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們一家團聚之後,大師兄也會合,三個大人帶三個小孩,一人可以負責一個。上坡階梯間歇仍有出現,坡度友善許多。然而情況沒有好轉,天空落下豆大的雨滴。徽杭古道的路徑是走質樸自然風格,乾燥的時候是硬土與碎石,下雨後變成水漥與泥坑,縱使落腳時小心翼翼,走路濺起的水花帶泥,已經讓我們的褲腳染上顏色。愛乾淨的女孩兒當然會抱怨褲子髒了,我回答:那就走快點到住宿的地方再想辦法處理。 

我們自成第六組後,遇到階梯段可以用緩速登上,我當然還是會喘,不過可以維持定速,如今的考驗在平路上,雨勢不小,路上形成許多水坑,大家觀察地形踩落腳處,有時候走左邊,有時走中間稍稍隆起的泥堆,沒積水的地方也濕成爛泥巴了,就這樣經過好幾個水漥,突然出現一個超深超長的水漥,看的到有石頭,我們在HR的指導下,用竹竿輔助,我先成功躍過,接下來廷也是小心翼翼過去,輪到翔了,他可能誤覺得自己可以水上飄,義無反顧的快步跑過來,吼,水馬上淹濕他的腳踝了!翔撲通踩進去時,我的尖叫聲應該響徹雲霄。老公若有所思:翔該不會是腳不夠長所以踏不到落腳處吧? 

在大雨中繼續走著山路,我可以感受到自己的褲管漸漸濕上膝頭,接著溼氣蔓延到大腿,廷的髮絲整個溼透,攤平在額頭,翔更不用說,褲管目前一定超重;天時地利人和下,徽杭古道登上史上最艱苦山路的寶座,我心中對小菜覺得抱歉,更覺得對不起撕叮,真不該讓老公拐她一起來走這裡,正妹知道廷與翔有艱苦過,紛紛關心小菜有沒有昏倒大師兄有沒有哭?小菜沒有昏倒有崩潰C,不是因為走不動是因為環境惡劣大家都不懂女孩兒的心情,大師兄沒有哭只是一直苦笑著。 

翔走路的樣子開始不自然,一跛一跛,配上小男孩堅毅的臉龐,背景還下雨,真是惹人心酸啊。老公終於說要揹他,但是翔不肯,小男孩也有自己的尊嚴,翔說要自己走完,接著老公同事說要幫小男孩揹背包,翔沒有拒絕,隔天還跟這位同事稱兄道弟;翔用兩支竹竿撐著走路,我繼續無語問蒼天,小孩真是太可憐,如何在這荒山野嶺走山路咧?淒惻心情籠罩全身時,廷抱怨弟弟可以用兩隻竹竿太不公平,翔一邊跛著走路一邊回嘴,這麼艱困的處境還有力氣拌嘴,悲涼的心情馬上在小孩吵嘴聲中消失,還有力氣吵架就是不太累啊!小孩戰鬥力實在不可小覷,我將手中的竹竿遞給小女孩,這樣公平了吧!可是廷步伐仍舊很輕快,兩支竹竿在她手上,感覺是拿來玩的,所以一陣子我又跟她要回來,老娘走在泥路上面怕會滑倒,然後她又抱怨,我又遞給她,我又拿回來,如此一直循環下去,突然山路就沒那麼悲苦了。 

繞過一個一個的山坡,渡過一個一個的水漥,無線電中傳來好消息:聽說我們快到了。看到上雪堂白色的建築物時,終於可以脫下溼答答的雨衣了。我終於請出相機要拍下這一刻,拍照的另一收穫是發現當時是六點鐘,所以我們花了三個鐘頭就走完當天的十公里。還有,我們是速度最慢的幾個。吼,其他人怎麼走這麼快!HR明明說我們才落後一刻鐘啊。 

抵達上雪堂 



我不是唯一參加的胎胎,其他胎胎都切實的跟上步伐,留在他們的組別裡。後來跟先抵達的胎胎交換心得:我想知道下雨天路上溼滑不堪,您如何能如此神速抵達?其他胎胎表示僅有遇到飄毛毛雨,水漥有少數幾個,重點是她們的褲腳根本沒有濕,那我的褲管濕掉三分之二是發生什麼事啊?我不是作夢喔,我們第六組真的遇到大雨,莫非雨雲是一路跟著我們的?是誰的命格帶水帶的這麼強啊?

[]箭在弦上不得不發

[]徽杭古道行程簡述

[]啟程

[]披雲徽府菜

[]歙縣古街

[宿]歙縣飯店

[]船遊新安江~紅妝坊

[]船遊新安江:第一樟/古戲台

[]黎明農家樂

[]胡雪岩紀念館

[]進入徽杭古道

[]徽杭古道江南第一關

[]抵達上雪堂

[]晚餐/住宿上雪堂

[]清晨出發/藍天凹

[]抵達出口

[]在浙江上車

[]皇飯兒

[]胡雪岩故居

[]回程

 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Mei-wen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