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公小孩喝過椰子汁,附近出現桐花公園停車場指標,老公恍然大悟:我本來想把車子停到這裡走步道。我冷漠的看了他一眼,緊抿嘴唇不想指證他的腦部決策系統;方才是誰一直歡,想把車子停在捷運永寧站?我們看到清溪步道的指標,這個聽說單趟五公里。老公揪我們走一走,我們大家說沒氣力再走來回10公里。我請老公下回不要太早停車,請留體力走真正想走的步道。桐花公園的入口出現,看起來是向下的階梯,一進門就是木造觀景台,我坐下歇歇腳,老公又去四處看清這裏的選項,他回來催促我們起身,我告訴他不用急,大家坐著歇一會吧。 


進入桐花公園 



我在觀景台稍坐 



老公看了桐花公園的地圖,告訴廷與翔立體爬網與三角吊橋。老公成功點燃小孩的熱情,小孩起身我也只好跟著邁開腳步。小孩看過地圖再三確認爸爸不要帶錯路,我們走下左邊往下的階梯,一下子立體爬往就出現了。小孩一陣歡呼,老公一陣可惡:怎麼才這麼一小段路。立體爬網感覺像個蜘蛛絲陣,廷與翔略略考慮之後邁入網中往上爬。旁邊的小小孩經過,看到廷與翔爬的這麼開心也一起進來玩。小小孩的父親很擔心,一直想伸手托住小小孩的屁股。啊,我也是渡過這種擔心害怕的時光咧。老公約小孩走三角吊橋,本人就是單索橋,我們在松羅國家步道走過,桐花公園的懸索橋架在地面上,小孩走起來駕輕就熟,廷與翔走在前面,我是第三個,老公墊後,可是沒多久單索橋面碰到地上,小孩一起抱怨把拔太重柳。橋的另一邊是另一處歇息觀景區,廷與翔想再走懸索橋,回去爬三角網,我跟老公待在木椅上乘涼,清風拂過樹枝沙沙,鳥兒在樹稍吟唱,我定目向頭頂樹稍搜尋,果然停著一隻鳥兒,逆光我看不清楚他的容貌,只能看到光線形成的剪影。 

老公約小孩爬立體網。 



我突然想起蜘蛛絲困住人類的戲碼,不過這種地方是困不住廷與翔的。 



懸索橋。 



我們在這裡乘涼傾聽大自然的聲音 

DSC00754 DSC00753

細看樹枝間有一隻鳥,這張相片是我拍的。 



翔與廷玩夠了之後來找我們



桐花公園有賞螢步道,夏天晚上也許可以來這裡看屁屁發光蟲。賞螢步到這裡一直出現告示:勸告遊客不要把螢火蟲帶回家。老公唸出告示勸誡廷與翔,我們三人反唇相譏:會作這種調皮事的明明是你自己。中午過後,對照於早上的陽光普照,空氣中濕度上升,雲層低垂,偶爾還有飄雨。我們覺得該往承天禪寺走去。桐花公園名為公園,本質是山,裏面步道都是斜坡或階梯。我們剛剛爬了天上山步道來到桐花公園高點,如今要回承天禪寺,一路都是往下台階,上台階是肌肉緊張,下台階是心情緊張:怕在台階上滑倒。尤其一開始的台階又濕又滑,翔過來牽住我的手慢慢走。總算台階稍稍乾爽些,最後進入一段流水旁的斜坡時,我們走出桐花公園。我很想把門牌上的公園那兩字劃掉,這裏不是公園散步,這裏是健行爬山。 

我們往承天禪寺的方向走去,天空飄雨,階梯很難落腳。 



週遭樹木高聳 



慢慢走才不會跌倒 



還好後來階梯變乾爽些 



抵達此處時快到出口 



出口附近的這種花可以抓小蟲子,現場正好有等著抓還有抓到了的對照,然而老公竟然照糊掉。

DSC00796 DSC00797

我們一路走來根本還沒到天外山,可是看看天氣考量體力,我們走往承天禪寺。沿路經過方才買飲料的攤子,廷與翔各自買了一杯。飄落的雨絲更稠密些,我們身邊只有一把傘,而且我的本意是要當陽傘,台灣三月的天氣時在很任性。我們走進承天禪寺時,志工招呼我們拿傘去用:帶回家也沒關係,等到有空再拿回來就好了。廷說台灣的寺廟真是親切啊。我同時想起來入寺的勸告,請問志工飲料可以帶進去嗎?志工說拿著沒關係,不要邊走邊喝即可。我們沒把傘帶回家,走出後山門前就先將傘留下。下山山路我走的腳尖很痛。即將離開前我們又遇到一步一叩首的信徒,是多年前看到的那位嗎?我已經沒有印象了。廷與翔問我為什麼要這樣爬山?我說這是信徒虔誠的進行著信仰。 

志工告訴我們拿雨傘去用吧。另外,本照片說明孩子不喜歡與父親共用雨傘的原因。 



我們還是覺得這是全寺中最可愛的小沙彌。 



回到車上前翔想跳一跳石頭。 



老公很誇獎桐花步道,距離我家才幾公里,而且山路變化多端。當天已經在想這地方可以再走幾次。我個人對走山路沒意見,不過下回停車應該可以停高一些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Mei-wen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