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們在大鍋湯吃了午餐,買了對面的茶飲,我看到路口出現往新林步道的指標。正好上車後沿著指標開去。我們經過別墅區,老公有點擔心,這附近人車稀少,他又想亂繞,我告訴他先直走再說。師範大學林口校區出現,我對照書本,旁邊就是新寮路,老公問去新寮路幹嘛?那是新林步道所在地。我今天重複這件事情已經爆青筋了。接下來老公懷疑新寮路是單向道,還好一輛小貨車呼嘯而過,老公碎碎念難會車後轉彎。一小段右邊岔路往新林步道,老公說岔路開不進去,我建議停回校區附近好了。於是車子繞回大學校門口,停車不妥;在繞一圈感覺還是不妥,接著繞到土地公廟口,停車不妥;最後決定停在新寮路巷道裡沒開門的鐵皮屋工廠旁。正午十二點,我們抵達新林步道。下車後噴防曬先。最近胎胎人生的進步是:將防曬與防蟲噴劑裝進老公的背包中。 

下車後天氣雖熱,還好雲層遮住太陽,柏油路面走起來乾爽。這裡的住戶多有養狗,其中一條黃狗猛衝過來吠叫,嚇的小孩心神不寧。我們吩咐小孩走在大人旁邊,我用力的瞪了那隻狗,狗兒退卻。我們經過一處空置的牲畜養殖場,已經沒有動物味,翔發現路邊樹上柚子果實低垂,他很開心的要求要合照,隨即發現很多蟲子已經停在果實上,可是母親已經就定位,翔只好勉為其難的摀住臉等個一兩秒。我想大家先噴噴香茅精油噴霧防蟲好了,配備在老公的背包中,我呼喊老公要噴防蟲,老公已經大叫:好多蟲。我告訴他快噴防蟲啊!到我抵達他旁邊拿出噴劑,他還是只會動嘴。我已經在幫大家噴香茅精油了,老公一直鬼叫:蟲在這裡蟲在那裡蟲在上面蟲在下面蟲在腿上蟲在手上。蟲兒紛紛撲上鮮肉,我眼睜睜的看著一隻蟲子被我噴了香茅精油後,寧可死在我的皮膚上。總歸在新林步道的入口,一陣忙亂後我們噴好防蟲噴霧,加碼用樟腦膏重點先保護後頸。我家女孩兒馬上變成緊張兮兮模式,我拿出一條手帕給她揮舞保護自己的臉。 

進入往新林步道的岔路 



翔本來開心的想跟柚子合照,走近才發現上面好多蟲 



一陣折騰後我們進入新寮步道,饒是剛剛處理過防蟲,我們覺得還是有蟲子近攻。步道路面一開始泥土上的方形石板,泥土很濕,石板有點滑,前幾天累積的水份尚未蒸發。泥土石板路變成往下走的台階,還有條麻繩謢欄,小孩一路抱怨:這樣走下去待會兒走回會很累/蟲好多/路好滑;老公沿路一直拍打自己的小腿,此時也轉過身對我說:我們折回好了,小孩好吵。折回?開什麼玩笑?繼續走。您不是說這裡才兩三公里嗎?最近我家走步道好像都靠我鋼鐵意志在撐場面。老公小孩繼續往前走,老公繼續拍打小腿,我想他根本不是怕小孩吵,是因為蟲子一直攻擊他。我們走的路徑出現紅地毯鋪路,照說應該比較止滑,就再踏上紅地毯沒幾步,翔重重滑了一跤,瞬間大哭出來,翔說自己全身都痛。事已至此我承認新林步道打敗我們了。我們走向來時路,老公喃喃自語:雷諾瓦明明說這裡很好走的啊!他怎麼沒有說蟲子很多咧? 

新林步道入口 



一開始是泥土石板路 



變成拉繩下階梯路 



進入紅毯路不久後,我們正式被打敗了。



回程中自然會經過兇惡黃狗管轄區,老公預先撿了棍子,小孩深以為不妥,他們擔心爸爸挑釁以至於場面一發不可收拾,於是廷決定跟母親一起走比較可靠。黃狗衝出來時,我狠狠瞪了他一眼,黃狗止住腳步,老公揮舞起棍子,黃狗逃回去了。回到車上,我拿出樟腦膏讓大家處理災情,即使方才狂噴香茅精油,我們還是被咬了不少腫皰,一家四口是蟲兒難以抗拒的鮮肉。老公說那我們改去八里好了,他信誓旦旦說自己有看到往八里的路標。小孩覺得父親一定又是亂繞,我告訴小孩稍安勿躁,亂繞意指大家待在車上吹冷氣。老公這次還真的記對了,果然出現往八里的路標,一路上同時也出現往太平濱海步道的指標,老公懷疑:林口有靠海嗎?懷疑就去驗證吧。我們一路隨著指標開上高處,經過一處山路時果然遠眺海洋,然後經過幾處工地,然後是雷達站,至此沒有路了,太平濱海步道在哪裡?我想起剛剛路邊好像有幾個手寫字,也許是往濱海步道的指示,我們慢慢開車回去看,結果那幾個字是:請勿亂丟垃圾。12.10我們被新林步道打敗,13.00確定找不到林口太平濱海步道。我們自此心無旁騖的往八里開去。 

這裡可以遠眺海景,但是太平濱海步道到底在哪裡?



第五屆部落客百傑決賽即倒數三天了。希望能入前十強上台。拜託各位繼續投票支持我。

投票頁面:May執念與直唸(在下綜合類美食類旅遊類都進入決賽,假如您僅能支持我一票,請投美食類)
請由此處分享我的文章或按讚:http://blog.udn.com/maywang1999

    全站熱搜

    Mei-wen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