週二回到蘇州,當天晚餐吃Simon’s Bakery。翔小孩自己吃完一份烤雞腿飯,我們覺得真是劃時代的一天,小孩的開學日是九月一日,因此,本週我有好幾天中午也要準備食物。 

Wednesday
B:菠蘿麵包
L:玉米濃湯/白飯配味島香鬆/香鐵蛋

May~~ 說:
今天中午的午餐很混
May~~ 說:
白飯配三島香松還有蛋,台灣帶去現成魯好真空包裝那種,還有玉米濃湯
Claire(小可) 說:
中午吃這樣 小孩很高興吧
May~~ 說:
沒錯
May~~ 說:
都吃了兩碗飯

D:海鮮燴冬瓜/韭菜煎蛋/九層塔鹹酥雞/紅白蘿蔔排骨湯 

你拍攝的 0826。

Thursday
B:牛奶泡穀片
L:花壽司/味增湯
D:蒜泥白肉/九層塔煎蛋/炒銀芽/冬瓜雞湯

你拍攝的 0827。
 
Friday
B:吐司麵包
L:鄰居愛心飯糰
D:三杯雞/培根炒空心菜/馬鈴薯沙拉/蕃茄排骨湯 

你拍攝的 0828。

小孩幫忙製作晚餐的馬鈴薯沙拉 

你拍攝的 0828a。

Saturday
B:吐司麵包
L:鄉親鵝肉城
D: Simon’s Bakery,翔恢復平日狀況,一份烤雞腿飯吃不完,因此,我們下回還是應該一家四口點三份餐即可。 

Sunday
B:牛奶泡穀片
L:合眾麵飯館便當
D:漢江園韓國料理 

老公周日參加單車社晨騎,早上六點出發。週六晚上,老公確認出發的地點時,發現周六另有休閒組,而週日的是鐵人組。老公先埋怨怎麼他是鐵人組不是休閒組,接著開始埋怨明明蜻蜓都癱在我家前面飛不起來,而且今天還洗車,怎麼雨還是下不來?我有點懷疑鐵人組的老大,是不是想讓周日鐵人組晨騎取消,因此特地把老公安排在鐵人組騎車。無論如何,以老公男子漢的尊嚴,他強調著:鐵人組能贏過自己的屈指可數!明明週日一大早要騎車,他週六還是凌晨才睡,週日早上果然飄雨,老公有被同事埋怨說:每次他一參加就會下雨。然後鐵人們不畏風雨的照計畫晨騎去了。我們起床後,老公騎車回來全身酸痛,氣溫驟降成二十度附近,我想應該有點著涼了。同時老娘也好不到哪裡去,我的左眼眼頭長出麥粒腫,跟麥粒腫不熟嗎?他有個平易近人的名稱叫做針眼。痛跟癢還好,重點是非常醜,我開始鬧脾氣中午不出門吃飯了。我打開當日運勢,天啊,好準:身體不適讓妳增加醫學常識。因此,我開始查詢處理方式,一般建議的急救方法是熱敷有幫助。我本來用小毛巾熱敷,後來想起來阿嬤的妙招:泡杯熱茶,用水蒸氣幫忙,終於在晚上好了七七八八,我以後還是乖乖的看每日運勢好了。 

晚上,我終於踏出家門,帶著眼鏡出門吃飯,此時我有點感慨:
『這麼涼爽的週日,就這樣過去了。真是有點浪費時光啊。』
「難怪要怪我們嗎?」翔可憐兮兮的說:
「可是外面飄雨耶,帶小孩出去一定感冒的。」這句話是老公說的,附帶一提,在我幫他刮出四道長痧後,老公的頭終於不痛了。
「難怪要怪我們嗎?」翔繼續可憐兮兮的說:
『抵敵,你應該用難道,若是用難怪的話,就真的要怪你了。』廷糾正小男孩的用詞。



全站熱搜

Mei-wen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