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七年前(1999年)我隻身飛往美國,以外派眷屬的身份;感謝公司德政提供豪華經濟艙機票,第一回飛長程,上飛機也不至於不安,當時也年輕,時差影響不大,雖會疲倦但恢復快。期間半年便要往返一回,雖不覺得搭長程飛機是苦差事,不過心情無法放鬆,也不會期待搭機。2016年我們一家四口跟團飛往美西旅遊,團體旅遊是經濟艙機票,我若想升等為豪華經濟艙,需機票與行程分開購買,價差令人咋舌。我有點擔心十來個小時的飛行,相較於我的擔憂,兒子相當興奮,他說旅遊最期待的是搭很久的飛機,覺得可以長時間看卡通玩遊戲是件很棒的事情,母親也允諾不會管他。轉念想想:生活步調緊湊,難得有十幾個小時就是窩在座位上,不用趕行程不用掐時間,不用擔責任不用盡義務,只要看電影看電視打盹,餐食飲品還會送到手上,偶爾起身走動舒緩筋骨,這十幾個小時很純粹,我想像自己是飛機上的馬鈴薯,渡假的悠閒心情就從登機開始。

登上飛機後開始渡假,約女兒幫自己的指甲拍照。女兒的Monster Inc.凝膠指甲是我送她的畢業禮物。

 IMG_3446

我事先告知高中生與小學生,搭乘長程飛機,因為壓力的改變,在飛機上若脫下鞋子,重新穿上時會覺得腳變大了,但只要飛機降落步出機艙,走幾步路之後,腳的大小便會一如往昔。我自己搭乘長程飛機,一定穿夾腳拖或涼鞋,雖然飛機上也會提供紙質拖鞋。登機候我們的座位在倒數第二排,經濟艙左邊三個位置,女兒本坐窗戶邊,她覺得可怕,商量與兒子換位置,我的位置是向來喜歡的靠走道座位。兒子登機後,最關心個人視聽系統,而且發現是觸碰螢幕,有電影/電視/卡通/遊戲,小學生隨即窩著享受整段飛行時光。女兒的觸碰螢幕一開始無法順利運作,告知空姐後,後來能順利運作。我覺得時代果然進步了,如今飛美西的經濟艙個人視聽系統,無論螢幕,畫質與或音響狀況,均比我記憶裡的從前豪華經濟艙優。經濟艙的座位質感穩固,寬度與前後距離,之於我也足夠,我的腳並不會頂到前面的座位。薄毯觸感頗優,靠枕厚實好用。

兒子享受長程飛行。小學生堅持羽球上衣舒服,可是起飛後沒多久就開始打噴嚏了,因此我們要他加上薄外套。 

IMG_3444

晚上十一點半起飛,凌晨一點多供餐。晚餐主菜是蠔油牛肉飯或奶油青豆雞肉洋芋,小菜是叉燒肉片與泡菜,另有水果與檸檬桔皮蛋糕。軟飲料有各式果汁汽水,女兒選了薑汁汽水。經濟艙推車常備的酒是紅白酒,另提供威士忌,白蘭地,伏特加,琴酒與啤酒。我想喝白酒所以選了洋芋雞肉,現場牛肉飯比雞肉受歡迎。老公點了啤酒,空服員稍後送來500cc大罐裝,老公也記得讓我分享了。飛機餐品質還不錯,小學生不敢吃辣泡菜,除此之外,我們都把飛機餐吃光了。未成年請勿飲酒,飲酒過量有害健康,飲酒不開車。

飛機上的第一餐,我選雞肉洋芋配白酒,麵包也是溫熱的。

IMG_3454

女兒點的牛肉飯,現場牛肉飯比較受歡迎。  

IMG_3455

考慮飛機抵達美國是當地晚上,我們的搭機策略是盡量不睡覺,到飯店後再睡。用餐後我撤下隱型眼鏡換戴眼鏡,眼睫毛會接觸到鏡片,感覺修誇怪怪。空姐來我身邊收取餐盤時,笑笑稱讚我的眼睫毛很美,待空姐離開,女兒說應該是覺得母親的眼睫毛太誇張了!高中生與小學生感覺鼻子不太舒服,高中生戴好自備的口罩,我吩咐小學生加衣服,後來出動我的圍巾圈住小學生的脖子才見改善。我看著選單,好整以暇的欣賞節目:

