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山路線上的五寮尖共分八段,咸認最緊張刺激的是第五段到第六段:渡過稜線牛背嶺再垂降30公尺深的峭壁雄峰。胎胎我在最初路段的小攀岩,重心失衡晃出摔落,爬上稜線後深感值得,但最終決定放棄峭壁雄峰垂降,繞道與大家會合。我在垂降底部找到大石頭坐著,眼見大家一一垂降,陣雨又起,天空繼續降下豆大雨珠,這回降雨看來一時半刻不停,大家翻出便利雨衣套上,眼見垂降山壁逐漸濡濕,團員們穩當拉繩踏岩而下,我心想今日若易地而處,我應該會卡在中間四肢僵硬動彈不得。團員們會合後,雨勢變小,但看看時間氣候與路況,決定放棄第七段第八段,當下我根本搞不清楚,就呆呆跟著走。直到聽說要下山了,才逐漸回神過來。

團員們垂降峭壁雄峰第三段時,天空又開始下雨了。圖中的玉兒也是高手,不慌不忙的完成垂降。 

IMG_9729

方才繞道下稜線後,老公建議該用登山杖穩住身型了。團員重新會合,雖然雨勢暫停,山徑因水氣更加濕滑,環狀路線下山路雖非我們方才走的上山路,沿途土路樹根石塊攀爬下降的路段決不客氣。胎胎素來覺得下坡路段較能勝任,雖能留在大隊裡,每個樹根階梯或每回的石塊的段差都很任性,我無法像平日一樣放輕腳步,以肌肉幫助關節剎車,當腳掌接觸地面會不會打滑,更令人步步驚心。胎胎緩慢笨拙的移動中,常遇見其他耐心有禮貌等候的山友,我滿懷歉意的說不好意思,他們仍告訴我慢慢來不要急。步步為營的踏出每一步,左腳突然滑了一下,往左邊跌去,登山杖撐著,卸去大部分力道,身型歪掉跌坐,有跌不痛。突然右腳一滑,跌成側坐,還好用手撐了一下,有跌不痛。接下來只要遇見落差較大的石塊路或樹根路,我很認命的坐下再站起來,剛下過雨的路面十分泥濘,但我寧可髒不要摔。胎胎如此狼狽的行進著,小恩媽繼續羽扇綸巾蓮步輕移,連她身手矯健的夫婿都滑蹬了數次,我覺得小恩媽應該練成乾坤大挪移了。小恩媽夫婿表示:結婚幾十年來,從未料想到太座是這般隱世高手。下坡路段太驚險,拿著相機的老公完全沒有照相。終於離開土路回到柏油路面,大家看到我的黑色登山褲背面變成咖啡色,很驚訝的詢問這到底是跌了幾次啊?

下坡路段步步驚心,沿途沒有照相,終於回到平整路面才稍稍安心。

IMG_9739

沿路打滑加上坐著下大段差,我的黑色褲子沾滿泥土了。

IMG_9744

離開打滑的攀岩路稍稍安心,有人問可以上車了嗎?鋼鐵人回答:我可以走過去開車上來接,但是你可能要等蠻久一下子的。從這裡走到玉里商店約需半個鐘頭。此時我發現自己的長毛巾也沾染了不少泥土,而且如泡過水般的沉重,一轉可以擰出水珠來。胎胎走山路沒有如此流汗過,難怪今日會大耗體力。一旁的阿寶,沿途不知擰過毛巾幾次了。柏油路下坡路段的坡度較可預期,我回到熟悉的方式移動身體,疲倦是有的,但心情穩當許多。只是羽扇綸巾的小恩媽,乾坤大挪移在平整路面無法施展,沒多久就說累了。如果這不是遇強則強遇弱則弱,什麼才是遇強則強遇弱則弱!路徑平緩,大家紛紛收起登山杖,我們離開柏油車道下坡路,轉入一處乾爽泥土路,這裡沒有水氣或日曬肆虐,樹蔭扶疏,涼風習習,多美好的一刻,我竟然不由自主的往左邊跌坐落地!小天使凱西一個箭步衝上來扶我,可是我站不起來,好幾秒之後才發現自己雙腳交叉打結了。莫非這就是傳說中的腿軟吧!所幸這是抵達玉里商店停車處前的最後一次跌倒。

回到玉里商店停車處的最後一段階梯,胎胎安然完成沒有跌倒。 

IMG_9747

我們在五寮尖待了快六小時,細分如下:

