週三整個驚惶猶如噩夢一場。 

週四開始有抗戰的準備。 

早上我先聯絡幼稚園,告知翔的情況。請老爸去幼稚園拿回翔的睡袋洗過晾過,問起廷順利上學了。放下電話後我才想起沒問廷的頭髮誰處理的?翔起床後,先讓他吃藥,翔說喉嚨會痛,可是早餐想吃貝果,呃,喉嚨沒問題嗎?小男孩掛保證,烤好貝果,翔自己塗好Cream Cheese。接著又有吃布丁的興致,翔邊吃臉色越見凝重,我問他是喉嚨痛不好吞嗎?他回答說這個布丁沒有優惠啊,還是阿惠買的比較好。好啦好啦,即便是這個時候,還是堅持熱愛統一布丁。因為腸病毒小孩唸很多次了,我打電話請阿惠幫我補貨,布丁還有冰淇淋,口味請阿惠全權決定,老爸幫我送到家裡了。後來翔還吃了香蕉,巧克力口味冰淇淋。午餐吃了蒸蛋拌飯,蒸蛋比飯多,最後剩三分之ㄧ碗沒吃完,晚餐,吃蟹腳棒不會痛,吃稀飯會喉嚨痛,我覺得翔的喉嚨還蠻有個性的。 

喝藥喉嚨會痛,吃貝果不痛的小男孩。 



週四也沒忘記抓空檔跟正妹抱怨啊。 

張瑪姬~~~ 說:
怎樣發現腸病毒的 

May~~ 說:
昨天晚上我抱去念生,醫生發現喉頭深處冒出白色疹子了 

張瑪姬~~~ 說:
腸病毒好像要住院耶 

May~~ 說:
出現一些重症徵兆時才要住院,住院很不舒服啊。昨天晚上緊急把廷送去爸媽家了 

張瑪姬~~~ 說:
我知道阿,小可有打給我 

May~~ 說:
臭老公還一直說不用送走啊 

May~~ 說:
很多我們認識的小孩腸病毒都住院耶 

張瑪姬~~~ 說:
XXXX的兒子,去年也因為腸病毒住院 

張瑪姬~~~ 說:
他比廷大耶,記得嗎 

May~~ 說:
大小孩被傳染到更可怕,我知道啊 

張瑪姬~~~ 說:
他住院耶
拜託,所以會互相傳染 

May~~ 說:
小孩在那裡難受,我自己抱他出去看醫生,翔快三十公斤了
走去又走回來,我自己都覺得自己很堅強 

張瑪姬~~~ 說:
幾乎是還沒回來喔? 

