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是廬山[玩]字號文章第五篇,我們不是在廬山玩五天,事實上還在抵達盧山的第一天。本篇是我們在廬山走的最辛苦的一段路。 

下午三點鐘,我們抵達預定折返點懸索橋,看地圖估計里程數,想必已突破八公里。如此走下來還是會疲倦的,更何況回程一定是上坡路多,若想天黑前回到牯嶺街,要開始走回去。雖然我已經看準神龍宮路,如何銜接還不太清楚,我們想該詢問正確路徑;老公看到幾位佩帶識別證的工作人員,於是請教神龍宮路怎麼走?回答的是一位方頭大耳的工作人員,他根本不說神龍宮路,而熱心的提出兩個建議:
其一是花錢搭纜車去電信大壩,然後再花錢搭旅遊車回牯嶺街。
其二是直接另花門票錢進去石門峽遊玩,然後包車回牯嶺街。
這兩個建議都有點古怪,第一個建議搭纜車,就地圖看只是跑更遠而已,對拉近回程一點幫助都沒有。第二個建議老公有點心動,請問他包車的費用,他說可以現場再詢問。我們先決定方案一無用,而對於方案二有點心動卻很是不安,以目前的體力狀況,進入石門峽之後,一定走不回來的。這位方頭大耳的工作人員,默默的尾隨我們走上懸索橋,我們更覺得不妥,老公看到石門峽景區的售票處,再次請問驗票人員包車費用,這次遇到一位長相黝黑但直爽的大叔,大叔誠實告知:進入石門峽若要包車返回,叫價至少要RMB180元加上RMB45元(入山門票),還好有先問清楚,不然付錢時心情會很不爽。我們馬上決定石門峽不能進去,真的太累又太貴,我們回頭又跟那位方頭大耳工作人員打了照面,我用力的看了他一下,他的建議只是在幫助花錢。還好遇到那位黝黑的大叔,若真的進去石門峽,一家額外的門票錢是RMB一百多,走的累的要死不說,最後花了RMB幾百元搭車回來,整個遊玩興致一定會被打消許多。世道險惡,善惡共存;千萬要維持自己的判斷力。 

走過懸索橋之後,面前是三岔路,直走上階梯是搭纜車,右轉會碰到石門峽的售票處,因此左轉應該可以接到傳說中的神龍宮路。理智分析如此,當時的情境下,覺得壞人很多,而且身體會累,因此踏上左邊那條路時,心中惴惴不安。沒多久又出現岔路:一邊是鐵橋,另一邊是不清楚的泥土路;我們先試了泥土路,走一小段後發現是死路,莫非要過那個怪怪的鐵橋嗎?正好有兩個年輕人跟我們同路,他們問了路邊在打牌的當地居民,好像也是沒有結果,我們過了鐵橋,神龍宮路的路標被放在邊邊角角,真的很難看到。然而,我心中有中獎的感覺,這條路會帶我們回去的。 

就是這座鐵橋 

你拍攝的 IMG_0233。

回望懸索橋 

你拍攝的 IMG_0231。

神龍宮路上的遊客很少,我們感覺上踏上”祕徑”。老公才想起他讀到一位大哥的廬山遊記,也是不搭車自己走,特別提到有一條小路,可以自懸索橋通回環山路接牯嶺街。我們走了陡急的石階下山,目前要上山的山路坡度較為平緩,然而,路徑就會增長,我一路一直流汗,謹記著就是平緩的邁開腳步;廷小孩也是很累,一路抱怨一路自己走,翔小孩呈現走走揹揹的模式。這段路望向天空聳起的山巒,山巒還是罩著白紗,景色真的很美,這種景色與氣氛,要消耗體力才會經歷到。 

我們走在神龍宮路 

你拍攝的 IMG_0235。

望向天空看到白紗中的山巒 

你拍攝的 IMG_0236。

景色真的很不錯 

你拍攝的 IMG_0237。

老公故意走的很前面,若在翔伸手可及之處,翔一定要求要揹揹。 

你拍攝的 IMG_0238。

神龍宮路還會變成田野小徑 

你拍攝的 IMG_0239。

翔很疲倦的時候,就會在路邊踡成一個球狀休息。相片中的廷不是在鼓勵弟弟,是想蹲下來時,按著弟弟蹲下比較輕鬆。 

你拍攝的 IMG_0241。

在神龍宮路休息的兩個小孩還有一個站著休息的媽媽,我不是不想坐下休息,是怕待會兒爬不起來。 

你拍攝的 IMG_0242。

我們在安靜的神龍宮路開始遇到遊客,大家對於路線都不太清楚。後來慢慢聽到車聲,我們才篤定這一路的辛苦是對的。終於回到環山路,看到旅遊車經過時,我鬆了一口氣,至少,我們在回程的路上,而且剛剛的辛苦不是白工。此時是四點出頭,我們順著環山路慢慢往上走。更大的挑戰突然出現,跟我們同時開始走神龍宮路的兩個年輕人,在旅遊車站牌處放棄了,付錢跳上車,老公的意志力也被擊潰,問了工作人員價錢(一人RMB65元一天),工作人員沒明說小孩的收費方式,要我們補票時再量身高。老娘有賭氣不想上車,突然發現這輛車已經坐滿,我希望繼續走路,老公請問工作人員還要走多久?她遲疑的回答約四五十分鐘,老公聽到後信心大增,覺得四十分鐘很近了;我當然投走路一票,要坐車山下就坐了,不然走那麼久是走心酸的嗎?後來實際走下來,那裡其實離仙人洞景區約30分鐘的路程。當時身體真的很累,翔一路幾乎都要老公揹,我們沿路鼓勵小孩,終於回到仙人洞入口,我們看到冷飲小販,讓小孩選了綠豆冰棒,我自己也喝了罐可樂。小孩的冰棒分我吃了一下,真是美味無比。靠著冰棒冷飲的能量,我們走到白居易草堂,在那裡的涼亭坐著休息了一下,再十來分鐘的路程,就會到花徑,也就是錦繡谷的入口處,這裡離牯嶺街,腳程只剩下一刻鐘了,當時太累,所以要再加五分鐘。我們確定天黑前可以回到熱鬧的地方。 

我們在環山路上休息. 

你拍攝的 IMG_0246。

路經白居易草堂 

你拍攝的 IMG_0249。

小孩還是有體力玩跳石頭

你拍攝的 IMG_0251。

回到今天早上錦繡谷的入口,此時是下午五點一刻。 

你拍攝的 IMG_0255。

廷跟花徑入口合照,老公進去花徑走一走,我跟小孩坐在路旁休息。事實上需要休息的應該是我,廷與翔坐了一下就開始起身玩遊戲了。我還是需要繼續練身體,不然在家裡很難混。 

你拍攝的 IMG_0267。

當時真的很累,事後回想廬山第一天,覺得自己好厲害;身體的疲憊會恢復,心靈的愉悅會常駐,險險閃過壞心工作人員,感謝祖宗神靈有保護。

Mei-wen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