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台灣過暑假,翔在下午會出門騎腳踏車,陽光的威力稍弱,所以很多小孩都出來玩.翔跟一位小女孩騎腳踏車,小女孩騎的比較快,一邊回頭對著翔叫傻瓜傻瓜傻瓜,翔有樣學樣,也開始大叫傻瓜,馬上被我喝止,我告訴兒子,請專心騎車子.翔回家後,跟阿惠提起這件事情;
 
『小女孩對我叫傻瓜,可是媽媽說我不可以也這樣做.』小男孩對阿惠告狀了: 

「媽媽說你不可以叫人家傻瓜,阿惠教你,你叫她醜八怪好了.」阿惠幫忙出主意: 

『可是她要陪我騎腳踏車耶……』小男孩應該蠻喜歡小姐姐的: 

「小女孩叫你傻瓜啊,你叫她醜八怪她一定會很難過的.」哈,是正中紅心沒錯. 

『可是她長頭髮耶!』 

所以翔也有長髮情結囉?然而親生娘親我是短頭髮. 

「翔,你是不是覺得長頭髮比較漂亮.可是媽咪是短頭髮耶.」這是娘親在為難兒子; 

『沒有啊,媽媽你好漂亮.』小男孩馬上嘴巴很甜: 

「一定是這樣,翔你今天只有剝蝦子給阿媽吃,沒有剥給我.」這是媽媽在鬧任性: 

『那我下一天剥給你吃啦』小男生馬上想出補救的承諾: 

『而且會剥五隻喔.』 這句話是耳邊的悄悄話:

「翔,你也都沒有剥蝦子給我吃」這是阿惠阿姨來湊熱鬧: 

『對~不~起.』翔真誠的對阿惠說著: 

然後翔就跑去買玩具了,相關話題都充耳不聞了. 

我覺得稱謂換一下的話,很像花花公子日常生活的對話.

    全站熱搜

    Mei-wen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