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月一日假期首日,本預定下午三點前抵達飯店,然而,在寧通高速神秘消失六個鐘頭,外星人幫我們灌的記憶是大堵車,重新回到地球表面奔馳,已經是下午四點半以後的事情。此時,里程累積數在165公里,而抵達徐州預估約500公里,因此還有350公里。太陽下山時間預估是六點半,又是天黑後才會抵達了。我跟老公開玩笑,每次訂開元,都是天黑才到的了:
~住宿千島湖開元渡假村時,想中途停瑤林仙境,可是車堵到過不去,加上路況不佳,天黑才到。
~住宿青田正達開元酒店時,在仙都芙蓉峽流連忘返,一上高速公路就天黑了。
~訂徐州開元名都飯店,明明是準時出門,中間也不亂晃,結果好像被外星人綁架六個鐘頭才回到地球。 
莫非這是我們家的開元魔咒嗎?我找出徐州開元的電話,通知飯店我們會晚到,務請保留房間。其實萬一真的抵達不了,訂房是沒有刷卡保證的,所以頂多損失我的c-trip積分。另外,也是因為沒有保證金,老公真的碰到過太晚抵達,而飯店將房間給臨時進來的客人,雖說會幫忙協助住宿另外的飯店,可是整個過程總是一件令人疲倦的事情。 

自寧通高速轉入京滬高速,這條路上卡車也很多,而且車牌的省份很多樣化,京滬高速是連接北京與上海的高速公路,於是很多貨品載運都會走這條路。自京滬高速轉入徐淮鹽高速,突然,高速公路只剩我們一台車,真是寬敞的視野,獨享高速公路真舒爽,不過,車窗上開始出現一堆小蟲蟲的身體,對,擋風玻璃上的眾多泛白斑點,有一些還是黃色的,都是被撞死的蟲蟲們,看到越來越不明亮的擋風玻璃,蟲屍遺跡越來越多,我跟老公越來越開心,好熟悉的景像啊,在el centro 開車,就是這樣子的。就說老公有洗車魔咒,一洗車就下雨,今日雖然晴朗無雲,早上洗車之後還是遇到蟲蟲雨。
 
一早八點半出門,前兩個小時開了145公里,接著,是花了六個小時開10公里後,剩下的350公里,我們只用了兩個小時多,大約七點,我們抵達高速公路出口,天色剛剛濛濛暗,我拿出請問飯店人員的建議:
出交流道之後,直直開到圓環,約七公里之後,是一個有大鼎的圓環,選擇左手邊的路口,這是三環南路,網前開約八公里之後右手邊,便會出現飯店的指示了。
一開始我們順利的開到了有大鼎的圓環,飯店提供的資訊蠻準的,大約七公里沒錯,此時天色完全暗下來,我們發現這個圓環很大,有四個路口選項,雖然我記得也記下說是左邊的路口,可是繞了一圈走進去後,心情有點不踏實,因為其他路口看起來比較明亮,我一路想找路名,證明這是三環南路,可是完全不見道路芳名,退而求其次,看地圖上標示的明顯地標:徐州精神病院,吼,看不到,不踏實的感覺更嚴重了。尤其天黑後,一下子要看地圖,一下子要看路名,街燈昏暗,壓力好大。徐州郊區空曠,晚上氣氛有點詭異,即使是公安車(警察車)停在路邊,我們也不敢停車問路。於是指標一顯示走了八公里,我們決定迴轉,朝剛剛看到雲龍湖的指示開去。其實當時飯店已在附近,我們卻是迴轉之後,繞過整個雲龍湖,路很小而且還看不到路標,最後關鍵性路標還是聽廷指示的,實際上廷是說左邊我們聽成右邊然後就誤打誤撞走對了。 

明明約15分鐘的車程,我們開了快一個鐘頭。其實飯店人員的指示是正確而詳盡的,只是我們抵達新城市時已經天黑,徐州地區路燈昏暗,而且沿路路標很少,開的一直沒有信心,我們迴轉時,離湖西路或開元的路標,只剩下半個block而已,心魔心魔啊,晚上開車真的有鬼打牆的感覺。 

晚上八點鐘,抵達飯店停好車子,我辦check in 手續,老公看行李跟小孩。櫃台服務人員問我是第一次住開元嗎?我告知已經在別處住過而留下良好印象,於是,櫃檯人員好心把我們昇等到湖景房,我開心的跟老公說這好消息,迫不急待的想進入房間放下行李。搭電梯來到六樓,電梯口旁邊好多人站著,我們自然往人少的方向找去,結果繞了一圈,我們的房間,就在很多人的那邊,我們被擋下來了,說不能過去,
『可是飯店安排我們的房間是這裡耶。』我們把房卡拿出來:
這些便衣人士表明身分是公安人員,飯店不小心把我們的房間放在管制區了,雖然有空房,可是必須保持淨空,便衣人士請我們等一下,他們要飯店幫我們換房間。於是我把小孩帶去行政樓層的行政酒吧坐著等,稱為酒吧其實應該沒供酒,算是行政樓層的一個單獨的lobby,我們可以在裡面享用免費的點心。進去之後,我請問服務人員是否還有點心提供?服務人員表示會幫我們準備小蛋糕。端上來後,小孩很開心,口味蠻多樣化的,雖然口感或精緻度普通,可是我們搭了一天車都有點餓了,吃起來還是很開心,老公後來詢問是否有飲料,我們喝了兩瓶汽水。蛋糕是招待的,汽水要付費,一罐RMB10元。 

小孩開心吃蛋糕 
 

因為櫃台人員的好意,沒注意到是管制區,換好房間我們終於進去時,是晚上8點45分了。雖然等了一陣子,可是沙發位置還蠻舒服的。進入房間後,我腦中冒出咫尺天涯這四個字:
~明明十公里的路程卻花了六個鐘頭。
~再半個block就要到的飯店,我們卻迴轉繞過整個雲龍湖。
~就在旁邊的房間,我們卻在酒吧等了半個多鐘頭。
還好一路平安,而且都沒委屈啦,過程也頗有自得其樂之處。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Mei-wen Wang 的頭像
Mei-wen Wang

May執念與直唸

Mei-wen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