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們待在福州共四晚,其中兩晚逛了美津濃特賣會;Christine納悶:特賣會有這麼好逛嗎?老實說蠻好逛的,然而會逛兩晚,不是因為買到失心瘋,主要是實際上真的有需要。 

老公在福州首次外出覓食的時候,我們發現美津濃特賣會。當天晚上我們逛了逛,買了些上衣跟外套,現場還有運動鞋,看了一下之後,反正我們的運動鞋還能穿,真的,我不想鞋櫃太多運動鞋,好像隨時準備去深山修煉。不過很開心的我買的白色外套有被品味很好的鄰居說好看。 

第二天因為命運的捉弄,我們來到旗山,一跨入往天梯瀑布的路徑,我的登山鞋邊緣鬆脫,我很驕傲的對老公宣佈賢妻勤儉持家,把登山鞋穿到開口笑;老公表示自己的登山鞋已經開口笑過用super glue黏合,如今是二度微笑。怎麼辦?晚上去美津濃特賣會挑一雙新的好了。沿路我們小心翼翼的來到天梯瀑布前面的懸空吊橋,兩側山勢高聳,山風會突如其來的捲個一陣。我們在吊橋上看著景色,老公拍照取景,一邊出聲警示:
「妳們要把帽子戴好,不然會被風吹走……」
山風好像聽的懂老公說的話,話聲未落就硬生生捲起我的帽子,吹個老高,接著飄落山谷中,身邊的旅客一陣驚呼;親愛的帽子,我真的沒機會救妳;我也沒辦法,若是硬要搶救帽子,以我笨拙的身手,極可能會同歸於盡,那廷與翔以後怎麼辦啊?老公則是鬧彆扭,覺得帽子都不乖乖聽話,就這樣折耗掉了。真的,千錯萬錯都是山風的錯,害老公的悶氣持續了一會兒。 

這是帽子存在的最後幾秒鐘 



我在命運註定的旗山,折損了登山鞋與帽子。登山鞋特別情深意重,當時剛回台灣,我跟老公一起去逛運動用品店,老公選了一雙,聽說公司規劃要爬玉山,他想先認真鍛鍊,當時我對爬山根本很陌生,我也買了一雙樣式很像的,訴求是情侶鞋。接著到了蘇州,這雙登山鞋陪我走過好多山,讓我從體力超級不好,進步到好像有點肌肉。登山鞋如今壽終正寢了。我問老公:你要不要也買同款式的新鞋?老公說不用,他的運動鞋很多。晚上,我們走路去餐廳,我牽著翔,老公牽著廷,廷突然甩開老公的手:把拔剛剛踩到踩到地上的兔兔了!老公一聲哀號,覺得廷很不夠意思,等他踩到後才告訴他。老公馬上也決定他今天要買新鞋子。

晚餐後我們只好又到美津濃特賣會,因為我們要補充配備。帽子很快選定,是淡米色的鴨舌帽,鞋子選的比較久,因為是特賣會,尺寸比較不齊全,因此要買同款式的情侶鞋機會渺茫,老公突然看中一雙登山鞋,跟即將退休的登山鞋款式很像,鞋子上面還有牌子標示是勾鐵絲,服務員馬上誇獎老公眼光好,這雙僅剩最後一雙,老公一穿,太緊,約小了半號到一號,我ㄧ聽馬上歡呼:這註定是我的鞋子了,我一試果然剛剛好。老公後來選了一雙白色的運動鞋,之後數日,他都一直強調他對老婆真好,把好鞋子讓給老婆。不過喔,老公後來選的那雙運動鞋跟我的新鞋子的價錢一樣。
 
我們換上新鞋,老公馬上找垃圾桶要丟棄舊鞋子,我是不肯丟掉我的舊鞋子的,這雙鞋陪我走過很多地方,而且以後說不定可以做博物館的展示品啊。老公對於日後當博物館的展示沒興趣,他說:有誰要看一雙踩過兔兔的鞋子?小孩也一起敲邊鼓:把拔好可惜好可惜,不要丟不要丟!老公說:不然誰願意幫我拎著沾過兔兔的鞋子?於是我們母子三人就默默飄走了。 

一家四口鞋子會合,以後請多關照。 


Mei-wen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