廷的國中老師與校長提到艾雪的魔幻世界畫展,艾雪將數學觀念融入藝術創作中,是很難得的一種組合。我們早早跟著班上訂好優惠推廣票,老師也趁周日(當天還是她的生日),帶著班上同學前往故宮觀賞艾雪的作品。那個周日廷未能成行,我們打算擇日前往;直到端午連假將至,另位國中生提起艾雪畫展將隨端午連假一起結束,我們急急約好另兩位尚未看展的國中女孩兒,週六前往故宮。

老師提起過展覽很棒,但人潮眾多,空氣混濁而未能好好欣賞,我們決定趕早欣賞畫展;早上八點半捷運站碰面,捷運板南線轉捷運淡水線在士林站一號出口出站,四人正好搭計程車,司機大哥斷定我們是去找艾雪,特別提醒爬上第一段階梯後,直接從左邊進入巷子中,這樣可以少走一段路。車費100元整,九點13分我們抵達故宮博物院了。九點開始展覽,九點多抵達時,購票處是長長的人龍,入場處是彎成好幾折的人龍。我們拿好推廣票,直接加入入場的排隊隊伍。需要導覽機嗎?國中女生們說不用。然而入場後我看到導覽機租借優惠:憑推廣票租借導覽機兩台200元,於是我還是拿出錢包;我獨佔一台導覽機,另一台給國中女生們,國中女生們自己逛,我用導覽機一個一個聽解說。參展過後我覺得租借導覽機非常值得。入場後一般是從右邊開始參觀畫作,現場服務人員呼籲左邊這裡人比較少,建議可以從左邊開始看,從左邊看真是好主意,現場作品由耶路撒冷以色列博物館出借,共計152件作品。我這一路欣賞作品,人越來越多,到最後人頭堆疊在我與畫作間至少五排,饒是我的身高加上踮腳尖也看不清楚,只能遠遠的看著作品聽導覽,大約最後十幅畫作,我體驗到了人太多空氣混濁看不清楚的狀況,但至少我親近了展場作品十之八九了。

九點出頭抵達故宮。

爬上第一段階梯之後左轉。

還好趕早進來看,十點鐘過後更是人潮洶湧。 

IMG_7845 IMG_7839

艾雪,M. C. Escher 1898~1972,是荷蘭版畫藝術家,被稱為錯覺藝術大師。現場來自耶路撒冷的一百多件作品,內容包括版畫,聖經故事,南歐風景畫,人物,自然與科學探索,心理遊戲的視覺現象。入場後我選擇與一般民眾相反的方向,等於是從心理遊戲與自然科學一路往回看。我先看到動畫說明,一個正六邊形,經過裁切凹折錯位,組合成一隻蜥蜴,因為由六邊形演化而來,因此蜥蜴與蜥蜴可以扣在一起,隨著扣在一起的蜥蜴越來越多,圖型也會越來越趨近回正六邊形,以極限的觀念來說,當無限多的蜥蜴組合起來,應該是正六邊形。相同的觀念下,艾雪的作品Fish and Bird是由兩個平行四邊形轉化成魚與鳥,同時也可以環環相扣回平行四邊形;作品Cycle中的小丑,由菱形轉化而成;由現今技術的動畫顯示僅是短短數十秒,但艾雪身處的年代是沒有電腦等先進的計算技術的。從這裡我就由衷欽佩艾雪了。現場作品中,導覽機介紹了30幅,以下介紹我印象最深最感動的三個作品。展場現場全面禁止拍照,圖片來自艾雪魔幻世界官網。

艾雪作品Cycle。手舞足蹈的小丑,便是由菱形裁切轉位錯置而來,作品的左下角是平面的小丑,平面小丑恢復成菱形,菱形變成圖片的高塔處,然後轉化成立體小丑跳下階梯,立體小丑又恢復成平面,再變成菱形爬高,靜止的畫面有著動態的循環。

艾雪作品Relativity。三個不同重心的空間同時存在這幅作品中,不同重心空間的人,在爬上樓梯或是走下樓梯的瞬間相遇,以自己的角度看,別人要去的地方是一片虛無或不合邏輯,事實上只有在他自己空間中,他才知道自己正上樓梯還是下樓梯,自己的空間能引領自己走去哪裡,別的空間的人無法知道。一人走進花園的路徑,可能是另一人跌下深淵的方向。我陷在這幅作品裡面最久,不用急著告訴別人你會掉下去,可能那才是他飛升的途徑。

艾雪的作品Encounter。白色人物是希望或樂觀,黑色人物是失望或悲觀;兩人本是一體分割出來的兩者,各自舞蹈後最終握手。光明面黑暗面本是一體,各自表現大相逕庭,唯有在握手後,才是舞曲結束之時。我總覺得這幅畫作與太極,在世界的不同角落,傳述著同樣的想法。

艾雪的作品不同於一般藝術家的感性浪漫,即使是風景或是景色寫生,仍透露出冷靜理智的氣質。科學與心理主題的畫作,最令人玩味再三。艾雪魔幻世界畫展已在6/2日結束,官方網站仍有作品圖片與解說:

http://escher-tw.mediasphere.com.tw/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Mei-wen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