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是星期三,照例下午翔有語言治療課,老師說今天是最後一堂課了。從9月8日到今天,翔共上了十二堂語言治療課。
 
我的兩個小孩,成長過程面臨不同的狀況,廷是牙齒是一大關卡,翔的牙齒循著姊姊的腳步,照顧起來比較得心應手。翔小時候吃東西很盧,在母親的鐵腕政策下,他已經養成乖乖吃完的習慣,當然還是要盯他吃完適量的蔬菜。翔比較費心的,是從小說話不清楚,台語說這種情況是臭拎呆。一些關心人士提到剪舌頭繫帶,這一點老娘不會人云亦云,為杜絕眾口悠悠,我請不只一位醫生檢查過,翔的舌頭沒有問題。其實我沒有很緊張,可是要面對問題,所以我唸故事書時,帶著翔唸一句一句慢慢唸,翔的狀況時好時壞,慢慢說就會清楚很多,只要一心急,很多音就會混在一起。
 
回到台灣後,翔就讀廷以前唸的幼稚園,園長看到翔的說話狀況後,建議我帶翔去看語言治療。我當時有點震驚:怎麼我健康活潑的小孩需要去看醫生啊?震驚歸震驚,至少我可以先上網找資料:亞東醫院有語言治療,屬於復健科!復健科!我好震驚,怎麼我健康活潑的小孩需要復健啊?震驚歸震驚,我繼續搜尋其他人的經驗分享,語言治療課是每週一次,教導基礎發音位置,沒有侵入口腔的治療。我認真的考慮的一下,震驚歸震驚,要面對現實:
~我們也一樣會ㄅㄆㄇ啊,不過還是讓學校老師教小孩注音符號,所以讓語言老師教小孩說話也是合理的。
~我知道翔的狀況有在進步,可是母親不是專業人士,進步速度緩慢,翔即將學習注音符號,清楚的發音絕對是助力。
~翔有次說話一時心急卡住了,想發的音就是發不出來,小男孩急的用手扳嘴巴;母親要承認自己幫助有限,我下定決心要找其他方式幫助他。
我的活潑健康的孩子這方面需要幫助,面對現實我打開電腦掛號,讓醫生來決定。 

翔在7月20日掛進亞東醫院門診,終於輪到我們,醫生請翔說一些話回答問題,建議翔要上語言治療課,不是馬上開始喔,要到五樓復健課留資料排隊,我請問醫生預估要上幾次,醫生說以翔的狀況而言,估計是10~16次,實際狀況要等語言治療師評估。我帶小孩到五樓櫃台,拿取號碼牌後留資料,櫃檯人員表示很多人排隊,我表示會全力配合有空的時間。語言治療開始前,語言治療師要先進行語言評估,我們等到8月14日周六,輪到翔可以進行語言評估。我跟小孩一起忐忑不安的到達現場,由余老師進行,余老師看起來是很可親的女子,翔沒問題的乖乖跟她進去唸故事書。評估時間是半個小時,余老師說翔說話的主要關卡是太用力,因此發音時舌頭的位置太過後面,只要一著急就會更用力,因此才會更發不出音來。排定正式開始上課的時間是9月8日,在這之前我在家裏可以先教導翔作個練習:將舌頭放在上下排牙齒中間發音,類似發英文音標θ.與語言治療師說過話之後,我了解到語言治療師絕對可以提供我不知道的幫助。 

聽到我帶小孩去復健科之後,我家正妹反應比較激烈:
瑪姬:接接,翔只是太聰明,腦筋動太快,所以說話速度跟不上腦筋運轉的速度。
小可:接接妳只是帶去看醫生這樣給社會一個交代對不對?
啊老實說,即然有這個資源,我是真心的想讓專業人士幫忙翔耶。 

9月8日開始後的每周三下午兩點半上課,我準時帶翔報到,風雨無阻,唯一一次請假是因為腸病毒。每次上課時間是半個小時,老師會有回家功課,讓我們回家練習特定發音與組詞。上課時翔就乖乖進去,單獨跟老師一起,我在外面等候,我曾經帶著財經雜誌閱讀或是用電話處理事情,結果那陣子我的頭髮狂掉,胎胎告訴自己要利用時間放空,所以後來我利用時間小睡,有時候外帶咖啡,老公手機借我的時候,我是打遊戲渡過的。翔完全不會抗拒上課,跟老師的互動很好,一段時間後由梁老師幫翔上課,首次碰面時梁老師招呼著:
「翔翔,我們來上課囉。」
『我長大了,請不要叫我翔翔。』
「那要叫你什麼?你有其他小名嗎?」
『請叫我大名。』
「好啊,大明,我們來上課了。」
翔有對老師解釋自己的全名,可是後來上課梁老師都稱呼翔為大明,翔每次都會露出無奈的表情。翔整個上課過程順利,我覺得唯一的關卡好像是我自己這關說。翔的進步大家都看的到,阿惠有點惋惜:翔現在發音標準沒有自己的特色柳。
 
從語言治療課畢業的今天,挑了兩束小花送老師,送給梁老師的向日葵是翔選的。



照顧小孩是一直需要費心的,渡過這個費心還有下個費心會來,總之遇到時,蒐集資訊,正向面對,這時候我很感激自己是全職胎胎,可以陪小孩渡過這些過程。我曾經遇過一個討厭鬼,她直接對我說:妳一定都不理小孩所以翔才會說話不清楚。我當然有被刺傷,我明明常理小孩,花很多時間在小孩身上。啊不過啊,常理小孩花很多時間小孩在身上的Ming,也是遇到討厭鬼說:啊妳都只照顧小孩照顧家庭沒有自我成長。我的胎胎界精神導師Ming被子彈打到。總歸一句:胎胎果然需要強力自我防禦機制。小孩有狀況,遇到就是遇到了,母親不要自責不要逃避,面對渡過後,功力會升級。
 
整個語言治療過程,我也對建保很是感激。門診後領到藍卡開始排隊,一次門診可以用兩個月或是六次治療,亦即超過兩個月或是上課滿六次,就要再掛一次門診給醫師評估。整個過程我掛了三次門診,一次付480元,每次的治療要付掛號費50元,這就是整個語言治療課的成本,外加交通費與時間。有建保真的是項大福利,希望台灣建保的財務狀況能日趨建全。大家都不想多繳錢啊,可是建保沒錢怎麼運作啊? 

我們陪老公外派的日子裡,健保仍然繼續加保繳費。熱愛精算的老公,有時會覺得心頭滴血:繳了費用之後,就是寒暑假才會使用到,會不會直接自費比較划算啊?關於這點我查過相關規定,健保規定戶籍遷出台灣者,或是出國六個月以上的人,可以辦理停保。我們每次出國約四五個月,反正在蘇州看醫生也可以備齊單據後向健保申請。單據有:診斷書/收據/護照上入出境的資料/戶口名簿資料/退費申請單。填妥後郵寄至健保局核退科申請退費。入境後六個月內要申請。在蘇州看一次醫生,保守估計就要兩千元台幣,有次回我申請了約台幣八千元,後來核退了約台幣五千元,也是不無小補啦。以被保險人的角度來說我們有受到照顧。台灣的醫療系統還是相對優良的。
 
中央健康保險局的網站http://www.nhi.gov.tw 

後記:2014年12月22日,翔上台參加演講比賽,題目是我最喜歡的暑假作業。翔說自己不會緊張,下回有機會還想再參加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Mei-wen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