妹妹宣布的香港一天吃六餐:添好運點心專門店/滿記甜品/義順牛奶公司/何洪記粥麵專家/檀島咖啡餅店/九記牛腩,我一路不但沒有求饒,還時時有驚喜的感覺。達陣後我覺得妹妹真有天份,一切安排的剛剛好,況且最後以九記牛腩劃下完美的句點。喔,真是黯然銷魂的牛腩。我們開始往飯店移動,阿惠說還有最後一個地方要逛,方才在皇后道上看到超市,要進去超市採買茶包零食泡麵。當時九點多了,我有點擔心自己的眼袋快要藏不住,然而,翔臉色有異的告訴我:他肚子痛想回飯店房間上廁所。我迅速被驚慌感籠罩,忘了眼袋這件事情。
 
翔肚子痛,這樣怎麼辦?假如我跟小孩放的開,直接在路邊可以把屎把尿,當下即可解決,其實我們在下午就遇過當機立斷的母子組,可是別說我過不了這一關,翔也過不了這一關;路邊我剛剛記得經過公廁,可是我們沒有勇氣進去,那麥當當?剛剛進去的感覺是洗手間超擠,翔說自己可以忍耐到回飯店。妹妹迅速作出決策:果為陪我帶小孩先回去,其他人進超市採買。果為拜託其他姊姊幫他買奶茶,大約買個三四盒,瑪姬或小可馬上質疑:你何必買那麼多?果為當時想請同學喝啊。為了感謝弟弟陪我先回去,我對果為表示:你想請同學喝的茶我全部買單。 

地鐵的入口在與皇后大道平行的另一條路上,兩條路都很繁華,只是穿越的那條巷道很幽暗,感覺像瞬間進入另一個世界。穿過之後我們開始找地鐵入口,沒有太多冤枉路,平常還好,當時我惦記著孩子肚子痛,因此神經很緊繃,我想到地鐵站中也會有洗手間,可是翔說自己想忍回飯店房間。果為安慰姊姊緊繃的神經,他表示其實自己也想回飯店去洗手間。我們快步通過驗票閘口,可是,翔的地鐵一日通卡又不能過,翔自己走到旁邊的服務台,跟服務人員說明情況,翔說自己實在太厲害了,我問他:所以肚子不痛了嗎?小男孩說還是想回去上洗手間。我們回到尖沙咀站,突然有點困惑,不確定要走B1還是B2出口?我跟果為看著地圖,我突然想起飯店房卡的硬紙夾有小地圖,於是確定B2出口最近。這個出口離飯店一個紅綠燈而已。 

回到飯店房間後我鬆了口氣,覺得自己很需要來杯清涼退火的飲料,果為在房間裡陪小孩,我自己走出去買鴻福堂涼茶。買好後遇到妹妹也在另一家店買涼茶,我看到大家手上沒有太多新增的購物袋?原來超市貨架上大排檔奶茶僅剩兩三盒,她們抵達前已經有人先掃貨了。廷反而在超市頗有收穫:她選了好幾種沒吃過的零食。回到台灣後我覺得有心願未了,直接在拍賣網頁找,還真的被我找到大排擋茶包了。 

我們大家在飯店會合,十點多了還不能稱為一天,妹妹說先把伴手禮優的良品買好,果為此時在洗手間,我說我可以去扛,反正應該是我買的最多吧。因此我跟阿惠小可去買優的良品,瑪姬陪小孩。優的良品離飯店不遠,之前飄飄給過我訊息:小包比大包便宜,可是現場只有大包裝,我不死心的請問店員,店員說就只有一種包裝,我們選好數量,店員幫我們裝箱,並用膠帶繞成提把,然後我就提著箱子回去了。我覺得不是重量的問題,施力點很難掌握,而且我提著箱子時會一直卡到腳,因此這段路走起來感覺很消耗熱量。 

抵達房間後,果為也剛回來,他穿著吊嘎去買昨天晚上吃的牛雜與魚蛋。果為說自己很Localize,現場當地的香港人穿的跟他一樣。一天六餐之後,我繼續喝著涼茶,其他人又開始吃牛雜魚蛋等宵夜了。我迅速變成沒靈魂只剩眼袋的狀況,所以先回房就寢。 

我很喜歡香港的涼茶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Mei-wen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