘關不起來,我將小紫放在石頭旁邊去幫廷處理,因為雨傘太老舊一使力傘骨整個斷掉,我埋怨老公:這把傘早就該換掉了;暗自開心可以擺脫這把全部生鏽傘。然後我們去找地方丟傘,老公呼喊太熱上車,小紫就孤伶伶的待在石頭旁邊柳。我心中暗暗決定:有機會明察暗訪找小紫,不然我要死不承認,可是我下不了手殺掉那張相片耶,算了,等事蹟敗露再說。 

小孩喜歡傳藝中心外面的裝飾。 

DSC03556 DSC03555

前去張羅門票的老公空手而歸,理由是門票不便宜快到關門時間而且傳統藝術沒意思,老公又說想回冬山河親水公園,小孩有點不高興:爸爸真愛變來變去。那我們為什麼進傳藝中心?就是付停車費嗎?我們上車重回冬山河親水公園,剛剛付過停車費的收據憑證可以用。我們將車子停回剛剛的河堤邊,我神態力持自然的往那塊石頭看去,翔率先喊出來:水壺還在耶!然後翔衝去接水壺回到我們身邊。我很想把責任推到老公身上,可惜有相片為證,而且我捨不得殺掉證據,啦啦啦啦,水壺是我弄丟的。水壺好好的在原地等我們,正是所謂的路不拾遺嗎?台灣讚啦!

小紫乖乖的站在石頭邊 



翔衝過去接回小紫



就是這張相片我捨不得刪掉。小紫在我的右手,老公在後方拿著風箏。


    全站熱搜

    Mei-wen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