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八盤開始了,一開始是慢十八,上升坡度比較慢,可是密天匝地的石階一路延伸,不是石階上昇慢,是腳步越來越慢。
 
看見頭頂上方石階,順著山勢轉個幾轉後,遠遠那處有個牌坊,以為那就是南天門,鼓舞自己往上走,又看見更高處有個飛簷,又以為那就是南天門,走到那建築物之後,是更多筆直向上的台階,休息只能在旁邊的扶手靠著。我們身邊的遊客,氣息也是很沉重,很多人帶小孩來登泰山,手抱嬰兒也不少,有些小孩自己走的還輕鬆,有些則辛苦了,其中一位肉很白很軟的小弟,身高跟翔差不多,但是體重多很多,由爸媽一人抓著一隻手,臉色脹紅往上走,看的出來父母也是筋疲力竭了,可是仍分擔著小孩的重量,兩人齊心拉他走石階。也有父親直接對兒子說:兒啊,你好自為之,我顧不了你了。登泰山的長青組也不少,很多頭髮全白的老公公老婆婆,佇著泰山杖,緩慢但是平穩的往上爬。我覺得長青組走的比青壯組或兒童組平順,長青組閒聊年齡:全部都是七十起跳,甚至還有八十歲的,突然有人吶喊:不要比老了!突然,我們聽到有人喲喝讓一讓,幾個青壯男子,抬著一個人在布製擔架,快步往山下走,此人用布遮蓋著上半身,僅露出一隻全無血色的手。老公馬上提醒我:請慢慢走,不要被抬下山。 

沿途一直有人詢問要不要搭轎子,收費比纜車便宜一點。我們完全不理會。我跟小孩為何如此奮發有為,完全沒吵要搭轎上山?是受泰山正氣感召嗎?當然不是!泰山的轎子是滑竿,跟大明山
的轎子完全不一樣,若說大明山轎子是房車款,泰山轎子就是揹巾款。身邊經過一位搭上泰山滑竿轎的大嬸,一根竹竿,上面綁塊布,大嬸坐在布上,轎夫站在大嬸兩側,因為布的支撐力可能不夠,轎夫夾著搭轎子的人,而且大嬸的手還要整個搭在轎夫的肩上。被他們夾著的大嬸,吊在竹竿上,明明是搭轎子,可是瞬間出現家畜的Fu(吼,我的手好賤,打出這一行字)。我不想跟陌生人挨的這麼近,又覺得這樣很醜,因此壓根沒考慮過轎子。於是常常留意石階上面的標高,這對我有鼓勵的作用。 

石階會出現海拔標高,這裡是海拔1200米。 

你拍攝的 IMG_3245。

老公帶著翔,我帶著廷,我們跟老公分散了;老公通常一段路後會原地等我們,可是許久不見人影,應該是人群太多,所以被沖散了。我打開漫遊手機,Shit,就是這時候出問題:開不了機,沒有訊號,根本打不通,甚至於老公打給我可是接不起來。我記著剛剛長青組的步伐,我很累可是慢慢走,廷跟我互相鼓勵,待會兒去天街喝冰可樂。終於我們母女倆抵達昇仙坊的標示,自這裡走完”緊十八”,便是南天門了。
 
就是這個昇仙坊

你拍攝的 IMG_3251。
 
上面就是南天門

你拍攝的 IMG_3252。
 
昇仙坊這名字現場有種荒謬的美感,取這名字的人真幽默,走到這裡,一佛出世二佛升天,然後又是一大串垂直自天際匝到頭上的石階,坡度比剛剛都要陡。我累了只能席地而坐。廷通常陪我坐下後,靜待呼吸平穩些,然後看人潮稍稍有空隙時再重新加入,我的腦中出現開車時停在路邊重新啟動加入的情景。雖然很喘,我確定自己一定要走上去,不然之前那麼累是走心酸的嗎?
 
我跟廷終於抵達南天門,雖然很累,可是抱著廷歡呼出聲,南天門走了一圈沒看見老公,我確定老公一定會在這裡等我們,先跟廷喝一瓶慶祝的冰可樂,要價RMB6元,順便跟商店借電話,商家說不能打外縣市的電話,老娘都拿RMB10元表示答謝之意,應該是真的沒辦法。手機重新開機,終於可以通話,老公說自己還在昇仙坊,因為剛剛走回頭路去找我們,老公大概擔心我被抬下山了。我跟廷再次歡呼:我們兩個竟然超過男生組,於是我們跑去南天門前方的台階邊,排隊等著坐上去旁邊的石頭等老公,因為想看看老公自昇仙坊走上南天門的樣子。 

找到人群中的老公了。 

你拍攝的 IMG_3261。

我們約十一點自中天門出發,下午三點半全家在南天門團聚。

全站熱搜

Mei-wen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