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期三早上,老公說翔摸起來有發燒。我告訴老公請用耳溫槍測量,不要用感覺的,老公先是不知道耳溫槍放哪裡,我告知位置之後,他問要怎麼量?按啟動/放入耳朵/按測量,耳溫槍量起來溫度不到37度,接著翔衝到馬桶堍,連吐了兩次。週三照例我中午就要接他去上語言治療課,看情況還是請假好了。以上的事情在五分鐘內發生,接下來還是很吵雜混亂,廷不高興:怎麼弟弟可以請假?邊抱怨中阿公來接她。早上八點半我帶他去念生耳鼻喉科,醫生檢查喉嚨耳朵後,判斷是腸胃型感冒,我領藥回家讓翔吃下,鼓勵他:翔你要趕快好起來,才能去下週二戶外教學,你不是一直很羨慕姐姐可以帶飯糰便當嗎?
 
翔吃過午餐睡著,語言治療課是下午兩點半,翔還是不舒服,一點四十五分我決定幫翔請假。翔的溫度一直有點高,37度多,趁他午睡時我也小睡了一下,然後起床做晚餐薑汁豬肉片。老爸幫助我接送廷晚上的英文課。不過廷出門上英文課後,翔的體溫正式衝破38.5度,我調好醫生開的退燒藥讓他服下。可是翔的溫度還是降不下來,我打電話回診所請問,先掛了晚上的門診。七點溫度又升到39度,我知道兩包退燒藥必須間隔四小時,翔很可憐,說自己手腳痛、頭昏頭痛、耳朵里有聲音,我幫他頭上貼好退熱貼,然後用溫水擦拭手腳,翔連去上廁所都要我扶他去。終於快到看診時間,翔沒有力氣走路,於是乎我發揮毅力,抱起翔走向念生耳鼻喉科,是在我家附近沒錯,翔的體重直逼三十公斤,走廊有兩段,這一路走過去整個是靠毅力撐住。經過週三母親堅強的抱小孩看醫生後,週六被老公嫌娶到一個沒力氣的,您說說這情何以堪?沒當場爆氣或哭泣真是很佩服我自己。
 
抵達診所後,醫生叫我們進去,我告知醫生下午的整個情況後,醫生馬上檢查翔的喉嚨,醫生也叫我ㄧ起看,喉嚨深處冒出白色泡泡了,他宣布這是腸病毒,翔當時的溫度是三十九度多,醫生現場先幫他用塞劑,然後又開了新藥,吩咐我加在原先開的藥裏一起吃。我抱著翔去藥局領藥,然後抱翔走回家,回家後我先聯絡爸媽接廷,醫生說四年級的小孩還是有被傳染的危險,這幾天請老爸老媽正妹照顧廷。老公此時終於回家,他一進門就看到廷在綑行李,老公很不以為然:何必送走廷?注意一點就好啦!當下要簡潔回答:我告訴他這是醫生的吩咐。老公應該很不高興跟女兒分別,他接著問我為何我們家的大理石檯面比小叔家的大理石貴那麼多?我簡潔回答:因為尺寸不同。這期間廷也在抱怨:為什麼是我被送走?誰幫我綁頭髮?我告知因為阿公阿嬤算是老人,萬一被翔傳染怎麼辦?老爸過來我家接廷了,雖然老公對於這種處置很不以為然,還是有尊重醫生的意見;雖然老公在小孩生病時的問話讓我不太高興,他還是出去超市幫翔補些備品食物,因此我也不算有爆氣,可以等著隔天小可瑪姬上線後再跟她們抱怨。

醫生給我的注意事項中,列舉出現以下症狀就要馬上回診或是送急診:
~嗜睡、意識不清、活力不佳、手腳無力。
~肌抽躍(無故驚嚇或突然間全身肌肉收縮)
~持續嘔吐
~呼吸急促或心跳加快
~小孩安靜而體溫正常,心跳每分鐘120次以上。
前面幾項我都可以注意,不過最後一項讓我很擔心,怎麼量心跳啊?先聽聽看,聽不到,想到可以量脈博,一量我馬上嚇一跳,脈搏速度超快,一秒鐘好像有兩下,我一邊慌張一邊想有沒有辦法,啊,老公有血壓計,那個有量脈搏的功能,量起來翔的脈搏是109,老公看到血壓計在客廳,問我為何拿出來,我回答之後,他又唸說:用過了怎麼不收起來,我冷靜的回答:因為還要持續監控翔的心跳數。 

七點多是翔最不舒服的時候,醫生使用的塞劑發揮作用,我準備的排骨粥翔吃掉一碗,老公問他要吃布丁或冰淇淋嗎?翔吃了之後,說爸爸買的布丁不好吃,要阿公阿嬤家那裡賣的比較好吃。然後他還問:阿公阿嬤家附近的那家叫全聯嗎?老公告訴他:兩處賣的布丁都是一樣的。翔表示:要阿惠買的那種布丁才對,老公買的是味全布丁,可是阿惠與小孩說統一布丁比較好吃,我個人吃是沒差。老公幫翔挑了瑞穗巧克力冰淇淋,他表示還特地挑了比較貴的,可是我一看糟糕,這種冰淇淋有酒味,事實證明也真的有酒味,因此翔當然不願意吃了。到了九點他整個人恢復精神,拿著自己的小手電筒去陽台探險。接著看到血壓計很有趣,他說要幫老公量血壓脈搏,當晚翔還開心自拍,兩個小時前不是整個很悽慘嗎?連帶我也慘不忍賭。 

翔翔發燒當天晚上的開心自拍,這真的是小男孩自拍的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Mei-wen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