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們步行跑馬古道,自宜蘭線走回台北縣;台北今天的天氣果然比較冷,除了溫度明顯感覺較低,隨即降下一場大雨,是劈哩啪啦配音。還好當時我們可以馬上跑進涼亭,不然一定被劈哩啪啦打成落湯雞。 

我們在這涼亭躲雨。 



驟雨不長久,雨勢稍歇後我們爬上一側的展望台,展望台看起來不太可靠,然兒都走到這裡了,豈能不上去乎?老公第一個走上去,我邊唸看起來很危險接著走上去,廷與翔本想在涼亭等,稍後也跟上我們的步伐,展望台搭建的方式保留很多空隙,階梯上山風強勁,打開雨傘可能會被吹成飛行傘,我們抵達的這個地方金面大觀,位於北宜公路大約59公里處,此處是北宜公路至高點,海拔538公尺。北宜公路至此豁然開朗,可以同時看到蘭陽平原與太平洋,雖然天氣讓景色籠上一層薄霧,山頭仍可見公路蜿蜒,公路至此要進入九彎十八拐。我們在瞭望台上聽見引擎聲劃破天際,正好數輛同一廠牌的進口跑車在北宜公路上呼嘯而過,一路超越砂石車,老公說這簡直是玩命,小孩則覺得那幾輛車應該很貴吧。 

我們抵達跑馬古道北入口,這裡是跑馬古道至高點。 



這裡標識0K,一般是從這裡往下走到5K處。 



走上眺望台,大家走的步步驚心。老娘知道步步驚心但是沒有很迷步步驚心,只是因為大家都在看,所以要知道一下輿論談什麼。 



薄霧中可見北宜公路蜿蜒。



老公沿路強調終點這裏會有很多攤販;達陣後約廷與翔去找小吃。我們覺得這裏人氣很清淡,怎麼可能有攤販?老公自己去勘查地勢後,發現攤販也自己休假了,他抱怨:賣茶葉蛋的老闆真是太不敬業了。這種天氣本來就該在家裡休息的啊,我是為了達陣後的行程才有熱情走山路的。人氣冷清雖然沒有攤販,相對的好處是洗手間超級清新乾淨的,我本來不想去,等到老公掛保證很乾淨之後,我也去確認果然很乾淨。休息之後踏上回程,回程也是五公里,一路都是下坡,天雨路滑,下坡走起來反而步步留心。達陣總是開心的,一改方才臭臉堅毅的臉龐,大家紛紛線條柔和嘴角上揚。台北這段一直飄雨,越往宜蘭靠近水氣漸退。走過產業道路再進入山路,偶爾飄下的水珠是山風吹下的樹葉露珠,寫起來好像很浪漫,實際上滴滴答答的頗嚇人。老公與廷一路領先,我跟翔慢慢走,後來完全瞥不到老公與廷的褲腳,翔擔心爸爸直接將車開走去吃美食泡溫泉,我告訴翔不用擔心,媽媽身上有帶錢,萬一他們真的先開溜,我們兩個就去長榮鳳凰泡溫泉吃Buffet。翔又擔心怎麼回家?我告訴他可以搭火車,不然打電話給阿公,成龍一定會來救翔,翔繼續擔心這樣在等我們的時候,爸爸會不會讓姊姊玩手機,這樣自己沒完到不公平。我告訴翔:這是你自己想玩手機遊戲所找的藉口吧?老公與廷在玉龍居附近等我們,而且我遠遠就用相機拉近照相確認:老公並沒有讓廷玩手機。 

踏上回程 



大家一改方才臭臉堅毅的臉龐。


 
小孩答應與往上走的指標照相,這一段路的氣氛相當好。 



走回產業道路上,前方的路口就是來程有狗狂吠的路口,回程我們經過時一片祥和,我們三個更覺得方才一定是老公去挑釁。 



重新進入山路。 



路面一般長成這般模樣。 



看到蘭陽平原 



翔鼓起勇氣坐上這個位置照相,因為我先坐過了,所以翔有信心座位不會垮。 



蘭陽平原又更靠近些。 



天雨路滑,我們小心慢慢走。 



整條路上剩下我與翔。 



終於走到5K的指標,往停車場還有一小段路。 



老公與廷等著我們。



兩點半回到車上,這個時間有點尷尬,森林風呂三點到四點是休息時間,這樣我們要到哪裡泡溫泉?我提議先喝飲料,老公覺得這種天氣他不想喝,老公想先去吃飯,反正午餐也沒吃啥東西。這個時間應該只能吃上乘三家火鍋。我們開回礁溪停至停車場,這回我看到隔壁是地景廣場,裏面有免費的泡腳池,我約老公小孩先去泡一泡。老公很窩心的幫我們拿了夾腳拖提袋,可是他沒有放進去自己的夾腳拖。走過山路後先泡泡腳十分舒適。我們進入上乘三家點三鍋火鍋,今天我選綜合海鮮鍋,礁溪這裏的海鮮果然很新鮮。

礁溪地景廣場。 

DSC01068 DSC01069

我的綜合海鮮鍋主食。 



蛤蠣如此飽滿很像珍珠。 



吃過火鍋之後我們到森林風呂泡湯。這一路寒風中走古道的熱情,都是為了這一湯。運動過後,泡溫泉十分舒適,特別泡湯時吹來冷颼颼的風,更是讓我覺得幸福極了。我們回家時雪隧依舊順暢,小孩迅速在後座睡著,我向老公提起:
「您覺得一開始的1.5公里,還是最後那段路的感覺好?」
『我是怕上面沒地方停車啊?』老公猶自分辯:
「拜託,十度附近的下雨天,還想走古道的人不多啦。就開車上去看,真的沒地方停再開下來啊。若是您停車停在山下,一開始就多走那1.5公里,產業道路那關我們就走不過去了。」
我想下回老公應該會接受盡量讓車子停在靠近入口處。老公承認後面那段景色比較好,老婆天縱英明,說要停在上面。其實我根本不知道哪一段的景色比較好,多開1.5公里後,即使後面景色不好,我們也是有賺到。回家後老公一直覺得九寮溪比跑馬古道辛苦,我舉證數據:我們在跑馬古道走了4.5小時;老公說在九寮溪也走了3.5小時,然而我翻越記錄,九寮溪是1點半下車4點上車,這樣是2.5小時吧?兩者的強度明明差很多。那聖母步道咧,我們走了將近六個小時。九寮溪來回7公里不到,跑馬古道來回10公里。莫非您是要逃避給小孩的獎勵嗎?老公強調應該是九寮溪步道路況比較顛簸,不會吧,九寮溪步道幾乎沒有坡度,跑馬古道是爬上北宜公路耶。那您九寮溪在累什麼?我想是因為您在九寮溪揹了兩本書爬山吧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Mei-wen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