走出機艙,我們重新會合,阿惠覺得飛機有點晃,因此整路不敢亂動。我表示最後一排果然很挑戰,很容易會吐出來,還好我有睡一下。基本上應該只有我有睡著,瑪姬跟廷與翔在一起根本沒有睡眠的可能。除了飛機晃之外,阿惠很不能接受機上餐點裡面有香菜,廷可以接受,翔不喜歡,我跟瑪姬覺得還不錯,整個吃光光了。因為阿惠幾乎沒碰餐點,翔一路揹過來的零食派上用場,翔拿出餅乾王子麵餵食阿姨們。我們走在航廈的通道,天窗引進自然光,我喜歡頭上的窗戶線條。妹妹們進去洗手間,我與翔在外面等候,突然看到一堆記者扛著攝影機飛奔過來,我忙招呼翔站旁邊一點,一定是有重要人士出現,記者們在自動走動前方架好機器,拍攝一對夫婦,整個拍攝以不影響那對夫婦的行動為前提,因此沒有記者推擠受訪的狀況,人家要前進時,記者就會馬上讓開。我努力想看清楚是哪位重要人士,後來放棄乾脆看重要人士的衣服包包好了,赫然發現這對夫婦好像穿情侶裝耶。 

航廈過道的天花板 



我們加入隊伍等候通關驗證件,排隊隊伍很長,抵達關卡前,另有服務人員一個一個先看過相關文件填寫是否完全。輪到我帶兩個小孩抵達櫃台,大人要讓機器讀取指紋,廷與翔也等著要操作,可是主辦人員說她倆不用。接下來我們前往行李轉盤,大件行李已經在地板上排隊了。赫然發現我的行李遇見孿生款,說來我的行李箱是十三年前購入的耶,今日在成田機場竟遇到一模一樣的款式。我們六人拉著行李來到機場接送櫃台,小可將票劵拿給服務人員換成正式乘車劵,約莫十來分鐘後,開往飯店的巴士便會抵達。我們往接送等候處移動,有位大叔從我們一出來跟在小可身邊,他強調我們可以用票劵直接搭他的專車,我們不為所動,大叔還特地用台語跟我們交談,強調不會害我們。就這樣跟著我們到櫃台,再一路碎念到等候巴士的地方,直到我們把票劵交出去,他繼續整個不甘心,強調自己接送很多重要人士,阿惠開始臭臉,瑪姬想擋住喋喋不休的大叔,大叔繞過瑪姬繼續唸。大叔終於告退後,小可覺得一定自己是好人臉,所以大叔一直纏她,假如果為有來,大叔一定不敢多廢話。瑪姬說大叔不敢纏自己,因為自己看起來是壞人臉,阿惠說大叔應該是覺得小可是帶頭的,所以要纏小可才有用。我們當然不要搭上陌生人的車子啊,接送巴士會直接抵達,何必自尋煩惱。 

提領行李時,遇到行李的孿生兄弟。


 
我們將乘車票劵出示候車處服務人員,她請我們在二號排隊道稍候,此時處理行李的小哥對著我說了一串日文,我不懂日文,不過了解搬運小哥告知行李滾輪鬆脫,我撐住行李,請小孩幫我踢一踢,滾輪於是恢復原樣。一號排隊道的乘客上車後,我們由二號排隊道挪向一號排隊道,小哥開始幫我們處理大件行李,他們將行李推到正前方,小哥會將行李貼上號碼紙牌,撕下存根交給乘客,下車時也會檢查號碼紙是否正確。坐上接送巴士,服務人員拿著告示牌請我們繫上安全帶,巴士內部自然乾淨,瑪姬把握機會小睡。我看著東京街景,沒多久車窗出現晴空塔的身影,晴空塔夠高,到我第三次見道他時,我想應該拍著照。我們住宿的飯店位於新宿,三點五十分搭上往飯店接駁巴士,路上有點堵車,五點半抵達Keio Plaza Hotel。 

接駁車等候處 



搬運行李的小哥幫行李別上標示,將其中一聯撕給我們。即使是行李的搬運,整個流程很有組織效率高並流暢。 

DSC05076 DSC05074

車輛內部 



晴空塔出現



    全站熱搜

    Mei-wen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