May~~ 說:
當時還沒回來啊,他都要快八點才到家,啊,可是小孩發燒不能等 

May~~ 說:
送急診室下下策,這樣小孩很可憐 

May~~ 說:
廷昨天有不高興:為什麼被送走的是我 

張瑪姬~~~ 說: 
我有打給他,他還滿高興的 

Claire(小可) 說:
我今天幫廷綁頭髮 綁的還不錯 幾乎哪來IDEA早上要問大理石 

May~~ 說:
是昨天晚上回家後我抱小孩進門,他一邊說幹麻把廷送走,然後問我家大理石檯面怎麼比較貴,
還有廷昨天最care誰幫她綁頭髮

May~~ 說:
他去小叔家看到他們的電視櫃有一層是大理石
我家的吧台目前也是撲了一層大理石 

May~~ 說:
我們家的比較大,他還繼續說可是也沒到兩倍啊
我很勇敢的自己抱翔走去念生又抱回來時.發生以上的對話 

張瑪姬~~~ 說:
揍他 

Claire(小可) 說:
翔 還好嗎 現在
我也是馬上想到誰要綁頭髮 哈
 

May~~ 說:
剛剛要求說早餐要吃貝果抹cream cheese
昨天晚上已經出現拿手電筒去陽台探險的情況了
還拿相機自拍 

Claire(小可) 說:
這幾天我正好體驗處理小孩出門之後的媽媽生活。 

May~~ 說:
我剛剛發現很多媽媽陸續波上得腸病毒的文章
瑪姬,我要徹底隔離,妳週五生日我就不過去了
先祝你生日快樂,生日禮物改天挑給妳 

張瑪姬~~~ 說:
好阿,沒關係阿 

May~~ 說:
目前回穩,但是前三天,狀況可能都會變糟 

張瑪姬~~~ 說:
廷應該要飛上天ㄌ
哈哈哈哈哈 

May~~ 說:
我剛剛在消毒家裡,擦過一遍後還有擦地板,水加一瓶蓋漂白水與柔軟精
重點來了,馬上瘦一公斤 

Claire(小可) 說:
恭喜

晚上跟老公報告台灣腸病毒的凶猛,當然是舉各家實例說明,還有以數據告訴他大理石的尺寸數字的差別,對,胎胎記性太好,這件事情擱著我會一直記得。面對他接受他處裡他放下他。

星期五早上回診,醫生說翔喉嚨的水泡在好轉了,他說這孩子好的非常快,醫生的誇獎讓我們很開心。應該高峰期已經過去柳。我心中暗自鼓勵自己,以後還是要走魄力路線,平日就要讓小孩多吃蔬菜,營養均衡身體的底子才會好。我問翔午餐想吃什麼?他說很想吃摩斯,你有力氣走去買外帶嗎?翔說沒問題。中間我們路過阿嬤家,翔待在門外跟我阿嬤他阿祖打招呼,翔堅持不肯進去:要是傳染給阿祖就糟糕了;阿嬤覺得小男孩很貼心,後來阿嬤遇到瑪姬時,還一直跟她提起翔的體貼。翔不只自己走,還幫我提東西。週五下午瑪姬過來陪翔,翔很開心,然而瑪姬不能久待,送走瑪姬時翔不太開心,等到老公回家後,翔哭喪著臉對老公說:我都沒有出去散步。雖然母親在心中冷笑:那中午跟我去買摩斯外帶的人是誰啊?老公帶翔出去散步,教翔說:我們出去放風吧。
 
週六我們約翔去泡溫泉,他在個人湯屋泡湯泡的很開心,中午吃海鮮,晚上吃冰鎮滷味,翔還抱著牛肉角一直吃,我覺得差不多可以恢復平日飲食了。 

週日午餐外時,天氣剛剛轉涼,路上行人不多,我覺得這樣下去不是辦法,拿出我的長絲巾跟翔纏著一起走路。晚上吃三媽臭臭鍋,翔自己吃掉三分之ㄧ碗飯,晚上又想喝牛奶,吃餅乾。 

週一翔跟老公同時間起床,他說肚子痛,因為很餓,牛奶泡穀片,這一吃連吃三杯。週一早上我們再度回診,醫生說翔的水泡好的差不多了。我還是有限制翔的卡通時間,小男孩已經抱怨無聊了。 

週二晚上廷回來了,她很沒有禮貌的說弟弟有毒。我當然正色糾正小女孩,而且在她回家前,廷的房間已經又全部擦過一次了。唸歸唸,廷回家後很快的又跟翔一起嘻鬧吵鬧或吵架了。當天晚上又是疲勞轟炸的情形,我的耳朵又嗡嗡作響不停。正妹得知後慨歎說:小孩吵鬧是正常的情況。 

週三中午語言治療課,因此幼稚園我多幫翔請一天假,當天翔吃飯用餐一切如常,多日未見到翔的各位紛紛表示:翔的臉消下去了/下巴變尖了好可憐/好像比較瘦一點了。我再三表示翔即使腸病毒還是吃的下東西,而且體重根本沒減輕。等到連理智的小可也說真的好像有瘦一點,我覺得就這樣接受輿論吧。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Mei-wen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