翔週末生病,周日復原許多,周一上學一切正常,吃飯也沒問題了。晚上我幫翔洗澡,感覺小孩有變瘦,有點心疼的說: 

『翔翔變瘦了,手舉高肋骨看的好清楚喔。』 

翔馬上嚎啕大哭,是真哭,眼淚鼻涕直流。 

『寶寶不要擔心,會補回來的。』 

「可是妳看的到肋骨。」小孩繼續傷心。 

『肉長回來就好了。』 

「嗚嗚嗚,我的肋骨跑出來了,我沒有皮膚了。」原來這才是傷心的訴求,廷跟老公也過來看怎麼哭的這麼大聲。 

『翔冷靜,你看姊姊,姊姊手舉高也看的到肋骨。還是有皮膚啊,只是會有骨頭的形狀。』我拜託廷示範一下。 

「那媽媽有沒有?」小孩的哭聲終於比較小了。 

『我舉高手給你看!』還好老娘最近有在練,不然沒有肋骨的形狀難以交差。 

「那爸爸有沒有?」也請老公配合舉高一下; 

「嗚嗚嗚,爸爸沒有肋骨!」小孩又哭起來了。 

我跟廷瞪著老公,請他自己解釋: 

『好啦,家裡算我最胖啦,所以看不到肋骨。』

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
就是寫好文章的今天,洗澡時我又請翔舉高雙手; 

『翔翔長肉了真好,肋骨比較不清楚了。』 

「因為我都有乖乖把飯吃完。」小孩很得意: 

「把拔你看,噢葉,我快要沒有肋骨了!」 

『寶貝,你還是有肋骨,只是看不到而已。』 

小孩的用語還是要隨時注意的。 

全站熱搜

Mei-wen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