根據斜坡路的標示,我們走了2.2公里抵達承天禪寺,從後山門走往前大門,這裏出現老公說的小吃攤販區,岔路上還有指標:平路往桐花公園0.65公里,階梯往天上山2.8公里。老公當然愛階梯,反正今天就是出來運動的。不過此時是午餐時間,大家吃些東西在爬階梯。老公本屬意第一攤就坐下來,廷理智分析:應該要全部看過再決定哪一攤。這裏連續數攤都是素菜,接著廷看到一攤賣熱狗花枝丸與飲料,廷與翔想吃花枝丸,這家是現炸的,老闆娘瀝油瀝的乾淨,小孩還想買飲料,等吃完午餐之後我們一人一杯飲料走階梯吧。一輪看過之後,我們依舊回到第一攤,點了炒麵炒米粉臭豆腐。雖然我不喜歡餐具套個塑膠袋,不過食物的滋味都不錯。 


炒麵炒米粉,翔還是愛花枝丸。 

DSC00695 DSC00696

麻辣臭豆腐表現最優 



吃飽後我們重回飲料攤買飲料登階梯。 

DSC00693 DSC00698

往天上山的階梯登場頗具聲勢,孩子們在冬瓜珍珠與冬瓜西米露鼓舞下(就是平常控制喝飲料,關鍵時刻飲料才會發揮勵志的效果),以直破雲霄之姿迅速登高,直破雲霄是相對於我的速度,登階梯時我一定埋頭慢走,多年歷練下我知道自己的瓶頸在心肺功能,我請老公跟上小孩,雖然不知道往天外山的2.8公里有多少階梯,我每抬起腳一次,就讓階梯總數少一階。一個彎之後還是階梯,反正沒差,我繼續專注腳下,接著我聽到小孩的歡呼聲:平路了。我沒有馬上高興,太早開心容易失望;階梯比我預期少很多,我們踏上緩坡山路,老公又跳針的開始誇獎這路很輕鬆啊,走起來一點都不會累還能運動到。 

開始走階梯,老公一開始在我身後照相,我及時轉過身來,以免又來張屁股太大的登山。 



階梯繼續出現,廷與翔腳步太過輕快,我請老公追上他們。 



我走階梯的時後只專注腳下。 



然後沒預期的就是平路了。 



平路上小孩更是健步如飛。 



我有喊小孩不要走太快 



然而他們還是走很快 ,可能怕森林裏的木柴被別人捷足先登。  



姊弟作伴,有時候還是弟弟走前面。 



老公與小孩在一處岔路意見分歧,廷與翔覺得是往上走階梯,可是老公覺得要進入一處幽暗的路徑。他們等我抵達後要求我作公親:我與小孩的直覺一樣,應該是往上爬階梯,而且不斷有遊客從上方階梯下來,老公指出路標顯示往天外山是左邊這條路,往上的路則是去善息寺。往左的路徑看起來真的很荒蕪,雜草叢生荒煙漫漫;然而我無法反對路標,說不定這是條厲害的路徑啊。尊重指標的我們轉入幽暗路,這裏感覺是平路,老公走最前面突然喊:沒路了。我不相信,要廷過去確定,當時在皇帝殿走山路,就是靠女兒認出隱藏版路線。廷還沒說話,老公說看到路了,原來是樹叢太密,還有樹幹擋在路中間,因此視覺上感覺路徑中斷。跨過樹幹後隱約可以分辨路徑所在。方才我們還在車水馬龍的柏油路,走出承天禪寺後小吃攤匯集,沒多久之後我們一頭撞進這杳無人煙之處。樹木恣意橫生,路面撲滿枯葉,方才承天禪寺附近陽光普照,這裏的山邊卻籠著霧氣,翔開始擔心走到天黑怎麼辦?我告訴翔放心,手機有手電筒功能,翔也想起來自己帶了兩個手電筒出門。老公啞然失笑:你揹著兩個手電筒幹嘛?翔說因為爸爸都會帶我爬山爬到天黑啊!老公想分辯自己沒有這樣,翔指證歷歷,在大同山那次天色就很黑。路徑稍稍開闊些,我們聽到兇猛的狗吠聲,快步通過一處民宅後,很神奇的我們回到柏油路面,而且還有不少車子駛過。路邊指標出現的是往桐花公園或往承天禪寺,我們只好先選擇往桐花公園。 

我們進入看起來比較暗的路,本人比相片暗了三個色號。 



隨即遇到看起來沒有路的山路。 



跨過樹幹後,路徑隱隱約約。 



這種路線小孩跟我們走在一起。 



這種路讓小孩擔心天黑怎麼辦? 



而且山邊籠罩霧氣 



還好我們很神奇的回到柏油路上 



這裏的地勢感覺更高,白霧趁著綠樹很好看。 



經過一處攤販賣椰子,我們買了兩顆共100元,椰子水分很多。 


全站熱搜

Mei-wen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