週日突然來到宜蘭,吃過早午餐之後,開始要走路了。老公這次停車停在田邊,一開車門很多小蟲子跟我們一起上車。老公不能忍受車裏面有小蟲子,一直指揮我們拿面紙將蟲趕出去,我徒手將一隻小飛蟲壓扁在玻璃上,老公更是唉唉叫,我叫翔拿水給我,打算用衛生紙沾水擦玻璃,結果一倒竟然是黃色的水,翔拿了運動飲料給我,吼,我可以忍受玻璃上的蟲屍,我不能忍受我的手黏濕!至此我想來有柔濕紙巾在身邊,怎麼剛剛會需要跟孩子要水咧?在柔濕紙巾的幫助下,我的手與玻璃都恢復清爽。接著,老公叫我翻他新買的”大台北”建行登山書找景點。我耐著性子回答:這裡是宜蘭不是大台北區,書裏面沒有這區的景點。老公不置可否,問我那要去哪?先去五峰旗瀑布好了,第三層瀑布去了兩次都沒抵達,今天天色多雲,應該有機會走到第三層瀑布吧。 

從礁溪火車站附近開到五峰旗瀑布不遠,除了老公又開始歡要亂轉,明明老娘認得路,他又想開往反方向,後來證明我是對的,老公說:奇怪,妳怎麼都記得路?廷與翔一起回答:我們大家都記得路啊!我本來想學上回遊覽車司機先生的走法,直接將車子再往上開一段,不過公路路中設起路障,還派了兩三人看守,因此我們還是只能將車輛停在停車場。今天到訪五峰旗瀑布的遊客較多,不過空位也還很多。前些天都是下雨天,空氣聞起來有點濕氣,我們帶了兩把傘下車。路邊溪水水量充沛,翔想摸摸溪水,老公想趕快爬山,我本來想保持中立態度讓老公小孩自己喬。老公說:草地很濕會弄濕鞋子。聽到這句話點燃無名火:您何時在乎過弄濕鞋子啊?走山路全身淋濕鞋子進水都沒關係,走平路踏過微濕的草地卻不行。我對小孩說:走,我陪妳們去。我們一邊碎碎念一邊走往溪邊:爸爸/老公真小氣,跟他出門哪次不是雨天爬山啊,他什麼時候在乎過弄濕鞋子。翔跟著附和:對啊對啊對啊。小孩走到溪邊,溪水冰涼乾淨,老公後來也跟過來,我告訴老爺,摸摸溪水又花不了幾分鐘,這樣小孩不是很開心嗎?還有,草地走起來根本不濕,比上回九份的柏油路乾多了。 

我們在停車場下車。今天是新登山包包二度登場,上回去九份是初登場可是雨下太大難以照相,趁著傑克野狼皮打八折更新配備。 



廷與翔想摸摸溪水。 



小溪旁的草地走起來一點都不濕滑。 



我們一樣先經過攔沙壩,上回碰到年輕學生在這裡烤肉,今天遇到一堆黃金狗在這裡游泳,小孩直接說有好多拉拉,啊我也不確定是拉不拉多還是黃金獵犬。經過攔沙壩後,老公今天想走看起來是平路的那一邊,廷與翔同聲反對:直接爬樓梯去瀑布啦?我有點驚訝:妳們兩個怎麼會想直接爬樓梯?廷與翔很堅定的表示不想嘗試平路。因此我們馬上邁向階梯,上回走右轉的階梯,這次走直走的階梯,兩邊的階梯都是通往小販聚集的廣場,只是位置略有出入。廷自從上次在松羅國家步道被樹枝嚇到,如今走山路會有另一種神經兮兮模式:擔心有蛇?雖然事實上是誤把樹枝當蟒蛇,廷還是堅持帽子或雨傘要保護頭,另外他要求自己不能走最後面一個,而且她會隨時問後方的人(通常是我):我的腳後跟有蛇嗎?我們抵達第一層瀑布,經過第二層瀑布,我正抖擻精神要邁向第三層瀑布的階梯時,通道鐵門關了!我一度想忽視道路封閉,現在又沒下雨,可是步道會封一定有理由,前些天宜蘭似乎是豪大雨,土石應該有鬆動的痕跡,還是不要鐵齒比較好。我們只好往前走沒有封閉的道路,地圖指示這樣會到聖母山莊。我們抵達一處建築物,老公看了地圖沉吟良久,他說這裡有條步道單趟要三小時,他說我們就走吧,看情況再折回,小孩自然一陣唉唉叫,就在此時,天空突然下雨,而且雨勢越來越大。老公只好說罷了,這種下雨天爬山也危險,我們回頭吧。在雨滴中我看清楚此處前方可以遠眺市區建築物,而旁邊高聳的山頭上,一道瀑布垂直落下,那應該就是五峰旗瀑布的第三層瀑布。老公繼續唸到第三層瀑布只要十分鐘,怎麼我們就這麼沒有緣分啊?根據我現場目測判斷:那種高度不可能十分鐘爬上去啦。 

摸過溪水後,我們開始走路。 



經過攔沙壩 



遇到大型犬游泳,現場有不少隻,大型犬的數目比飼主多,我覺得若非大型犬很乖就是飼主臂力超強。 



廷與翔的堅持下,我們馬上開始走階梯。 



廷戴帽子又撐傘,自己覺得很安全。 



若非連日下雨座位潮濕,坐在這裡看景色應該很愜意。 



路邊山壁上隨時可見匯集的水流,前些天雨勢應該很大。



五峰旗第二層瀑布。 



抵達往聖母山莊的建築物,旁邊山頭上高高垂下瀑布。 



建築物前方可以遠眺市區。


    全站熱搜

    Mei-wen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