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回我們拜訪石磐古道走左邊岔路,抵達林美石磐古道視察災情;今天走右邊岔路,記得Tony說過右邊岔路可以抵達月眉坑瀑布;右邊岔路路徑是下坡,走過一人通行橋橫跨溪水上方,此處溪谷流水潺潺,水色看來很是乾淨,這就是傳說中的瀑布嗎?溪水雖有高低落差,我覺得稱為瀑布太過勉強。小孩也很難堅持瀑布抵達可折回,過橋之後路徑繼續延伸,樹枝枝椏略略開散,間歇有陽光灑下,然而經過另一水泥橋後,更為原始的陡峭斜坡出現了,我想可以繼續走走,小孩兩個此時齊心抗議,姊弟倆更指證歷歷:路旁告示叫我們別再走了!路旁告示?我順著她倆的手指果然看到公告:此林班地內山徑,並非對外開放之自然步道,請民眾切勿進入,以免發生危險。羅東林區管理處礁溪工作站製作。 

一人通行橋橫越此處溪流。 



上坡繼續出現。 



沿著溪流往上游走去。 



我向來很尊重告示,略略思索了一下,考慮當天天候狀況,走個十分鐘應該不會危險吧,小孩抗議聲中邁開步伐踏上斜坡,上坡比想像中陡峭,走沒幾步路就發現林木遮蔽氣氛鬱鬱,地面雖然乾爽可是待會兒回程走下坡一定膽戰心驚,小孩出現哭音抗議,大致是父親好狠心要帶他們深入險境;小試一段路之後我決定尊重告示牌,主動表示帶小孩回去一人通行橋處等候,老公要去登山杖,我帶小孩緩步走回去,這一小段下坡路當真走的如臨深淵如履薄冰,離開這斜坡路少了樹木遮蔽自然光,一人通行橋附近的氣氛就讓人安心不少。反正等著也是等著,我拿出背包中的栗子剝來吃,翔想嘗試親近溪流些,雖然走下溪流邊可以落腳的石頭不少,翔略略嚐試發現石頭上方佈滿苔蘚太過滑腳,於是還是在原地等候。我拿出手機檢查了訊號,訊號為零,今天天氣乾爽陽光普照,假若氣候不好,走進這裡實在不是好選項。然而我們今日遇到好天氣,涼風参著溪水濕潤的清新。

我們嘗試了一段告示後的道路。 



現場看路徑本人是暗的,感覺要走進去危險的地方。 



我帶小孩先折回,經過告示牌之後,大家整個安心不少。 



站在溪流邊吹風聽水等老公。



當老公說要走十分鐘時,根據多年經驗累積,大約要20分鐘後才看的到人,終於聽到老公的腳步聲,老公很是開心,他說下坡果然很難走,還好有登山杖輔助。他迫不急待的拿出手機要小孩看相片,我一點都不想湊過去看,小孩表示只有樹木啊,老公很興奮的表示自己在路上遇到遇到蛇,約莫三根指頭粗,目測長度約1.5公尺。老公是無毒的蛇,而且蛇被自己嚇到好可愛。我想還好我們三個當機立斷折回,碰到這麼長的蛇即便我會故作鎮定,現場一定有人大呼小叫,然後老公又表現得太高興引起驚惶的人不悅,以為他幸災樂禍,因此讓蛇與老公自己相遇即可。與老公會合後我們踏上回頭路,有一群裝束妥當的隊伍正走進去,看來熟門熟路的,我想繼續走下去應該有好景色,可是官方告示還是要尊重啊。我覺得這段路不夠累,因為小孩兩個太有精力又爭論起來;兩人都想走隊伍第二順位,我決定一人輪流十分鐘猜拳決定先後;
爭論點一:要不要每次十分鐘猜一次拳,願賭服輸?這裡我不讓他們爭論太久,猜一次然後輪流就好。
爭論點二:開始走了之後,不是走第二順位的人就開始歡與抱怨與耍賴,爭論剛剛耍賴的時間要不要計入十分鐘內,我說不計入,繼續歡下去就扣那個人的時間。
爭論點三:以誰的手錶為準?以我的為準,老娘說了算!
終於爭論結束,但是改成行為杯葛,當不能走第二順位時,另一個人就會一直在第一順位或第三順位換來換去,或是硬要並排走,我沿路鬢邊青筋逼逼作響,小孩有思考力創造力實在很驢,以往我會爆氣狂吼破壞山林寧靜,如今在兩人拌嘴或行為杯葛之際,我清楚宣布:妳倆的所作所為我都看在眼裡,媽媽最會記仇你們最好要想清楚。回程一開始是上坡可是我們完全不會累,然後終於走回河床上,溪水至此乾涸,好大一處河床讓我們誤以為是陸地,結果要上岸時才頗費心神的踩踏石頭。走回停車場路上,我看到兩株櫻花朝著天空盛開,反正就這樣囉,吵吵鬧鬧之餘,看到美麗的景物還是要欣賞的。 

老公與我們會合。 



小孩等老公完全走過一人通行橋才願意走上去。 



回程上坡路,翔先走第二順位。 



回程繼續上坡路,換廷走第二順位。 



溪水乾涸,踏上岸的腳步踏法著實讓小孩思考了一下。 



小孩在石階上跳躍前進。 



盛開的櫻花。 



今日行程與時間整理如下,扣掉休息時間,我們也走了兩小時吧。 
10:45抵達五峰旗停車場,走往五峰旗瀑布
11:35進入石磐古道
11:55抵達岔路
12:07一人通行橋
12:30往回走
13:00回到停車場

    全站熱搜

    Mei-wen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