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暑假先帶兩隻小鬼飛回來嗎?」
 
『七月五日上飛機.我先帶小鬼飛回去.』
 
「飛了這麼多次,飛機上有鬼,應該可以得心應手吧!」 

『我不敢說耶,總覺得會有新狀況要老娘應付.』 

「總之,小鬼帶好千萬別弄丟.」 

飛機上有鬼第九回,仙姑迷信自己的幸運數字是九.七月五日晚上安抵桃園,我的心得是不管飛了幾次,飛機上有鬼沒有駕輕就熟之時,永遠有新的挑戰,老娘沒在怕的啦,只要小鬼不受傷不失蹤,其他都是小事一樁.
 
上海飛香港一點二十五分起飛的飛機,我們七點半便自蘇州出發,老公恰巧當天要到上海洽公,所以我們一起搭車.兩個小時的車程中,小鬼算合作,我還可以閉目養神.九點半老公下車,我們約十點一刻抵達浦東機場,一切慢慢來,登機前還有很充裕的時間. 

航空公司櫃檯check in 後,過海關驗證件,隊伍很長,我們在人龍中依序前進,廷眼尖發現有帶嬰兒的父母,單獨排著一個隊伍,廷問我為何不去那裡排,其實我有考慮過,一方面現場服務人員指示我排一般道,二來特別道的速度沒有特別快,所以我也沒要求要去需協助的通道.安檢後時間還很久,我們到上回吃三明治的餐廳,菜單選擇有增多,但小孩還是想吃三明治與果汁,後來發現,這真是明智的決定. 

12點多,聽到廣播叫我們三人的名字,飛奔至櫃檯.服務人員告知我們的班機會延誤很久,於是把我們三人調往前一班飛機,我們快步的往另一個登機口前進,廷有點焦躁,怕飛機不等我們.服務人員協助辦好手續後,聽說是小飛機,可能會很擠,很擠總比無法轉機好.12點半登機,果然是很小的飛機,中間走道,左右各三個座位.機艙門關閉後,機長廣播飛機要等候通知才能起飛,於是我馬上解開小孩的安全帶,根據上次的濃霧機場體驗,當機長廣播延誤時,就要有心理準備可能會久等了.這個延誤大約等了一個鐘頭,雖然有空調,可是大家都不會太舒服,我的寶寶雖然沒有哭鬧,但是難免會說話,還有開關機艙的窗戶.可能開關窗戶的聲音會吵,可能寶寶說話嗓門太響,左前方的女士,火大的轉過頭來對著我的小孩們大聲說: 

『你們很吵耶!』

其實不算罵小孩只是吼小孩.廷有點嚇到,很想分辯剛剛說話的是弟弟,翔搞不清發生什麼事,我好聲好氣的跟她說了對不起,盡量要小孩說話小聲些.其實我在候機時便注意到這位女士,不是小姐喔,長裙長袖,大墨鏡毛線帽,自頭等艙商務艙一路走過來,只有她大墨鏡牢牢的穩帶著,頭上一頂毛線帽不離,我心中想,應該是怕冷畏光偏頭痛吧.女士一就座之後似乎沒開心過,特別空姐挪動了她放在上方的名牌包,她埋怨空姐這樣會擠壞她的名牌包。偏偏她又很不幸,後座便是兩個小鬼,雖然我很努力要寶寶們乖巧,寶寶沒哭沒鬧也沒碰她的座位,但小鬼不太可能一個鐘頭不說話的,除非打昏她們或是餵安眠藥.下午兩點多,飛機終於起飛,我們還是開心的吃完遲來的餐點,那位女士也沒再回過頭來.仙姑在心中默默的祝福她:希望她以後搭飛機,可以遇到整路不說話不會動的小孩.
 
明明往前挪了一個班次,可是飛機抵達香港的時間,比我原定班次還晚了20分鐘,翔睡著了,我一把抱起翔,斜揹隨身中包,側揹旅行大包,吩咐廷跟緊我,奮力穿過飛機狹小的通道,一路上請廷注意翔眼睛的動靜,果然在過安全檢查口,廷告訴我,翔的眼睛是開的了.放下小鬼舒了一口氣.因為轉機時間很緊迫,路過遊戲區時,我只能讓她倆在遊戲區待10分鐘,繼續往登機口快步出發,經玩具店,翔想買機器人,但是我覺得不妥,於是翔鬧脾氣不肯走,嘟嘴叉腰碎碎唸,開玩笑,老娘若是依了你,我的姓就倒過來寫.苦勸無效後,廷拉拉我的手跟我說,不要勸了,於是我們兩人往前走,翔留在原地,直到走出兩百公尺外,翔才原地踱步說:啊都不等我,這是他讓步的意思,我們折回去牽起他的手,翔一路生著悶氣就範.
 
安全登機後,香港飛台灣的班次,是大飛機,空間真的與壓力有關,感覺舒了一口氣,我環顧四週,前方鄰居是對中年夫婦,後方鄰居是兩位先生,這些鄰居應該很好相處.廷與翔一路也是沒吵鬧,因為有卡通的關係,兩人連話都很少說.我們後方幾排有位小孩可能搭機不舒服,大哭很久,廷跟我抱怨說:哭的好吵喔.我趕忙相勸:小孩搭飛機容易會不舒服,以前弟弟也發生過,不要嫌棄人家,廷寶貝自己搭飛機一向沒有不舒服的情況,這是很幸運的事,對於會不舒服的小朋友,應該要同情人家. 

仙姑年輕時不懂事,也曾心中埋怨帶小鬼飛行的父母,現在了解到,帶小鬼飛,最累的是親生父母,誰會喜歡自找苦吃咧?還不是逼不得已的事情.有經驗還是有幫助,相信我家小鬼坐飛機的表現可以越來越優的. 

後記: 

關於小鬼飛機被吼事件之後援會會員反應 

四號正妹~二胖是有哭還是尖叫或是踢她的位置嗎?蛤,沒有?那她嫌啥? 

三號正妹~小鬼有被嚇到嗎?應該是一下子就忘記了. 

二號正妹~叫她自己生兩個帶帶看.

仙姑叔叔小鬼叔公~脾氣這麼壞,以後生小孩沒屁眼啦 

仙姑阿媽小鬼阿祖~是年輕小姐嗎?不是?年紀都大了怎麼那麼沒耐心,那她後來有沒有再吼小孩啊? 

仙姑~我已下定決心,她若再說,我就把小孩捏哭吵死她.

其實翔後來吃麵吃太快有兔,雖說我熟練的接個滴水不漏,聲音還是有的,我第一次接到兔兔,心中確舒爽十分,這應該比開關窗戶的聲音小吧.

    全站熱搜

    Mei-wen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5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