週六下午老爸進入亞東急診,周日快要中午時回家;我跟老公去醫院接老爸,老爸聽到可以回家時非常開心,迫不及待的跳上車輛。反而果為一副沒魂的樣子,他說自己很不舒服了。
 
瑪姬請醫院準備好心電圖相關資料,我們開始了解什麼是燒電線。老爸先去拜訪他長年以來心臟科醫師,老爸血壓一向正常,膽固醇等數值也很標準,僅有心壁較厚的狀況。心臟科醫師看過心電圖之後,告訴老爸盡快安排燒電線。週三知道此一結論後,週四我掛進亞東心臟內科門診,掛號只是網路上敲幾個字,決定科別與醫生的前置作業比較耗費心神。心律不整是看心臟內科,週四我陪老爸去見心臟內科醫師,經過醫生的解釋,是WPW症候群,將心臟比喻做一棟房子,有時候是水管堵塞需要疏通(這是血管問題),老爸是房子的電路出問題,我查了資料,上心室下心室間有訊息傳導通路,老爸的傳導通路可能多了一條,引起訊息傳導混亂,老爸還有心室顫動的狀況,因為有兩個原因引起心律不整,醫師說需要用導管檢查電路,亞東有兩位醫生做這種手術,因此他再幫我們掛號週五另一位醫師的門診。老爸說自己急診當天也不會不舒服啊,可是急診室的醫生一直不讓他回家,醫生表示:雖然你覺得還好,可是你當時的狀況很危險,另一位這種狀況的病人成了植物人了。我回家後又查了相關資料,跟正妹報告WPW症候群還有明天看門診,這種症候群出現的機率是千分之三,門診約好施術時間時,病房也會準備好,最快的施術時間是下週三,醫生經歷看起來很OK,施術方式是從大腿血管插入導管到心臟檢查,一般需住院是三天兩夜,也有人手術完後要進加護病房觀察24小時。老爹看過門診後對正妹報告:今天的醫生很高很帥。
 
週五我陪老爸去門診,車上我突然想到:如今還是農曆七月耶,農曆七月動手術,阿嬤會不會覺得不妥當啊?老爸告訴我:阿嬤都說健康的事情要優先處理啊。我們見到會動這種手術的醫生後,我的第一個問題是WPW症候群是如何診斷出來的?他回答說:是看心電圖判斷的,至於多出的電線的情況,要用電氣檢查術,就是用導管進入心臟後才能了解實際的情況。術後一般不需要進入加護病房觀察,三天兩夜就可以出院。計畫時間是週二Check in,週三施術,週四出院。我的行事曆有農曆日期,看到施術時間正好是農曆八月初一,我真的鬆了口氣。哈,我家長輩跟的上時代,熊熊變成我這個後輩迷信了。週五我們一起在爸媽家等正妹下班,我還沒開口,老爸就搶先說他下週要去墾丁三天兩夜遊,正妹有點摸不著頭緒,怎麼會這時候想出去玩啊?這是老爸的冷笑話,把要去醫院三天兩夜說成要出去玩。而且正妹還真的相信了。 

週五門診約好手術時間,還有辦理預約住院;老爸想住單人房,不過心臟科病房有空位的以二人房為主。我留下自己的手機當聯絡電話。周一再致電詢問亞東的病房情形,心臟內科助理告知單人房沒有缺,可以接受二人房嗎?我跟老爹溝通後,就二人房吧。週二早上我們接到通知,希望在一點以前去報到,當時我人在自己家中,迅速盤算了一下,約老爸十二點出發,我自己十一點走出我家,先去繳廷的小學學費,然後進入摩司,義無反顧的點了XO醬炸蝦堡,還有一塊炸雞加飲料,阿惠看到我的午餐時,有種錯愕的感覺,要吃飽才能提供身體充足的血糖處理啊,面對重要場合前,一定要先吃飽。 

老爸準備了盥洗用具,抵達亞東醫院後我們先去二樓辦理住院手續,服務人員請我們填好相關資料,接下來是一連串的檢查:X光/抽血/心電圖。股市還沒收盤我們就到了八樓,護理站告知是19房二號病床,我又填了資料,交出健保卡時,護理站人員笑說:成龍來住我們這裡的病房了。我們回到病房裡等候,鄰居是位很安靜的先生,因此我跟老爸也是用氣音說話。我開始發簡訊傳送老爸病房號碼與電話;老爸突然想起:啊,沒有準備一隻筆給醫生,最好是小萬!雖然我覺得醫生可能不願意收,可是老爸開口了,女兒一定辦到,讓老爸安心最重要,我對老爹說我馬上出去張羅,順利的話半小時可以回來,老爸要我馬上去辦,我抓起包包衝出去時,護理站小姐招呼我:要去吃午餐嗎?醫生待會兒會過來解說。我告知我要去辦老爸交代的事情,約半個小時會回來,護理站小姐看看時間,說應該來得及吧。我衝上計程車後來到遠東百貨,環顧一樓沒有小萬,啊應該會在男裝樓層,終於抵達男裝樓層,小萬就在眼前,我整個鬆了口氣,我迅速指了幾款請櫃檯小姐拿出來給我試試,最後選定一款並包裝好,衝回醫院時本來可以在三十分鐘內,可是電梯跟我作對,每台都離我好遠,我ㄧ咬牙老娘走上去八樓。回到病房時我的呼吸很喘,更妙的是醫生剛剛解說完離開惹。
 
住院第一天我沒遇到醫生,住院第二天是小弟輪班時遇到醫生,老爸說當時還有其他護士在,醫生不肯收;住院第三天,我終於遇到醫生獨自來探望老爸,四下只有當事人沒有其他人,可是醫生還是堅決不收小萬。我跟老爸才確定醫生是認真的,小萬只好跟著我們回家了。回家跟老公提起後,老公說自己打從心底尊敬這位醫生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Mei-wen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