異色童話,這部影片是得獎片,還好不走偏門。

全面攻占紐約,繼續營救美國總統,還不錯。

科洛弗十一號地窖,我看過這部的影評,實際看電影覺得是好看的。

赤誠者,電影大幅修改原著的設定,脈絡簡單易懂,沒看過原著也沒看過分歧者叛亂者的老公看了很稱讚。雖然翠絲沒死還不錯,但是故事真的太過簡化了。另外,在叛亂者顏值下滑的四號,還好又變帥了,雖然還是第一集比較帥。

紙牌屋,可能因為凱文史貝西的演技,我想多看看這部影集。

我起身到洗手間,順便活動活動身體,盥洗室裡有牙刷,臉部保濕噴霧,乳液;刷牙後感覺格外舒服。回座後欣賞電影,空姐不時端來果汁飲料,我也招呼高中生小學生要補充水分。我盡力撐著別睡,但盯著螢幕時會發現自己出現一段時間的空白,此時我就小睡一下。小學生是整段飛行中精神最好的一位,後來他還推薦我跟電腦玩德州撲克。機艙內燈光亮起,即將送上第二餐,第二餐輕食可選番茄義大利麵或芋香雞肉粥,用餐後我把握時間刷牙,在飛機上刷牙事一種享受。再沒多久,飛機開始下降,從機艙的窗戶,舊金山以夕陽迎接我們。

第二餐輕食可以選義大利麵。

IMG_3458

或是芋香豬肉粥,這道粥品好吃,白粥綿密,剉成細籤的芋頭與豬肉很搭。

IMG_3459

飛機高度下降,可以望見陸地。

IMG_3464

舊金山以夕陽迎接我們。我告訴小孩在美國直到晚上八點多,仍可以看到太陽喔。高中生冷靜指出這是因為緯度的影響。 

IMG_3465

經過十來個小時的飛行終於降落,但是要繼續乖巧一下,渡過進關時的訊問。我們運氣很好,隊伍不長,導遊Victor也在隊伍附近幫忙,他已事先叮嚀相關注意事項。排隊時我看了各位官員,有的表情較嚴肅,有的滿臉笑容很健談;因為從前在美國接交通罰單的經驗,越是笑容滿面的官員,越令我繃緊神經。且讓白頭染髮胎胎話當年:當時我在美國開車,被交通警察攔下,警察很兇的訊問,以一種可以把人罵哭的態度,最後我的罰款是75美金。另一次是老公被交通警察攔下,警察滿面笑容態度溫和,可是老公收到的罰款是300美金。我遇上的兇警察僅判我超速一點點(實際上應該不只),因此我的罰金是最輕的那一級;而笑警察硬是把老公的超速多加了一點,變成更高一級的罰款。回到排隊現場,我們不能選擇哪位官員訊問的,但我與老公有默契,遇到態度越和善的越該小心。健談和善笑容滿面的移民官果然問題一個接一個,你自己來美國嗎?跟朋友同行那朋友在哪裡?回程機票咧?身上帶了多少錢?打算住哪裡?我與老公對看一眼,覺得這位是今天的Jack-pot。隊伍輪到我們,我們一家四口一起接受詢問,遇上一位斯文的移民官,他先問我們有沒有綠卡?我照實回答沒有。下一個問題是打算在美國待多久?我告知10天,參加團體旅遊。接下來就只要按指紋即可,結果反而是這裡等比較久,移民官說我的皮膚太乾,機器感應不清楚,因此他問有沒有護手霜?擦過之後再重新感應指紋。胎胎隨身總攜帶著護手霜,當時更覺得要繼續保持下去。正覺得順利的時候,高中生與小學生同時打了個大噴嚏!移民官問是感冒了嗎?有沒有發燒?我趕忙澄清應該是過敏而已。過關後到行李轉盤等候,Victor請大家紮好的行李繫帶發揮功用,本團所有的行李迅速拿齊。

推著行李前往搭車處,時隔十三年,我又踏上美國的土地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Mei-wen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