投票日拜訪皇帝殿東峰,預計腳程三個小時多,我想下山時一定超過平日午餐時間。怕自己太餓,早上我特別吃了一份培根蛋。踏上往東峰的階梯,老公小孩迅速形成領先群,老公先發出驚喜的叫聲:發現一隻山蟹。我對動物沒啥興趣,默默的看環境判斷形勢;小粗坑登山口往東峰的階梯算平緩,數階之後有一小段平路,坡度比湳窟山和善些。樹木高聳遮天蔽日,昨日天晴散不去水氣,台階上滿佈的落葉全數濕透;登上台階不算太滑,我有點擔心要攀爬的部分太過濕滑,希望陽光加緊腳步曬乾水氣。 


老公發現小山蟹很驚喜,翔說自己想踩踩看,我喝止小男孩的調皮。



我無法在意路況太久,遠遠的我就聽到小孩拌嘴,等我抵達後吼罵一回;我家其他三人又迅速領先,消失於我的視線之外後又傳來吵鬧,這回是老公捉弄小孩,我抵達後數落一回,兩三次循環後,我一路提氣太多次,明明階梯比上回湳窟山和緩,我卻很早就開始呼吸不順暢。心跳與呼吸太過急促不是山路害的,是自己沉不住氣,因此我告訴老公再有事情你自己喬,告訴小孩討厭爸爸捉弄的話就放慢腳步陪我走,老娘不要當公親了。我將心思放在身邊的自然景物與天然聲音上,盡力忽略遠處頭上傳來的吵鬧聲。山路台階這裡的光線昏暗,樹木高聳枝椏橫生,落葉遍地,大部分附著於的樹葉是靜止的,不過一段路中走有一片大葉子很不合群的一直晃動,正在掉落的樹葉很多,身邊一直出現樹葉飄落拍打樹枝的聲音,大片樹葉飄落配音是沙沙,竹葉身行較為瘦削,飄落的聲音是劈劈。間歇輪流或一起出現的蟲鳴鳥叫,呃,我要忽略掉拌嘴的熟悉聲響。路旁出現指標:往西峰或往東峰,往東峰的路程比往西峰少了一公里。老公小孩在一處岔路等我,左邊的路往西峰,看起來是平緩道但路程較遠,往前是階梯去東峰但路程較近。小孩識字說去東峰快走玩比較好,老公有點想左轉,我覺得若是繞一圈的話,還是走陡峭路上山和緩路下山才是。因此我們繼續踏上階梯,沿路光色依舊陰暗,經過一處樹林,陽光透過高處樹葉的縫隙映照低處樹葉的水珠,閃閃爍爍很是美麗。我跟孩子開始補充熱量,我要承認牛軋糖很適合爬山吃,含在嘴裡讓較軟的地方融化,堅果咀嚼之後增加飽足感,才嚷嚷討厭牛軋糖的我,默默的自己吃掉了好幾顆。我們在階梯路段沒有遇到其他人類,只有一隻黃狗從階梯上處走下,搖去身上累積的水滴。
 
皇帝殿小粗坑登山口往東峰的階梯和緩。 



我壓陣而且落後頗遠。 



往西峰的路程比往東峰多了不只一公里。翔如今也認識這些字了。 



相片看起來明亮,身處其中時,橫生的枝椏遮蔽光線。 



這個岔路一邊往西峰一邊往東峰,孩子們一致決定走快速上升路快點走完。 



隊形演變成老公獨自領先,廷與翔一起,我還是壓陣。 



往上的階梯繼續出現。 



陽光灑在濕漉漉的葉子上,閃爍的光芒很美麗。 



不過眼前還是繼續出現階梯。 



階梯一直一直出現,轉彎後繼續出現,老公可能想鼓勵大家,不時喊著是平路了。幾次之後我覺得要導正觀念,不要給我們無謂的期待,您是沒聽過放羊的孩子那個故事嗎?後來我們三個也懶得說老公說話沒信用,反正他說的不準,聽到老公呼喊之後,我就等個幾分鐘,再問小孩是真的嗎?反正就是繼續走啦,聽到極將是平路我也不會加快腳步。終於石階變為木樁階,旁邊還用繩索保護,旁邊式繩索護欄,這真的表示階梯段快走完了,待會兒應該是攀爬段,我們先拿出手套戴上。當年在黃山時發現毛線手套很好用,便宜的那種就好,考慮山路要四肢並用或試拉繩索扶山壁時,戴雙毛線手套很有幫助。 

階梯繼續出現 



指標顯示距離東峰550公尺,我們應該走完往東峰的三分之二。離東峰這麼近卻沒抵達,感覺真扼腕。 



石階變成木樁階。 



台階花了我們一個鐘頭了。 



終於出現孩子口中刺激的路段了。



全站熱搜

Mei-wen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