05:15紅酒燉牛肉早餐。

06:50玉里商店會合點。

07:00進入五寮尖登山口上坡路。

07:10開始四肢併用攀爬路段。

07:20小恩媽重新歸隊,拿出扇子後變身絕世高手。

08:00抵達攀岩處,老公確認攀岩狀況,鋼鐵人示範教學來回三趟。

08:13胎胎跌落攀岩處,繞道通過。

09:45抵達稜線區。

10:20進入最長稜線。

10:40另一稜線。

10:45抵達垂降處。

10:55決定繞道而下不垂降。

11:10在垂降底部會合。

12:10回到柏油路面。

12:45回到玉里商店。

一開始支撐我踏上五寮尖的信念,是為了儲存隔日出發台中小旅行的戰備能量(無所顧忌的大吃大喝),攀岩摔落後有些害怕,但秉持眾位高手照顧,應該還能完成,一路安慰自己這趟走完抵兩天大吃大喝。最倉皇的時刻是在決定繞道退下稜線時,遇到天空開始下雨,一邊要自己走快點,一邊又怕太急躁而失足跌下稜線,最六神無主的時刻,是在小垂降處,我清楚聽到自己不由自主的哭腔。接下來的腳滑腿軟,感覺只是莫名其妙甚至好笑了。走過五寮尖,也渡過我心中的另一道關卡,至今我覺得最難走的一段山路是徽杭古道:

[?]進入徽杭古道

[?]徽杭古道江南第一關

[?]抵達上雪堂

[?]晚餐/住宿上雪堂

[?]清晨出發/藍天凹

[?]抵達出口

[唸]在浙江上車

至此平心而論,徽杭古道只是遇到大雨,關鍵字是不舒服,而五寮尖的強度與難度高於甚多;在徽杭古道的雨中行進,內心戲是覺得倒霉,想罵老公幹嘛幫我們婦孺報名;而在五寮尖遇到下雨,有一瞬間我只擔心要平安生還,萬一胎胎真的失足跌落山谷,需要出動搜救隊,很倒楣的前天剛剛公布國中會考成績,社會新聞可能會下標:

中年婦女(或歐巴桑),疑似國中會考後壓力過大,失足跌落五寮尖!

然後胎胎就百口莫辯了。

今天19人一起來到五寮尖,感謝大家一路罩我,尤其是老公與鋼鐵人出力最多。最驚訝的應該是我老公與小恩爸。我老公見識到所謂的肢體不協調,是可以到怎樣的境地!他表示:還好廷與翔的運動神經不像Mei。但說來我小時候,香蘭與姑姑們也是常帶我去爬大同山。小恩爸於今日五寮尖後,對太座勢必刮目相看,原來她已練成乾坤大挪移,只是平常行路不難,沒有機會展現。

回程時看到天空雲朵,這個早上太精采。

IMG_9748

胎胎生還之攀爬跌落,上山嚇到,下山腿軟。謝謝大家照顧了。鄭重介圖右就是行路難才會變身的羽扇綸巾乾坤大挪移小恩媽。 

13333015_1186443201374353_3816195521707999089_n

 

全員團聚用餐後回家,梳洗後癱在沙發上喝啤酒(未成年請勿飲酒,飲酒過量有害健康,飲酒不開車),竟然沒有療癒的感覺。國中生鄭重表示:媽媽妳不要再去有生命危險的地方了。小學生聽到我跌倒,建議今天該馬上找神醫報到。我看看左邊膝蓋的瘀青約50元銅板大,右邊膝蓋好像還好,當下決定先推藥膏,明天紮護膝去台中便是。結果週一狀況還好,但感覺四肢有點卡,到週二連坐下站起來都覺得吃力,週二北上後隨即找神醫報到了。神醫將我走經的四肢轉回去,指出雙膝均有傷要上藥膏,手臂瘀血不散也要包著。我承認自己看起來很慘,就是那種搭公車時,司機會特別說可憐喔,吩咐小心上車,而老先生老太太會讓位博愛座給我的慘狀。我妹小可見到我雙膝與右手包紮紗布的模樣,憋笑對我老公說:幾乎,有話好好說,出手不要這麼重!老公無奈覺得老婆的四肢實在不協調到了極點了。

胎胎身體在休養,心情卻很好;人生四十才開始,我的四十歲之後,抵達了許多十四歲時根本不曾預料的地方。五寮尖之於我是越級挑戰,爬上稜線後山風吹來的晃動,遼闊景致,還有在峭壁傲然開放的荷花。眼界心界都是全新的境界。

 

Mei-wen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