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們搭車時,主辦單位準備了介紹徽杭古道的節目,一位學者陳穩唸出:不慌不忙,三天余杭。此語於我心有戚戚焉,仙姑爬山一路走來的領悟,就是要不慌不忙維持定速。自我期許徽杭古道也要這樣走路。 

下車走了半小時郊外路,大家在古道飯店整隊,古道飯店就是售票口,我處理好翔的眉心傷口,隊伍馬上依序出發,我用犀利的耳朵沉著的眼神聽到第二隊,走吧!上坡很快出現,階梯開始匝下頭來,我調勻氣息拾級而上:不慌不忙,三天余杭,一個鴨蛋未露黃。可是老公的同事走的好慌忙,主辦單位不是說五小時走到就好啦?我的神色迅速由鎮定轉為慌張轉為慘白,一開始還咬緊牙關,試圖跟上團隊的速度,然而心肺功能無法負荷,我的腿還有力氣,可是肺快停擺,我迅速落後,老公表示:老婆只有跟上大隊步伐十分鐘而已。 

出現很多階梯,感謝嗝雷私提供的相片。



抵達江南第一關前,沿路都以階梯為主,感謝嗝雷私提供的相片


 
我杵在路邊大口喘氣,路過的同事紛紛給予良心的建議:
「呼吸的小口一點才不會這麼喘!」可是窒息的感覺中,肺跟鼻子都不服從我的腦子。
「停下來反而累,繼續走就不會累。」啊我的腿不會累,可是肺部跟不上腿部。
「包包我幫妳背吧!」不不不,請讓我自己背包包完成此次的挑戰。胎胎一臉死白,表示自己報名要參加所以要自己完成挑戰,死抓住包包要自己揹。
胎胎向來心比天高,可是肺部運作不太高,可是可是大家的速度好快,我從第二組落後成自成第六組,工作人員有兩位陪著我慢慢走,我緊抿著嘴唇,很希望速度能再快一些,大隊除了速度快之外,沿路好像都不需要休息,老公不是說大部分的同事長年坐辦公桌缺乏運動嗎?我開始懷疑大家都是蹲馬步辦公所以腿力超強。 

我想到:說不定吃ㄧ下巧克力可以幫助恢復力氣;我正努力翻找包包中的甜食,HR小兵表示:黃瓜比巧克力好,黃瓜清新。然後他好心開始張羅黃瓜,無線電詢問黃瓜在哪裡?沒多久黃瓜出現了,盛情難卻,我開始啃著黃瓜走山路,老實說食不知味,連咀嚼都靠意志力,半根黃瓜給了我力氣,我稍稍走快了些,終於看到頭上前方應該是江南第一關,我的步伐還是快不了,陪著我走的登山老師說要拉我一把,然後她就拉著我的手走完最後一段階梯,不是那種好朋友手拉手郊遊走路法,是那種把重物拉上山的前後拉法。我在心中吶喊:天啊,我是練到哪裡去了?怎麼最後是被拉上山啊? 

老公與小孩都在江南第一關等我,可是重逢時沒有喜悅,是一連串的告狀,三個人同時說話,七嘴八舌之實際款大致如此。後來終於清楚事情的經過。在我面臨體力的困境時,老公也很慘,他要痣己鎮壓三個小孩。他表示:這比爬山更加困難。廷不服從指揮,翔還是蹦蹦跳跳,一路讓老公心驚膽顫,說完翔就要唸廷,小菜還算給面子,雖然本質上她義無反顧的跟廷是同一國;後來終於在江南第一關找到地方等我,小孩說要喝鹽汽水補充體力,老公一旋瓶蓋,汽水如香檳四射,整路顛簸下,氣泡蓄勢已久,sister,廷又被噴到衣服柳,小菜中獎翔也中獎;翔湊熱鬧的抱怨了一下,廷又陷入幾乎抓狂的情緒中,幾個小時前吃午餐,女孩兒才被湯濺到衣服縮,小菜心情也糟糕,畢竟女孩兒都很重視衣服的清潔;老娘落後太遠沒來得及鎮住場面,聽說場面混亂到HR急急跑過來,以為發生什麼衝突了啊?!啊就是鹽汽水打開噴到女孩兒了。
 
老娘還沒平復呼吸就要做公親,老公要說對不起,小孩態度不對也要說對不起。

[]箭在弦上不得不發

[]徽杭古道行程簡述

[]啟程

[]披雲徽府菜

[]歙縣古街

[宿]歙縣飯店

[]船遊新安江~紅妝坊

[]船遊新安江:第一樟/古戲台

[]黎明農家樂

[]胡雪岩紀念館

[]進入徽杭古道

[]徽杭古道江南第一關

[]抵達上雪堂

[]晚餐/住宿上雪堂

[]清晨出發/藍天凹

[]抵達出口

[]在浙江上車

[]皇飯兒

[]胡雪岩故居

[]回程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全站熱搜

Mei-wen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