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們由跑馬古道南口起步,沿路都是緩上坡,僅有很平緩或有點斜的分別;三公里多後進入產業道路,一路腳步輕快的廷突然神色黯淡,女孩兒表示自己想睡午覺,話說她平日根本沒有午睡習慣;我們已經走超過一半,當然要達陣以免還要重新挑戰。我開出獎勵:跑馬古道的難度介於九寮溪步道與聖母步道之間,因此走完會有相對的獎勵。小孩發問聲此起彼落,如果現在折回有沒有獎勵?假如三分之二折回可不可以獎勵給三分之二?我用堅定的口氣回答:全部走完才有獎勵。 

我們從山路進入產業道路。 



在平坦的產業道路上,女孩兒突然想午睡,男孩兒因為母親說可以隨便吃零食,因此還有戰鬥力。



產業道路一開始是平路,然後變成柏油路上坡,坡度比方才山路傾斜,轉了一兩個彎之後發現我們才走了五百公尺。這一路下來中年硬漢終於也覺得有點累,老公表示:這一路走下去應該都是產業道路沒意思,不然我們掉頭回去好了。我還沒說話,廷與翔立刻堅決反對:從這裡折回是爸爸想逃避給獎勵的陰謀!媽媽絕對不會妥協,所以我們要走完。兩人臉色難看的表示要繼續走,努力的再次邁開腳步。我告訴小孩,累了就停下來休息,反正我壓陣,一定會等人的。產業道路變得比較平緩,前方出現岔路,明明指標顯示不用進去岔路,老公還是好奇的跑去看看。我們三個落後老公一段距離,等到我們也抵達岔路時,老公從岔路出來,三隻狗跟在後面狂吠,我們分別一人帶一個小孩快步經過,翔覺得爸爸一定去對狗狗挑釁了,所以狗才會這麼生氣。老公堅持自己沒有調皮,只是不小心跑到軍營區,因而引起狗兒狂吠。 

指標顯示1.5K,意即我們還有1.5K達陣。 



指標顯示1K,意即我們還有1K達陣。 



我們三個慢慢走在產業道路上。



經過狗兒站岡的路口沒多久,路邊出現跑馬古道北口往上的指標。我們重新進入山路中,方才的山路是大石小石路,現在的山路是石板木樁路,這次有階梯的感覺了。老公提醒我們不要踩到圓木頭以免滑腳,我很有信心的回答:不用您提醒我也知道,因為我已經在徽杭古道滑倒過了。我深吸口氣走上去,一小段路後出現岔路,我們彎進去看看,來到一處高聳樹木圍著的空地,地上陳著對半剖開的木頭,正好可以坐下歇腳,至此我也要求要吃甜食補充體力。老公說這裏應該是露營地,我覺得這裡白天看很安靜很神秘,若是晚上在此過夜,應該會很孤寂很詭異。我勸廷一定要坐下來,小睡一下也可以。廷覺得母親亂出主意,這種地方怎麼可能睡著休息。坐下歇腳吃吃東西後,再次起身實感覺有充到電。廷感覺最疲倦的一段是在產業道路平坦路段,走斜坡時精神好些,走階梯時又回復腳步輕快,是所謂遇強則強遇弱則弱嗎?

步道北口往上走


 
出現階梯路徑 



我們來到休息處坐下 



小孩帶了昨天大姑婆送的巧克力餅乾,這個餅乾超好吃,外面餅乾鹹香,裏面巧克力香濃,我都吃了好幾塊。我的大姑姑小孩大姑婆真的很會選點心。 



我幫老公照張相,老公說這張還不錯。 



從我坐下的位置往上看的綠色穹廬。



跑馬古道位於石牌礁溪間,一般是說靠近礁溪的那公里景色比較好。我們一路走到這裡,最後不到一公里的階梯路氣氛非常好,雖然沒有剛剛遠眺蘭陽平原的景色,樹木高聳,感覺自己走在森林深處,感覺十分幽靜。不過也悠靜沒多久,我們開始聽到引擎聲,我鼓起精神走上最後一段階梯,抵達金面大觀的大石頭處,這裡聽說是北宜公路的最高點,吸引我注意的是另一塊較小的石頭,上面寫著:歡迎蒞臨指導台北縣~~~;廷與翔看到台北縣覺得很訝異,喃喃自語:所以我們走路穿過雪隧嗎?我覺得今天的路程很幽默,我們起早從台北縣開車到宜蘭礁溪,走路回到台北縣,待會兒還要從台北縣走回宜蘭縣。 

休息後我們繼續走階梯 



感覺很像走在森林裏,氣氛幽靜。 



包圍我們的樹木慢慢變的寬鬆些。 



然後我們抵達台北縣。 



這裡應該算宜蘭頭城的邊界。



跑馬古道0K達陣。只剩下我跟老公還有心情照相了。

DSC01029 DSC01028

跑馬古道系列還有一篇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Mei-wen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